•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高居翰最后一篇长文:死亡困扰着我

2014/2/18

2013年12月12日 周四 23:09(Created on Thursday, 12 December 2013 23:09)

高居翰(Written by James Cahill)

死亡困扰着我(Timor Mortis Conturbat Me)

拉丁文“Timor Mortis Conturbat Me”意为“死亡困扰着我”,曾被William Dunbar在诗中引用(我从未学过拉丁文)。我在这篇博文中想要表达的并不是对死亡本身的恐惧,令我恐惧的是无法继续像现在这样写博客,无法继续与亲友们联络,无法继续有创造性地工作,无法继续做视频讲座——这被我视为自己晚年的主要成果。

Skip Sweeney是与我一起制作演讲讲座的同僚,我明天会将快要完成的素材交给他,并与他讨论今后怎样继续做其他的视频。在某种程度上,我将逐渐适应卧床工作的方式——在床上使用笔记本电脑,我从来没有很好地用过笔记本电脑,不过现在似乎必须要学习使用了。

我持续收到了一些来自讲座观众的反馈,他们说这些讲座极大地开拓了他们的文化视野,并给他们的生活带来诸多有益的改变。为了能够做这件事(不是作为我个人,而是作为一个能够以这种方式传达文化材料的人),使得我开始思考自己还能继续做多久。我现在阅读起来很困难,不仅需要戴眼镜,还要把放大镜也放在文字前。

基本上,这是怎样将我脑海中大量无法复制的信息、图像、想法转化到可传达的平台上并保存下来的问题。这些视频讲座由我相册中的上千张图像以及我的口述组成,并由Skip Sweeney和他的助手们制作出来。通过我的网站和东亚研究所进行的上传和推广也必须持续进行。

负责视频讲座项目技术方面的Kate Chouta和她的助手也会在近几天来见我,我们将要讨论的最重要问题是把视频讲座的第一系列“A Pure and Remote View”制作成可以出售的光盘。

不久前,我表达了对于老朋友Michael Sullivan及我的资助人Roger Covey(高居翰视频讲座的资助人)突然去世的哀痛。现在又听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我的另一位老朋友哈佛大学的John Rosenfield在一次中风后濒临死亡,虽然从鬼门关被拉回来了,却不可能痊愈了。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扼腕的消息。我与John交往已有几十年了,他总是不遗余力地帮助别人,朋友们称他为“菩萨”。还记得有一年在日本,我当时正在做研究,但也随处走走参观一些收藏品,John有时会与我结伴而行,虽然他每年只在日本逗留一段时间。在此之前,他为Fogg Museum的展品编辑图录,虽然他对此并不感兴趣。

我自己却是多么幸运,活到87岁也没有得什么太严重的病,还有四个子女和六个孙辈。他们都身体健康并各自有不错的发展,蒙上帝之恩。

我仍然为死亡而困扰。(Timor Mortis Conturbat Me Continued.)

这部分也应该从另一句拉丁文说起,但是如我之前所说的,我并不会拉丁语。我想引用那个拉丁文比喻只因为它能够赞美我那非同寻常的幸运。我这一生拥有四个儿女和六个外孙女,他们都很可爱并且在他们从业的领域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今年的感恩节除了两人缺席,其他人都聚集在一起庆祝,下文我会放一张全家福,其中有我的儿子Nicholas和女儿Sarah,双胞胎儿子Julian和Benedict,以及Sarah的女儿Miranda和Nick的三个女儿Maggie,Nora还有Phoebe。我真的感到非常幸运。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