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荒野中的网络艺术 Pt.1

2014/2/11

Anthony Antonellis, Net Art Implant, 2013; RFID chip, artist's skin, animated GIF.

艺术观众们长期以来大批在依靠文字和书面文本去充分地理解和欣赏艺术作品。遇到观念艺术或者极少主义艺术作品的观众往往会觉得,“呃,我也能做到那样”,而没有明白作品所处的上下文、概念及历史,这往往对于当代艺术作品的意义至关重要。将之从中剥离,便使之对于观众来说极具迷惑。虽然这样的观众反映自从杜尚声称一个小便池为艺术时便开始司空见惯了,但基于网络的艺术作品却一直以高速在脱离语境,而且往往比艺术品本身更完整地被剥离了出来。

这些基于网络的艺术,缺乏一个物理空间的传统平台,它们经常在没有上下文的框架中出现。此外,这些作品可以被毫不费力地从原来的背景中取出,然后黏贴复制进新的领域,然后被完全不同的观众看到,阅读。这种数码空间允许置换已经充分地放大了读者群、易读性和观众的问题,而这些正是当代艺术中长期存在的问题。

在线艺术可以完全从原本艺术家的意图或者艺术语境中脱离出来,这引发了对于创造者和评论家一致性的有趣问题。一个弱化的语境是如何改变基于网络的艺术实践的?艺术批评如何理解这个新的观众群体,而这对作品来说有多么重要?这样的情况也许可以提供令人兴奋的计划,还是令人不舒服的、古怪不同文化间的冲突。

我们反复强调,观念艺术与极少主义艺术都依赖一定的观众和背景才能被理解和评断。而在网络上创作的艺术家则同样依赖于这个网络这个语境的,当他将什么东西放在网上,都可以被轻易复制,并被新的观众所发现。特定的URL模式网站也许可能稍微抵抗一下,其创造者对于分散在跨网络的图像和录像有着些许控制。但这是一把双刃剑,越多的人可以看到这些作品,然而更多的观众不一定对于这个作品的理解和欣赏有着相同的进度。一群基于互联网的艺术家称他们自己为“年轻互联网艺术家(Young Internet-Based Artists)”又称“YIBAs”,希望利用网络的这一特点。

虽然很多人都评论过这种科技和互联网所提供的“令人兴奋地新的”并且“快速/激进”的转变,我们还是必须记住这些现象的脉络和历史。这种在数码空间内的文件内容的恶化,是分享的方便,出版物的数码还有观众群体的大小的变化所导致的。然而,出版物、大量的观众,还有易传播在过去也存在过,而且促进了重要的文化碰撞。比如围绕“尿液基督(Piss Christ)”的争论和丑闻,这是由Andres Serrano拍摄的照片,正是艺术遇到偶然的观众的经典例子。

美国参议员 Alfonse D'Amato和Jesse Helms都被它激怒了,他们认为Serrano创作的资助来源于纳税人付款的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着实令人愤慨。Serrano与其他涉及此作品的人士都在作品饱受争议时受到过死亡威胁。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张打印的“Piss Christ”,在该城市的天主教大主教未能阻止其展览之后,于1997年在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到严重破坏。另一张打印版,则在法国的一间当代博物馆Collection Lambert被损毁。虽然无法证明“Piss Christ”的图像从未离开过博物馆或画廊的墙壁,但这件作品能遭到如此的愤怒也十分令人怀疑;事实上,怒的美国参议员也承认从未亲眼见过原作。

未完待续……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