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革命的残留物:画在巴塞罗那墙面上的涂鸦 Pt.1

2012/4/27

充满了无数细节的城市可以被看作是遭受了数据的“集火式攻击”。在巴塞罗那的街头漫步,我在装饰细节繁茂的建筑与粉饰掉落的光秃秃的墙之间穿梭,就像是沉浸在了各种各样的纹理中一样。充满男人气息的标记到处都是,它们等待着人们去破解其背后的含义。虽然我对街头涂鸦一窍不通,但我也被这些分布在平面空间上的画作与其掩盖的信息迷住了。

“更多的枪击声响起了。从那座塔里发射出来的子弹穿过了一整条街,飞过了一群正惊慌失措地冲向兰布拉斯大街的人们;街上到处都能听到咔哒咔哒的声音——这是店主们在猛砸覆盖在其窗户上的钢铁隔离物。”

保护财产的需要为巴塞罗那赋予了某种意义上的空白画布:即能够保护商店玻璃窗的卷帘门。它可以把整个店面都罩起来,让人们无法在商店关门之后还能通过橱窗来观看里面的商品。这无形中就为艺术提供了填补门上的空白的机会。

变化多端而且引人注目的壁画在Gràcia的街道上成排地分布着。Gràcia位于兰布拉斯步行街和各种俱乐部的内里,而外在于宽敞、呈边角形网格分布的Eixample。这给人一种涂鸦在这里是被允许的感觉;它被人接受了,被人热爱着。

在这个涂鸦的世界中,现状的反对者们通常都会展开对话或是与对方进行对抗——壁画被油漆涂抹掉了,关键词丢失了,信息层也结成块状“转移”到了隔壁的墙上。

“隐藏在高楼表面的下方,隐藏在奢华和正在增长的贫穷后方,隐藏在看似喜庆的街道中,再加上那些花摊、色彩斑斓的旗帜、宣传海报以及拥挤的人群,存在一种明显而又可怕的政治对抗与憎恨的感觉”。

被看作是破坏行为的街头涂鸦呈现了一个正在恶化的邻近区域,但将相同的图案看作是艺术则赋予了邻近区域某种意义上的地位与身份。对某些人来说,能够出现在后者之中才是一次更加珍贵的体验。

英国《卫报》在其2010年12月的文章《巴萨罗那店主因过度涂鸦装饰面临罚款》中报道这座城市的政府官员已经开始严厉打击街头艺术了,从涂鸦式的标语到受委托创作的作品,并将这称为是“有损城市形象的反社会行为”。这些街头涂鸦有时可以被看作是装饰性或是创造性的作品,但它们通常都与店面本身联系在一起,成为了一种广告牌。各个涂鸦的质量层次不齐,但即便它们不是什么具有伟大意义的艺术品,它们也为这个城市增添了一些特色。

“他们降下了那面红旗,升旗了加泰罗尼亚的国旗。在电话谈判上,所有麻烦的起点便是那两面一起飘扬的加泰罗尼亚国旗和无政府主义的旗帜。”

在Orwell见证过的大部分革命时代中,无政府主义者与加泰罗尼亚的旗帜都是并置在一起的;一种二元性坚持了下来。当无政府主义者被镇压时,他们的旗帜也被降了下来。在Orwell的时代,这座城市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海报,信息也被直接刻到了墙上。西班牙被分裂成了数个企图夺得控制权的相互矛盾的团体。市民们被推到了中间,而在反弗朗哥的一边,反抗组织们也都分裂成了好几块。

相关新闻

革命的残留物:画在巴塞罗那墙面上的涂鸦 Pt.2

革命的残留物:画在巴塞罗那墙面上的涂鸦 Pt.3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