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一分颜料,一分收获”

2012/4/18

意大利画家拉斐尔曾经给他的亲戚写过一封言辞真诚的信,试图解释他自己的艺术事业有多么成功。他在信中写到教皇付给他成千上万的金币以及大量的斯库多(即意大利在16-19世纪流行的货币);他甚至还答应了与某红衣主教的侄女的一场包办婚姻。总的来说,他靠自己的作品发了大财。他拥有一间豪宅,一名游客还在其中发现了一座Philemon的雕像(以热衷于赚钱而闻名的一位古代作家)。而当达·芬奇在法国度过其生命中最后一段日子时,达·芬奇每年都会收到法国国王付给他的一大笔财产,并且还有一座额外奉送的城堡。

杰夫·昆斯的作品“Balloon Flower(Magenta)”在2008年时卖出了1290万英镑。

当关于艺术和金钱的主题被人们提起时,我们很值得去回想一下类似的、伟大艺术家的财富的故事。毫无疑问,21世纪的艺术与金钱之间产生了一种疯狂的关系。近日,关于2008年失窃的塞尚的画作《穿红背心的男孩》在塞尔维亚被寻回的消息着实震惊了我,还好这幅画作安然无恙。在新闻发布会上,这幅画作被两个全副武装的男人牢牢地守着,其原因不过就是它价值8280万英镑。

这样的天价很难被人们理解。人们为艺术品赋予的经济价值变得有些离谱了。虽然我每天都会写和艺术相关的文章,但我却从来没有购买或是卖出一件作品,这有点像是从来不会穿上跑鞋的体育评论员。不过,人们对经济不景气时期的艺术品“吸金力”似乎比对繁荣时期的艺术品“吸金力”更加挑剔。人们现在看着威尼斯双年展上的游艇或是泰特现代美术馆中的钻石头颅,想到的却是钱这个主题。

恕我无法赞同这种观点。自从人们开始创作“艺术”起,艺术就一直是一件奢侈的物品,数个世纪以来的艺术家们也都因此赚到了大钱。如果我说拉斐尔和杰夫·昆斯一样的唯利是图,那么也许会引来以下一些回应:有人会说拉斐尔的作品理应赚钱,但杰夫·昆斯的作品还没有那个资格;有人会说拉斐尔比和他同时代的其他艺术家都要贪婪——但米开朗基罗和提香也是同样的富裕;还有人会说这些艺术家的财富和当代艺术家的收益相比简直不值得一提。

关于“当前艺术与金钱的关系是否前所未有地失去了控制”这样的讨论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事实是伟大的艺术家在过去可以赚很多的钱来震惊与他们同时代的人,现在也可以。靠艺术发财就是靠艺术发财。对当前那些报酬丰厚的艺术家不满的唯一一个诚实的原因便是你觉得他们的艺术并不值那样的价钱。因此概念艺术的反对者们并不是厌恶杰夫·昆斯的财富,而是厌恶他的所得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估计。这本来是一场关于艺术性的争辩,却被掩饰成了一场关于道德品行的争辩。而最糟糕的现象莫过于人人都将焦点放在了钱上。你可以热爱或是讨厌这位、那位艺术家,但如果是以他们的银行存款为基础来决定你的喜恶就很愚蠢了。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