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意义之于市场

2012/4/14

钱不是万能的——等等,它应该不是吧?考虑到以前别致的艺术界向现在巨大而又强势的艺术产业的转变,我们也许不得不重新思考这句座右铭了。

随着策展人与经销商扮演的传统角色的被侵蚀,我们看到了金钱在艺术的经济与文化传播中的影响。想想以下这种同步性:艺术家福勒斯特·贝斯(Forrest Bess)的作品在今年的惠特尼双年展上展出;与此同时,他的另一批作品在位于市中心的佳士得里展出。

不过,负责收集福勒斯特·贝斯(Forrest Bess)在佳士得展出作品的Amy Cappellazzo并不认为用多种价值形式来投资存在什么矛盾。Amy Cappellazzo是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发展部的主席,她最早是以策展人的身份进入艺术圈的,后来发现自己被将策展敏感性与创业动力融合在一起的方式吸引了。在加入佳士得的10多年之后,Amy Cappellazzo在这个问题上甚至还想到了一些类似于宗教信仰的东西——不过这听起来可能有些反宗教。“我相信事物的能力,”她说,“我愿意成为自己的造物者,我没有太多精神上的渴望或是纷扰。”

Amy Cappellazzo在她的桌子上摆了一块天然的“陆地”:一块拳头大小的水晶——这对于某个深深扎根于物质世界中的人来说是很恰当的。但Amy Cappellazzo坦白地承认,这块水晶对她来说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这是她称不上朋友的一个熟人送给她的,几乎没有任何情感价值。她不认为这块水晶向她的能量中心传播了什么来自宇宙的新时代的能量。白水晶是非常常见的,而这块水晶更是没有什么显著的特征来让自己显得特别:它不大,也没有什么醒目的形状,没有颜色但也不是特别纯净。在任何一方面上似乎都没什么价值。

“我认为这块水晶非常谦逊,”她说。“从某个角度来看,它就是一块不能说话的石头。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这让它完全变成了现象学的。就像是,只要我愿意,它就能变成某种充满了巨大能量的东西。”

因此——也许这样的观点很俗——这块水晶成为了带有Amy Cappellazzo特色的唯物主义的试金石:简单地说就是只有实质才是唯一重要的东西这个信念。“我只对一个宗教或是文化的人工制品感兴趣,也就是它的遗留物而非它本身,我更关心它们能留下什么视觉上的资料,”Amy Cappellazzo说。“有趣的是,从整体连续性来看我是一个顽固不化的唯物主义者而非唯心论者。但如果要我说的话,我并不是那么的唯物主义,因为它并不太有趣,也不特别。”

总的来说,只有当你投资某个东西时,它才能变得有价值——无论其他人是和你保持一致的意见还是认为它分文不值。钱不是万能的,事物的意义才是。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