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伦敦商业画廊缘何争相举办非盈利展览

2012/4/6

《双手交叠的男人》

《双手交叠的男人》(Man with Folded Hands,1944)是正在伦敦新希尔街大道的Blain/Southern展出的弗洛伊德的纸上作品。这个展览由画廊与佛洛依德在纽约的代理商Aquavella画廊合作,该展览预计将在各大美术馆巡回展出。

近日来,拍卖与艺博会占据了艺术界的重心,而画廊则逐渐进军美术馆,以获取更多的关注。2月在伦敦的当代艺术与印象派/现代艺术的拍卖中,多家私人画廊在伦敦上东区的举动引起了一场小轰动:推出高姿态的、现代及当代艺术大师作品展,尤其要注意的是,这些展览不涉及任何销售。相关的画册也收纳里大量关于20世纪艺术家的最重要的学者级评论。然而,他们的真实目的不过是为了吸引注意力,但不仅仅是有钱的买家。就老关系和网络的建立问题,这些画廊这样做的成果对于之外的人来说很难衡量。

“首先,这样做显得很有威望。这其实就是换一种方式来说‘我们很成功,我们不需要卖什么。”’,伦敦的私人艺术顾问温迪·戈德斯密斯(Wendy Goldsmith)说,“另一个原因则是出售是不可能的,不要认为他们是为了接近好作品。这不过是他们接近艺术家和艺术家基金会或财产的方式。能在展览中接近作品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而已,即便这些作品不是用于出售,即便有人想要越过拍卖行来私自销售这些作品,他们还能有其他选择吗?从任何方面来说这不过都是一些小聪明,财力雄厚才是必须的。”

位于圣乔治街的艾克·麦克雷恩(Eykyn Maclean)画廊的尼古拉斯·麦克利恩(Nicholas Maclean)在他华丽丽的艾克·麦克利恩画廊办公室里这样告诉我们,“从商业角度来谈,这是一种长远的眼光。”这个空间在本季的展览是“塞·托姆布雷——Sonnabend收藏展”,十一件非常优雅的作品中还包括了艺术家在1956年的成名作《无题(纽约)》。“作为一名私人买手,你必须要有一定数量的客户,他们就是你的世界,而且世界之外的人能够知道你能做什么”,这是麦克利恩的合作者克里斯托夫·艾克告诉我们,他还补充道:“这样做让我们有了之前不曾有的曝光度。”

托姆布雷展开幕一个星期之后,萨维尔街不远的欧多瓦斯(Ordovas)画廊则退出了“朱里奥·冈萨雷斯:火炬宗师”(Julio González: First Master of the Torch),这是1990年白立方首次推出西班牙雕塑家之后的伦敦再一个主推西班牙艺术家的展览。展示中还包含了对冈萨雷斯产生过影响的艺术家,包括安东尼·卡罗(Anthony Caro),尔多瓦多·池里达(Eduardo Chillida)、毕加索和大卫·史密斯,注意,不做任何销售——这是欧多瓦斯去年十月开展“非理性标记:培根与伦勃朗”(Irrational Marks: Bacon and Rembrandt)以来的巅峰展览。这个展览的诉求依然是非商业的,展出作品包括从 Aix-en-Provence的Musée Granet借来的约1659年的作品《与贝雷特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Beret)。欧多瓦斯为了把这件作品运到展厅,导致了一次非常严重的塞车,而冈萨雷斯从瓦伦奇诺现代艺术机构所收藏的八件作品中的四件作品的借出文件则由于西班牙内部的政治混乱导致了延期,所以展览的开幕式上缺席了诸多明星作品。

“我的目标是展出20世纪艺术的美术馆级别的作品”,皮拉尔·欧多瓦斯(Pilar Ordovas)这样告诉我们,他曾是伦敦佳士得战后艺术和当代艺术部门的主管,说得更简单,他是高谷轩的老资格。“我们现在的展览中的作品中只有一件不是借来的,而且所有作品都是机构所有并且不出手:这是一个非商业的展览。我的商业行动包括了给客户建议,并且给他们在艺术市场上一对一的指引,以一种言行谨慎的个人方式来运转。”

也许近来最给力的私人展览是放在Blain/Southern的希尔街别墅里的“卢西安·佛洛依德绘画展”(Lucian Freud Drawings Archive)。展览囊括了弗洛伊德职业生涯中的110件作品,是艺术家的最完整的绘画作品的一次展览。令人们高度表扬的国家肖像博物馆的回顾展闭幕不久,这个私人展览也展现了其面目,包括了他其他纸上作品,甚至由佳士得和苏富比(微博)出售过的重要早期作品,可追溯至上世纪四十年代。Blain/Southern则在得令街附近的空间组织了辅助性的展览“弗洛伊德绘画文献库”(Freud Painting Archive),包含了许多相关的作品。

当艾克·麦克利恩和欧多瓦斯将二级市场严格的定位为印象派、现代和当代作品时, Blain/Southern则更多的展示尚在的艺术家,很多人可能会以为这是一个用来卖作品的展览,但是该展览原本是为一个机构做的。“这些作品从来就不可能归我们,永不。”这是格拉汉·撒仁(Graham Southern)这样告诉我们,他的合作伙伴哈利·布莱恩(Harry Blain)则补充道:“在我们的画廊做展览原本就是卢西安本人的意思。唯一可惜的是他已经来不及看到成果了。”

尽管弗洛伊德不能活着看到这个展览,但是这些作品都是由弗洛伊德专家和他的朋友威廉·费沃(William Feaver)选出来的,费沃冒了冒险,确保了基本上百分之百的借来的作品都被展出。佛洛依德甚至允许了曾经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草稿本中删去的16件作品也被放进了展览中。萨仁说,“这是一个由与卢西安的对话友谊所形成的展览”,因此“尽管私人和个人方面的展出轻微的有点家常”,但看上去特别的恰当。为了保证展览的私密性效果,画廊从售票上就严格控制了人流量。

托姆布雷和佛洛依德的展览都将在春季巡回到纽约,托姆布雷展在本月就直接去麦克雷恩在东67街的空间,而佛洛依德的展览则是5月巡回到艺术家晚期的代理画廊 Acquavella,该画廊也是此次展览的联合主办。当然了,纽约本来就是画廊高资历借展展览的大本营,最著名的是高谷轩展出的曼佐尼、莫奈和毕加索的展览。去年,Acquavella则展出了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的个展,并出版了具有高学术质量的画册。

然而,此刻的伦敦的高品质展览的情况非常的理想,尤其是对于俄罗斯和其他有钱人来说,他们想要在英国花钱,但要花得低调,而且要让英国税务部门将其分为非正是定居的富裕阶层。“伦敦的地理位置给了这个城市非常大的优势,并且显而易见的是,它并不是欧洲收藏家的大本营,”欧多瓦斯的观察是这样的,“这已经吸引了很多亚洲人,以及其他不准备去纽约,或者也不想在美洲安排第二个家的群体。我认为这是美洲画廊把第一分部设在伦敦的最主要的原因。”

欧多瓦斯提到了去年在莱科星顿SOHO区开设办公室的佩斯画廊,而且在上流住宅区寻觅更大的地点,这样行动着的还有David Zwirner画廊。这些权力生猛的机构为了在上流住宅区到处碰壁,他们将在十月在这里开设他们在纽约之外最大的卫星空间。

布莱恩说:“上流住宅区地段好,很中心。”简直就把它当做画廊的飞地。“人们来伦敦的时候就都驻扎在这里——至少很多收藏家和策展人、美术馆馆长都会。这让来伦敦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到展览和参与艺术。”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202301453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