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柏林古根海姆实验室被撤销的幕后

2012/3/28

位于Cuvrystrasse街的BMW古根海姆实验室的模拟现场

本周,各家艺术与文化媒体都麻雀般讨论周二发生的事件:由于受到左翼组织的威胁,BMW古根海姆实验室的柏林分部被宣布撤销。这个项目将是一个关于城市问题的思想库,由著名的汽车厂商和著名的博物馆赞助,近期在纽约的下东区逐渐步入正轨,然而纽约部分没有受到任何意外的影响。反而是柏林,其在Kreuzberg设立商场的预案惹起了众人的反对,因为Kreuzberg是柏林市区有着左翼传统的部分。尽管最初的报道没有明说这些威胁是来自于中产阶级向劳动阶级居住区移居所引起的激进的愤怒,可是真实的情况复杂得多,更多的是由于针对BMW背后家族的历史积怨,各种指控甚至可以追溯到二战时期。ARTINFO德国收集了有关这一事件的最新消息。

威胁

最初的报道是来自于德通社(German Press Agency)和彭博社,据说对这一实验室的直接威胁是为针对Kreuzberg街区的上流社会。然而,根据这一消息来源,从Kreuzberg撤案的原因(最初关于取消计划的报道)并非仅仅来自于直接的威胁,而是来自于专门负责国内安全问题的 Landeskriminalamt Staatsschutz(LKA),柏林的最高警察机关。

LKA已经通知古根海姆和这一实验室的德国主办方,已被证实的破坏声明已经出现在多个激进武装组织的网页上。说明白点儿就是这些威胁不是国内暴力事件,也不是针对LKA。这些破坏活动大部分都是关于如何破坏位于Cuvrystrasse的实验室建设——这个地带尚未有那么多富裕的中产阶级,位于街区的东部。然而,LKA猜测说,因为建设的开工日期恰好是德国的劳动节5月1日,所以这些破坏活动很可能会变成暴力事件。众所周知,5月1日这天,在左翼组织、新纳粹和警察系统之间一直有着严重的冲突,而且可以明显的看到德国大部分法律执行部门都会被调遣到首都来。暴力反抗——石块和大棒是最为常用的武器——很多都是针对Kreuzberg,而且在Cuvrystrasse不远处就会有游行,也就是实验室将落成的地区。

推论

跟最初的报告相反,之前声称的威胁是由于实验室搬到这一街区将导致的中产阶级化——还因为著名的塔赫勒斯艺术中心(Tacheles)也被驱逐出Mittee的时间也恰好是在此前后——而Kreuzberg的根源其实更深。LKA揣测说,所有行动的发生很可能都归因于古根海姆和BMW的合作,这家总部位于慕尼黑的机车制造厂商幕后的最大股东,德国的柯万特家族(Quandt)。这些反对组织强力的反对Kreuzberg将这一个地区用来延续二战期间这一家庭与强迫劳动力联合起来进行的大清洗运动。柯万特家族于去年9月承认了在二战期间,从集中营里抽调了50,000名苦力进行成产,为了弥补这一历史罪孽,柯万特家族已经投入了700万欧元用来纪念这些工人。

确实取消?

到现在为止,实验室何去何从的结果依然不明朗。唯一确信的是,实验室肯定不会落户在Kreuzberg。周三,柏林市长Klaus Wowereit动用了大量的柏林警力来支持这一实验室,这一事件被看作是受政治上驱使的行动,以缓解左翼和右翼之间的紧张情绪,这是针对取消计划的即刻反应。然而,ARTINFO采访了一些与这个实验室有关的人员,基于以下三个相勾连的原因,他们认为越来越多的对该事件进行控制的策略其实对于组织者来说毫无助益:(1)他们并不想将实验室加入到左翼和右翼之间的战斗中,(2)他们也不希望冲突的扩大,也不希望警察伤到任何破坏者,(3)这类有关都市空间的社会争论被应该被当成移动的思想库,这也是设计希望能唤醒的,所以用武力压制反对者可能会完全的瓦解其可信度。

无论如何,实验室的主办方依然充满希望。Kreuzberg的方案一经取消,他们就收到了来自柏林周边,以及其他德国城市接纳这个实验室的邀请。而主办方仍然希望这个实验室可以落户德国首都,但是因为其接下来的下一站城市孟买,落地的时间问题将变得很棘手。该美术馆将去向何处的谣言可谓是数不胜数。火车站的仓库曾经是柏林当代艺术馆(Art Berlin Contemporary)的一个可能性,现在也被摆上桌面作为实验室的选择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已经废弃的Templehof机场。Prenzlauergerg是实验室曾经的首选方案,现在依然是一个选项。大家希望这一事件在本周二三能有个结论,那时新的地点也将公布。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