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一场“没有偏见”的艺博会

2012/3/27

我最近刚完成其他艺博会(The Other Art Fair)的作品挑选过程——这是自90年代军械库艺博会之后我听说的第一个富有创新精神的艺博会。在这场艺博会中,艺术家们可以自己展示自己;就去年我看到的情况来说,这种形式非常得可行。在当前的社会中,这种形式的艺博会相当于是进行了彻底的改造。经销商们在艺博会上“当家作主”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尽管我时不时地还会为展位配备人手。

关于艺博会的改革,你肯定听到过不少拍着胸脯进行的保证:比如Frieze表示将把更多的展位空间留给那些新兴的、还未得到人们认可的艺术家——这就好像艺博会主办方是特蕾莎修女一样无私;结果证明这只是为了在经济衰退的顶峰时期弥补一下参展画廊较少的窘境。

其他艺博会的作品评选形式是:三位评委通过网站来浏览艺术家作品然后投票;每位申请参展的艺术家需要提供四幅作品图,一份简历以及一段作品陈述。网页的底部有两个图标用来登记投票——分别是朝上和朝下的大拇指;而另外两位评委的投票决定是可以看到的。它似乎诱惑着评委立刻向下滚动到底部查看其他人的投票状况;而同时也会让人产生“你从一个图标就能大概地了解某人”这种奇怪的感觉。

我认为,参加一场受主办方控制以此来换取成果的艺博会多少有些令人沮丧。我告诉我的孩子们说,当我们去参观那些展会时,不要有眼神的接触或是表现出太多的兴趣——除非我们必须这样做。我做过无数场博览会,艺术和设计方面的都有;而我能想象得到的、比看到其他人的作品卖出去了更坏的事便是将你自己的某些作品搬走。我确信这是一种让人感到羞辱的经历,但它同时也是验证现实的一剂“良药”。我能做的只有确保不与任何人进行密切的眼神交流。

我曾参加过PS1国际工作室项目(International Studio Program)与科隆艺博会的委员会,要说整个过程不是政治化的或是不带明显的主观性是虚伪的。我不想说那是让人感到不愉快的——但事实上的确如此。我曾听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博会上有一位非常低调的作品评选会成员,他在评选会为他自己的画廊投票时离开了房间,等他回来才发现已经正式被艺博会拒之门外了。他相当沮丧地坐在门外,双眼含着泪——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并不能治疗绝症,这样的行为有必要出现吗?每场艺博会的作品评选过程在本质上都是为变化无常的特性提供的一剂良药。

艺术家的简历和陈述对我来说是最没有用的东西。当我无法做出自己的决定时,我会偷看一下其他人的投票。有时候为了逆转形势,人们会故意和其他人做不一样的决定——但我不会这样做;更多的时候我会持保留意见——考虑到艺术家们面临的问题的严重性,我很难太个人化地去看待一件作品。

评选开始后不久,整个过程就变得冗长乏味了,就像是在读一本没有尽头的书一样(反正对我来说是这样);我总是想知道究竟还剩多少作品没有投票。以下这样的情况时常发生:我应该撤回我的决定吗?我是不是太轻率、太消极、太仁慈?但事实上投票是没有办法被撤回的。最后我也不确定到底有多少我喜欢或是不喜欢的。我被告知说要从上百件位艺术家中选出60位艺术家,但事实上没有什么能够准确计数的方式,而我注意力持续的时间也太过短暂。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