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TEFAF:我们都在等待中国藏家

2012/3/27

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现场。

这一次,低调的中国藏家团并没有在TEFAF(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以下简称TEFAF)的VIP预展上露面,他们的行程足足晚了三天。这也让那些主营亚洲古董的经销商翘首企盼了整整三天。

但是,3月20号,在中国人大规模进入位于荷兰南部马斯特里赫特小城里最豪华展馆的那个下午,他们一口气横扫了从珠宝到青铜器等跨越各种艺术门类的展位,在短短5个小时现场购下了总价值约为3000万人民币的古董和珠宝。而这仅仅是记者在现场观察得出不完全统计数据(截止到21日)。

在这些来自中国内地的藏家集体亮相前,另一位1986年出生的中国年轻藏家已于TEFAF现场的Gisele画廊、Nomos画廊和Ben Janssens 的东方艺术画廊阔绰出手,所购藏品总价逾2000万人民币。

“我们此次一共对近百名中国藏家发出了邀请,预计在展会结束时,前来参观的中国藏家数字会增加到100多。”TEFAF组织者、欧洲艺术基金会主席Ben Janssens(本·杰森)说。

尽管从总参观人数和现场交易总额来说,TEFAF仍是西方藏家的派对,但中国人却是全场关注的焦点。因为他们代表着西方古董艺术品市场的明日之光。

珠宝最受宠

中国内地藏家在5个小时内购下了价值2000万元的Craff10克拉钻、卡地亚古董珠宝和另一件意大利古董手镯。

就在80后年轻藏家在Gisele画廊购下了一件价值约2000万元的青铜鼎、在Nomos画廊将一系列古钱币收入囊中两天后,来自北京、上海等地的中国藏家们便在抵达TEFAF出手了一件价值为2000万人民币的Craff钻戒、一座唐三彩陶器、一只价值20万元左右的瓷或陶盘、一个意大利古董手镯、一件由Wartski画廊售出的卡地亚古董珠宝和一座由Wijermars画廊展出的颇具现代风的雕塑。

“珠宝可能是最受中国藏家关注的门类。”参展的伦敦画廊Cohen&;Cohen主人Michael D Cohen说,“相比西方油画、雕塑等门类,珠宝更容易被中国藏家接受。即使他们有不同的文化和美学背景。欣赏西方珠宝,对中国人而言并不存在过多的审美障碍。”这位主营中国清代外销瓷的画廊主一番话里略带醋意,因为离他展位不远的另一间参展画廊、老俄国古董店(ALVR)的橱窗前总有中国藏家驻足。

“事实上,我也有些遗憾。”ALVR的主人马克·谢弗(Mark A.Schaffer)博士说,“中国藏家来得太晚了。在那位早已打算入手大师达利以玛丽莲·梦露的红唇为设计灵感的钻石珍珠胸针的买家到来前5分钟,这件珠宝和另一件由达利设计的珠宝”时间之眼“被一位俄国买家入手。那位中国女士说完全是因为自己首次来TEFAF,花了太多时间寻找这件珠宝的展位,才会与之失之交臂。明年我会为中国藏家多准备一些大师设计的古董珠宝。”去年,ALVR在TEFAF展出首日,就有数百万元珠宝被中国买家购得。

Craff珠宝廊是另一家对中国藏家购买力感到震惊的参展商。他们仅用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与来自上海的董姓收藏家谈妥了一笔近2000万元的交易。“约10克拉、D colour、净度、切割都是excellent级别——我心仪的这颗圆形钻石将作为传家之物交付给自己的儿子。”这位原本热衷于收藏中国字画的企业家表示,“同类尺寸、品相的钻石,我已经觅得2颗,将来还会寻找第三颗。”目前,他的3个儿子都生活在国外,最小的一位正在读高中。

高古成为私人藏家相中的黑马

和预估的情形不同,青铜器、唐三彩等高古艺术品纷纷被中国藏家相中,它们中价高者近2000万元。

在今年的TEFAF上,另一个不曾预计到的受宠门类竟是高古。在中国,明以前的古代器物被收藏界俗称为古,而唐代以前的古代器物为高古。高古精品总是二级市场中的“巨子”,这些拍价动辄千万的藏品,是收藏大家和艺术收藏机构(例如美术馆、博物馆等)追逐的目标。因为其金额巨大和年代久远而涉及到鉴定、谈价等繁琐细节,此前西方经销商对中国人在TEFAF现场收购和交易高古,并没有多少期待。

“但这竟是我在TEFAF上收获最大的一次。这两天我已看到了不少中国藏家。”鲁塞尔的画廊主Gisele Croes表示,“展会第一天,我就售出了许多中国高古,包括一件标价约120多万元人民币的灵壁石。另一座标价2000万人民币左右的中国高古青铜鼎也被一位中国年轻藏家收入。”

同时,还有三位亚洲藏家在考虑入手另一尊西周时期的铜鼎(公元前770-221),其标价也不低于2000万元人民币。

除此之外,另一中国内地藏家在到达马斯特里赫特的第二天也出手买下了一件唐三彩陶器,这也是高古艺术品的代表门类之一。

青铜器也被认为是TEFAF上最受中国收藏家而非艺术投资者喜爱的门类。“购入青铜器的中国买家,很有可能是私人藏家。”出现在TEFAF上的中国买家、国内一家艺术基金的执行董事焦安认为,“因为国内的文物保护制度,青铜器在国内艺术品市场上的流通性很差。对于需要在几年中将藏品转手的艺术品投资机构来说,这样的藏品显然是不合适的。”

相比去年,中国藏家团出现了更多的艺术品投资机构代表。“在这40多位中国内地藏家中,近30%来自艺术投资机构,例如艺术基金的主持者、文化艺术品交易公司的董事等。”中国收藏家俱乐部理事长孔达达表示。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