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专家预测艺术市场走向(二):玛丽·侯富勒,洛伦佐·鲁道夫,罗曼·克拉伊乌斯,杰夫·拉宾

2012/3/21

左起:玛丽·侯富勒,洛伦佐·鲁道夫、罗曼·克拉伊乌斯、杰夫·拉宾

数据不说谎

回顾过去这几年,我想我们看到的是市场在做微小的校正。2009年左右有持续12个月的下降。但这跟1991年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持续五年甚至更久的衰退不一样。我们获救了,因为今天的市场更全球化。我们现在面临的危险是中国经济会不会出现动荡,因为现在很多的市场都是由他们来驱动的,无论是高端还是中端市场都是这样。

但是我从数据上看不出有这种危机。中国的财富增长比美国和俄罗斯加起来都要快。高资产人士的数量在整个亚洲地区都在扩大,中国尤其是,而他们各自的资产总量也在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钱投到所谓的情感资产上:艺术品,还有红酒、珠宝、名表和名车。

有人担心我们又要进入一个泡沫时代,我不这么认为。5-100万美元的中端市场扇区,接下来几个拍卖季可能会遭到一些打击。但真正昂贵的艺术品是会保持价值的。从2008年起我就预测印度会发生相似的爆发式增长。但我没意识到印度市场在相当程度上是受到了西方投机者的推动。这是中国的优势所在:他们正在回购自己的文化。这可不是三分钟热度的事;他们在相当长时间里会一直这么做的。

——罗曼·克拉伊乌斯(Roman Kraeussl)是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金融学副教授,《Art+Auction》杂志Databank专栏作家

建起新的桥梁

艺术世界的中心不再只是那两三个地点。你可以说中国现在是市场的发动机,但每个国家都有值得注意的艺术。去越南,去柬埔寨看看——那里就像15年前的中国。不出十年缅甸也会形成足够有意思的局面。

在过去六个月里,至少二十多个藏家和策展人给我打过电话,向我询问印尼的那些艺术家工作室的地址。我相信很快就会有西方大藏家开始做印尼艺术家的展览。

印尼和其他一些像中国、印度这样更发达的市场最大的差异不在艺术,而在基础设施的强弱——画廊和博物馆。很多地方已经开始这方面的发展。我们看到一些亚洲画廊在这里开办分址:香格纳和小山登美夫画廊都在新加坡开了分址。还有一个国立画廊正在建设中,明年投入使用。新加坡政府还在鼓励大藏家到这里开私人博物馆。

印尼是目前的热点,但增长最迅速的毫无疑问是中国。它的实际增长也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快,但潜力是巨大的。中国藏家以及几乎所有的亚洲藏家都在走同样的一条路:先是买本土艺术家,然后买西方的。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些地区之间建立桥梁是很重要的,要向中国人推销日本艺术家,让印度人去买印尼艺术品,诸如此类。

——洛伦佐·鲁道夫(Lorenzo Rudolf)是2011年开办的Art Stage Singapore首席执行官兼总监。此前他曾执掌过巴塞尔艺博会、巴塞尔迈阿密艺博会和上海当代。

透过浅显的表面

在我们看来,生意还跟往常一样。2009年对我们来说是个出乎意料的好年头。我们买到一些本来轮不到我们买或者买不起的东西。2010年初也是这样。市场正在重新恢复势头,我们要更谨慎小心,尤其是现在,因为华尔街已经注意到这里,他们是抱着彻底的投机目的入市的。

你可以看到某一些领域需要格外小心;一个艺术家会有一些风光的“瞬间”,这也许跟他的作品的长期价值毫无关系。但是市场不应该被这样的突然爆发吓到;你只需要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有一些人是根据市场动态来购买的,买市场偏好的艺术家。我们试图有意识地和这种动态脱离关系,虽然有时候我们的兴趣点的确跟当前热点是重合的。事实上,市场会将艺术世界均质化。它已经变成一个促狭的地方,尤其是如果你就在拍卖场这种促狭的领域活动的话。每一季就是那么20或30个艺术家露个脸。有时候你能在拍场上捡到个大便宜,但更多的时候你得花上额外的钱。

学会到外面去寻觅,找到一些别人可能不知道的作品,这要有意思的多,因为这些东西还没有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

我的客户需要的是对他想买的东西在理财角度上给一些看法。他们想知道为什么要买这个,他们付出了什么,要确保这件作品跟艺术家的其他作品是保持一致性的——或者在花费更多的钱时能够理性地做决策。这不算一种投资的心态,但肯定是一种理财上的谨慎心态,自2008年市场崩盘以来,这种心态越来越普遍了。大家都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玛丽·侯富勒(Mary Hoeveler)是专注于当代艺术的纽约私人交易艺术顾问。此前她曾在花旗集团艺术顾问服务公司担任管理总监。

投资等级

没多久之前,人们还在煞有介事地谈论艺术是应该被当做一种资产门类,还是主要作为一种用来鉴赏和享受的东西。过去五年里,人们终于意识到两者是可以兼得的。这种态度上的转变同时还伴随着在过去15年里全球范围内惊人的财富创造热潮。越来越多的人因此开始寻找投资有形资产的机会——美国无疑就是这样,而亚洲和欧洲的经济体想来都把有形资产视为一种财富保存的形式。这种对艺术品的投资潜力的认识显然还将继续加深。

从艺术基金这种最受热议的艺术投资工具来看,我们看到、不断地看到进入市场的基金数量在稳步提升。从我们手头的数据看,预计全球艺术基金产业大约有10亿美元,其中亚洲的基金大约占三分之一。过去五年的增长是惊人的。我认为关键在于人们可以对现有的基金进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能够确认它们得到了妥善的管理——时机架构、利害冲突、优先回报、费用结构,还有具体在操作这些基金是什么样的顾问公司。在对艺术基金估值是有一个重要因素:他们是如何收费的?在计算管理费时,他们是根据评估价值做的“市值计价”(mark-to-market),还是通过收购由基金来持有所有资产?

艺术基金和私人投资合伙经营是截然不同的形式,后者通常是一些个人组成的群体,将资源汇集到一起来投资艺术或者其他资产。私人投资合伙也在上升趋势,但由于没有公开的账目,很难了解到究竟有多少钱投在这种工具上。

——杰夫·拉宾(Jeff Rabin)和迈克尔·普朗莫(Michael Plummer)联合创办了Artvest Partners,一家致力于在艺术市场提供投资建议的艺术顾问公司。两人此前在佳士得拍卖行从事理财服务业务。

相关新闻:专家预测艺术市场走向(一):迪东纳、塞道科斯、格雷夫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