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达明安·赫斯特:不曾改变的点画

2011/12/29

就在2008年金融市场走向崩溃的时候,英国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跳过了他的画廊和经销商,说服了苏富比直接拍卖他的223件作品。那部分拍品中有各种悬浮在盛满了甲醛的玻璃缸中的动物死尸——鲨鱼、斑马、乳猪,甚至还有一头小牛;镶满钻石钻石的橱柜;香烟头;以及内容丰富的各种画作:点画,旋转绘画以及带有蝴蝶的画等等。超过21000名观众聚集到了苏富比观看这场拍卖会的预展。在为期2天的拍卖会中,总拍卖额达到了2.007亿美元,这与当时逐渐呈现出来的金融危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在那场拍卖会开始前,赫斯特宣布他将结束这种糖果色点画的抽象主义绘画的创作。他同时还表示自己将不再创作那些旋转绘画、带有蝴蝶的画作以及带有动物死尸的装置作品。某些人认为这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宣传手段,但赫斯特坚决否认了这种说法。“我必须要继续朝前发展,”他解释说。“这场拍卖会说明我在那个层面上很显然已经做得足够多了。”

不过现在来看,赫斯特违背了自己的初衷:他又开始创作点画了。这位46岁的艺术家开始呈现出他的另一面,这一次,他说服了画廊主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在全球共11间的高古轩画廊中(伦敦2间,纽约3间,巴黎、罗马、香港、雅典、日内瓦以及加州贝弗利山庄各一间)同时举办自己的点画回顾展。

这场展览将从明年1月12日一直持续到2月18日。与赫斯特做过的许多事类似,这场展览毫无疑问招来了大量的批评和质疑。这个展览的想法对某些人来说非常的令人厌恶。伦敦《每日电讯报》的艺术评论员Richard Dorment称这些点画“难以置信地无聊”,当被问及对这系列展览的看法时,Dorment则表示:“将大量点画聚集在一个类似于泰特漩涡大厅的场地中会有非常棒的视觉效果,但我无法理解把世界各地的高古轩画廊都挂满这样的点画有何意义。它这是为了什么?”

赫斯特在之前就对这些抱怨有所耳闻。“它们的确不太容易理解,”赫斯特在谈到他的点画时说。“许多人都曾经问我说,‘你为什么会作出这样愚蠢的作品?它们看起来毫无特色,简直就是对画作的一种侮辱。’”但是对于赫斯特以及高古轩来说,这是非常严肃的生意。“这有点像是在多个地点举办的同一场展览,”高古轩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这些画作已经进入到了流行文化中,你可以在广告、衣服以及汽车等地方看到它们。它们已经成为了我们视觉语言的一部分。”

这场展览将展出200件作品,创作年限跨越了整整20年,从20多个国家收集而来。它们都是从世界各国的博物馆以及藏家手中借来的,只有少于1/3的作品用于出售。尽管画廊的工作人员称现在讨论作品的价格还为时过早,不过在拍卖行中与之相当的作品的成交价大多都在10万至180万美元之间,具体取决于创作日期、尺寸、设计以及保存状态等。

“这场展览是我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我希望每间画廊都有自己的展出风格,”赫斯特表示。“麦迪逊大道上的那间高古轩具备一种大师的风范,因此我会把最早的一批作品放在那里展出。”赫斯特说他之所以会有举办这样一场展览的想法,主要是因为他在某次去纽约时,无意中看到了麦迪逊大道高古轩画廊的入口处贴了一张清单,上面列出了所有高古轩画廊正在展出的展览。“我当时想,要是能在高古轩的9间画廊(当时还只有9间)中同时举办展览,那这不就相当于一场博物馆品质的回顾展吗?”

而谈及点画的创作理念时,赫斯特表示这潜意识地来自他的父亲——赫斯特的父亲是利兹的一名汽车销售员,他总是用蓝色的点来为家里的门上漆。“我过去常常跟别人说,我家住在那幢带有白底蓝点的门的房子里。”

赫斯特在1986年时开始了点画系列的创作。“我之所以会一直创作点画,是因为我觉得它们看起来都很棒。我的想法是这是一个不会停止的系列,这是一个很概念化的想法,并不是现实。”最早的一批点画是直接画在墙上的,他补充道:“因此它们看起来就像是由大型的器械画出来的一样。”

在过去这些年中,赫斯特的点画创作理念早已经经过了一轮又一轮的转变。曾经有一个阶段,赫斯特会想要确保观众都知道这些画作都是人工创作的。“我有时候会在这些点的中间留出小的空白,这样它们就不是完美的,”他说。“有的点我只会上一层颜料,人们还能从中看到白色的画布。我会和我那些特别希望将画面弄得完美无瑕疵的助手吵架,但后来我逐渐改变了我的这个想法。现在我还是喜欢它们看起来几乎完美的样子。”

在上百幅点画中,赫斯特只亲自画了其中的五幅。“当我弄懂了怎样去创作它之后,我把其中一幅画以大概50英镑的价格卖了出去,然后用这个钱来雇用其他的人来画这些画。我告诉他们要让色彩看起来随意无规则。有一次,我的一个助手在一行中画了5个黄色的点,我觉得这看起来很不自然,于是和他大吵一架。现在我才意识到他当时是对的,而我的想法是错的。”正是赫斯特的另一位助手将他再次带回到了点画上。“他向我展示他能画一些特别小的东西,然后我觉得这似乎可以成为一个全新的开始。”于是点画又再次开始了,这一次它们变得越来越小。

对于某些人来说,看着这样一个充满了点画的展厅会有些令人头昏头胀,但正如你所想的那样,这对赫斯特来说不是这样的。“它们都是一些很难弄懂的东西,”他说。“表面上看来它们似乎是充满了欢快的情绪的画作,但实际上还存在一些潜在的不安。你之所以会失去你的界限,那是因为它们很难令人集中。你会把你的注意力放在网格、单独的点还是整个画面上?当你开始观看它们的时候,你就已经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