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特别的群体:为什么艺术需要特纳奖的批判眼光?

2011/12/7

今年获特纳奖提名的4位艺术家,由左至右:2011特纳奖得主马丁·博伊斯(Martin Boyce)、乔治·肖(George Shaw)、卡拉·布莱克(Karla Black)以及希拉里·劳埃德(Hilary Lloyd)。

在近日查尔斯·萨奇对当代艺术圈里的买家、经销商等的抨击中有一个十分有趣的观点,那就是他称艺术圈里的许多人都“无法区分某位艺术家的好坏”。

这个观点毫无疑问涉及了整个当代艺术界中最有趣的问题之一——这是一个在每年的特纳奖时期都会被人们提到的问题。斥责当前的艺术圈以及任何一个热爱它的人是一回事,但是要将各类型的艺术区分开来、并且试图鉴定出在这个时代的艺术中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却要困难得多——这正是萨奇认为现在的策展人、评论家、经销商以及藏家失败的那一方面。事实上,他认为他们根本没有眼光,只不过是假装热爱着碰巧每个人都假装热爱着的东西。

这一点确实是这样的。在任何一个时期,艺术圈里都会表现出对某些特定艺术家极大的热情和兴趣,这样的热情和兴趣甚至超过了这些艺术家作品的实际质量。将眼界放到整个受人们推崇的当代艺术家群体中,我估计其中有70%的艺术家一点也不优秀。这才是符合逻辑的。当前,英国受人们赞同和表扬的艺术家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任何一个时期在任何一个国家中真正表现突出的艺术家的数量。

数量——而非质量——才是各大双年展与艺博会中最要紧的部分。回顾威尼斯双年展,评论家们坦白地承认了大部分展出作品是无聊而且无足轻重的。我之所以认为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还不错,那是因为我很喜欢其中的5、6件作品(在上千件作品之中)。这与艺术有点类似:在成千上万个渴望成为艺术家的人中,如果你具备真正的艺术天赋,那么你就是无比幸运的。真正的想象力以及将其转换为艺术的能力是罕有的,即使是最棒的艺术家也会有创作力相对薄弱的时期。

与众不同是艺术界里的第一原则,因为对任何人来说赞美平凡的事物都是没有价值的。找到特质然后支持它的发展才是艺术圈里的人们要做的事。纽约的观众对在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Alexander McQueen回顾展反响如此热烈是个很有趣的现象。显然,时尚界在辨别真正的天赋、赞美真正的明星上做得比艺术界到位得多。

当代艺术存在的最严重的问题便是对批判能力的质疑,这就是为什么特纳奖依然很重要的原因。在这期间,我们至少可以去审视评价那些艺术家,而不是一味地将他们集中在某个盛大的狂欢活动中。每年12月,评审团们都会坐在一个房间中讨论什么是真正的好艺术;有的时候他们的决定会让我感到困惑和愤怒,他们一边伤害着失败者一边帮助着获胜者。不过,特纳奖的评审团拥有一个真正的机会来抵制批判力缺乏的趋势的延伸,并且鉴别出一批值得人们推崇的、有创作精神的艺术家。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