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眼见为实:专访特雷弗(Trevor Paglen)

2011/2/26

随着诸如Google Earth和街景这种高科技的运用,使得任何一个拥有电脑和网络的人都有能力去瓦解时间和空间。坐在你的房间中,只需要花费几秒的时间,虚拟的场景就能为你模拟出世界上任意一个地方。这种21世纪独特的欣赏方式对大多数人们来说也许是新鲜的,但它在许多年之前就早已运用到某些军事目的之中了。从摄影诞生的那天起,人类就学会了“运用机器来观看事物”。这一概念也是Trevor Paglen在进行艺术和试验性地理学探究时的关键部分。Paglen最近在一场名为“Unhuman”的展览中为观众呈现了一系列全新的图片和影像作品。Seth Curcio就摄影、艺术历史、审美学以及正在监视我们的政治等方面对Paglen做了专访。

Trevor Paglen: Unhuman Installation View

Seth Curcio:你的实践同时集中在实验性地理以及艺术品创作这两方面的。这两者通常结合为一体。那么你对地理的兴趣是和对艺术的兴趣同时发生的吗?还是有一个先后顺序?

Trevor Palgen:我的一生都是一位艺术家,这比我作为一名地理学者的时间要长得多。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就开始创作一些将山水景观与可见度的政治学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作品。在芝加哥获得了美术硕士学位之后,传统艺术理论的限制使我产生了深深的挫败感,这种限制通常来自于文学方面的批评。于是我希望能够找到一种更加丰富的理论预言,这种预言能够包含经济、政治、物质性等等的元素。然后我发现地理学理论具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力量,变通程度也十分高。它为我提供了一种更加有力的方式去思考文化方面的产品,这比我在艺术和表现理论中找到的方式都更让我满意。

===下一页===

Trevor Paglen They Watch the Moon, 2010

Seth Curcio:你的许多作品都涉及到了艺术史和摄影的历史。那些历史与政治和科学混合在一起,使得你的作品在许多层面上都能发挥相应的功效。你认为对这些历史的借鉴是如何在你的作品中发挥作用的,它们又为观众提供了怎样的深刻见解呢?

Trevor Palgen:我会采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运用你上面所提到的那些东西。通过对那些元素的借鉴,我希望能够明白150年前,当一个摄影师在观看某个特定的地点时,这种观看和摄影的行为在那个特定的历史节点上会发现什么;当我们现在重新观看那个地点时,我们又会发现什么;我们观看和摄影的行为又会告诉我们怎样的关于特定历史节点的内容?

Seth Curcio:我发现你阐明这些东西有一个很主要的方式:你追寻它们并使它们成为你摄影的对象,这进一步增强了观看的概念。你对观察那些正在观察我们的东西有着明显的兴趣。你对这种循环模式有什么感觉?

Trevor Palgen:我认为“观察那些正在观察我们的东西”这种行为带有一点讽刺的意味,这也是我在一部分作品中明确发展起来的次主题。但总体上来说,我并不认为这种特别的动作是我所感兴趣的东西。这种行为仿佛太过强调作品中“监督”这一方面,而我自身并不喜欢监督。另一方面,这也的确指出了我的兴趣所在,那就是我称之为“错综复杂的摄影”或是“有关联的摄影”的东西——这意味着在拍摄之前首先要考虑拍摄的内容。我想我有必要修正一下我之前所说的:我对这些观看之间的关系并不兴趣。事实上,我对它们很感兴趣。但我认为,它们只是图片产生过程中被称之为spatio-ethical的那一部分,与图本的审美部分毫无关系。

Trevor Paglen Untitled (Reaper Drone), 2010

===下一页===

Trevor Paglen Time study (Predator; Indian Springs, NV), 2010 - Detail

Trevor Paglen Time study (Predator; Indian Springs, NV), 2010

Trevor Paglen Untitled (Predators; Indian Springs, NV), 2010 - Detail

===下一页===

Trevor Paglen PAN (Unknown; USA-207), 2010

Trevor Paglen: Unhuman Installation View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