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尤伦斯藏品拍卖:他们的观点

2011/2/23

除了委托香港苏富比拍卖的106件,尤伦斯今春的当代艺术藏品拍卖还将有一部分出现在北京保利,其中包括了陈逸飞的《红旗颂》(1972),以及张晓刚、方力钧的早期重要作品。

对此,北京保利拍卖当代艺术部主管贾伟女士为我们介绍了具体情况:“尤伦斯基金会这次拍卖其部分收藏,且所有的选拍作品均有尤方完成。我们只是代表拍卖公司,目标是提供最好的服务,因此我们对他们选送的这批藏品没有任何看法。基于两年来愉快的合作经历以及彼此间的信任,尤伦斯先生决定让我们来完成中国大陆部分的拍卖。此次参加春拍的作品,有36-40件。亮点是以艺术家经典作品和艺术家代表作为主。”

谈及这次尤伦斯大规模藏品拍卖会对艺术市场带来的影响,贾女士表示了积极的态度:“这一举措可能会产生一些影响,出于尤伦斯先生多年来在中国当代艺术界的活动,而且他是非常重要且有知名度的藏家。他拍卖这些作品肯定有他的考虑,可能也希望通过一部分拍卖所得资助UCCA这样的非营利机构。之前我们与他在古画拍卖上有合作,所以有所了解,古画的拍卖所得基本都留给了UCCA。我们对这次拍卖有信心,同时这对于拍卖公司而言也是一个机会,可能很多少见的作品会让其他藏家有机会以合理的价格得到。当代艺术总体上由社会各方面的不同分工组成,拍卖行、艺术机构、美术教育等等,也包括艺术家本身,需要看成一个总体。目前来看呈现着非常健康向上的趋势,今后会有更多的人进入到这个行业中来,关注当代艺术。从拍卖市场上来看,当代艺术的市场会越来越好,收藏范围会更广,涉及到的艺术家会更多,质量上有所保证。”

基于这一近来获得诸多关注的热点可能引发的讨论与更深层次的思考,包括对艺术市场及艺术机构层面的影响(或无影响)的评价,我们寻求了几位当代艺术界人士的看法,他们都以策展人、评论家身份为中国当代艺术工作多年,同时也有着大量艺术机构在本地经营的经验。

费大为(独立策展人,前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基金会主任、前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馆长):“我更倾向于认为尤伦斯退出中国和抛售全部作品不是他最初设计的结果。虽然人和事会根据情况的变化而变化,但我认为他这样做应该有其个人的原因。尤伦斯的退出,从短期来看,对中国当代艺术可能会有一些影响,从长期来说并无影响。 我不会对中国当代艺术在市场上是否受挫或上扬这类问题感兴趣。因为我认为重要的问题还是在于艺术本身的问题。艺术的‘市场’和艺术的‘中国’怎样,都不是本质的问题。我也相信,中国的艺术家必须要通过多次的成功和失败之后,才能变得成熟起来,这也是中国当代艺术成长的必要条件之一。”

===下一页===

皮力(Boers-Li画廊总监):“尤伦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开始于80年代。他的藏品基本通过画廊用公平的价格购得。他并没有向艺术家要求特别的折扣。所以我们不应该从道德层面对他的这次拍卖提出任何批评。在过去的年代里,他持有了这些作品这么长的时间,并前无古人的运作了UCCA达3年之久。如果我们试图要批评他,请做了同样的事情再批判吧!

尤伦斯藏品的这次拍卖是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一次考试。由于很多艺术家的价格本身就是有泡沫的,所以并不能归咎于这次拍卖。

UCCA 和尤伦斯收藏拍卖是应该让我们反思的事。而不仅只是指责嘲笑?我们要思考尤伦斯退出中国当代艺术的真正原因,还要思考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动力到底是什么?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真正动力又是什么?相比之下,UCCA 在过去经营中暴露出的问题更大:中国为什么不能诞生有利于非盈利空间发生的环境?在经费阙如的情况下,UCCA和某些商业画廊的合作是否符合非盈利空间的道德和职业操守?非盈利空间的主要管理者的非职业的操守最终是如何毁灭空间自身?这些都值得我们思考。”
冷林(佩斯北京、北京公社总监):“客观上说,尤伦斯也为中国当代艺术做了很多的工作。这次拍卖是其个人行为,可能有很多因素在其中,比如08年经济危机问题以及艺术中心管理上的一些问题。我本人对这个事情并没有什么更多看法。如果说到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前景,应该是会越来越好。你跟起步的时候比较一下,会发现情况其实好了很多。”

孙宁(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总监):“尤伦斯的大量拍卖可以有这样几个猜测:一或是他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更大的发展缺乏信心;二或是他们真的遇到了个人的金融危机,需要摆脱尤伦斯艺术中心这个包袱;三或是他们当初真的是为了赚钱才进行中国艺术品收藏,而目前趁着中国国内市场的火爆,赶紧变现。我个人觉得这只是一个个案,尤伦斯一个人的想法不能代表大多数。如果有什么影响,也是不同的人或机构对此事的个人的反应,不应该能在大范围造成什么影响。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总体来说还是一个整体的快速发展和扩大的趋势。发展表现为业态的成熟,包括艺术家、画廊、博览会、拍卖行、美术馆、收藏家等的逐渐成熟和完善。扩大表现为以上每个板块的数量上的增级和地域上扩展。而这些发展和扩大不是某个人或机构来操纵的,而是整个业态的发展和扩大。所以也不会因为某个人或机构而停滞和萎缩。”

马芝安(Meg Maggio,北京艺门画廊总监):“伦敦《艺术报》(The Art Newspaper)上的一篇文章引发了关于尤伦斯拍卖收藏的新闻热点,我很惊讶、同时也感到失望的是,大部分媒体只是在重复一则新闻,而并未从尤伦斯夫妇本人那儿寻求采访。尤伦斯夫妇将会因其为北京带来一座世界级的私人艺术机构而被人记住,我相信这是他们的历史性遗产,也是给北京的一件礼物,UCCA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无论对UCCA的经济或是管理状况有何种说法,我们都得承认我们或直接或间接地从尤伦斯家族、从他们的慷慨与对北京艺术界的经济贡献中受益。相比于不断受到关注的艺术市场以及与金钱相联系的艺术而言,应当受到重视的是UCCA所策划展出的高质量艺术项目,不仅是他们的中国艺术展,还包括了他们带来中国的国际当代艺术项目。若非尤伦斯夫妇与他们对UCCA的慷慨支持,过去这几年里在北京,会少了一些世界水准的国际当代艺术项目与展览。UCCA如磁铁般吸引着艺术家们,并且成功地将不少海外的目光吸引到北京前卫艺术圈来,无论是通过艺术展览、电影、讲座还是音乐演出、建筑与设计活动等等。可以说 UCCA提高了北京当代艺术界人们的期许水准。

坦率地说,无论是尤伦斯选择收藏、还是将其个人收藏的作品投入市场,我并不认为自己对此有发言权。还是让市场来决定这些艺术作品的归属吧。任何对尤伦斯出售其收藏有所不满的个人或是机构,都可以选择去拍场上购买这些作品。”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