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艺术和分享主义的未来

2011/2/18

今年,The Transmediale给了自由文化(Free Culture)和开放网络(Open Web)更多的注意力,从书籍的全速发展到开放空间(Open Zone)再到一个名为“Lost in the Open”的座谈小组,以及一些贯穿于整场盛会的自发分享行为。由Stephen Kovats和Ela Kagel策划(或者说是联系起来)的这些盛会,通过艺术的镜头提供了一个反映分享和合作的平台。

不可否认的是,我对艺术几乎一无所知,但是这次盛会能带给你的最大的礼物是:1)你不必了解过多的艺术;2)在现在和未来,互联网对于艺术品的创作、传播、评论、投资以及再使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部由Emergence Collective——其中包括加布里埃尔·沙洛姆(Gabriel Shalom)、帕翠吉雅(Patrizia Kommerell)、克莱尔·莫洛伊(Clare Molloy)、安妮卡·鲍尔(Annika Bauer)——提供的电影能够帮助我们弄清谈话的具体情况。利用由团队共同开发的即时文件记录技术,他们创作了电影“The Future of Art”。这次他们用网络讨论的方式补充了现场访谈。

视频内容概要:在网络时代,什么是艺术领域中起决定作用的审美因素?大规模的合作模式如何改变艺术中所有权的观念?计算机将如何改变艺术家生产并且传播艺术作品的方式?在2011年柏林Transmediale艺术节上,The Future of Art这一版块录制、编辑并且放映了这样一段视频,人们就上述三个话题展开了讨论。视频中,艺术家Aaron Koblin提到随着网络的发展,人们以网络这个平台进行的合作也越来越多;而独立电影制作人Vincent Moon则称他认为这一转变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前就开始了,当可获得的信息数量以及可获得的书籍数量突然变得比人类能够阅读、甚至是理解的能力更加多时。他还称,现在我们的周围充斥着各种信息,如何才能正确地处理它们成为了我们目前应该思考的问题。

这一团队将13个访谈以及这次艺术节的许多连续镜头都压缩成了一部能够唤起人们思考的电影。在观看了这部电影之后,我由衷地感叹要协调地处理这么多不同的声音是多么富有挑战性。从受访者的角度来看,当你坐在摄像机前时,如果你能快速浏览其它的访谈就是一件很有帮助的事。至少对于我来说,我能够了解其他受访者的立场,并对他们的意见进行回应。

===下一页===

我通常将伟人论(the Great Man theory)看作是一种历史上的反常事物(尽管从文艺复兴时期前后它就开始盛行了),然而始终存在一股强劲的暗流,将各个方面的艺术和其它文化进程综合到一起。尽管受到人们推崇的大人物们总是陷入各种各样的谈话之中,但他们中的一些仍然有亲密的朋友或是合作伙伴不断地推动工作的发展,因而不断丰富(或者说是挑战)他们思想的环境总是具有不同的辨识度。

因此,随着大量协作性的在线项目不断地涌现,我们会看到某种更分散的原创作者的回归,同时,这种归属的间隔尺寸是以前从来不可能出现的。每一次调配、编辑或是两者的相互作用都会被记录下来,然后归于同一个源头。这也会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对名望的定量权衡。更有趣的是,对贡献的衡量标准不会像对再使用的衡量标准那样有价值。

Sharism工作室——由Fabricatorz Jon Philips和Christopher Adams管理——也宣传了同样的观点。大家都围坐成一个圈,谈论起了关于分享的动机和影响的话题。一个参与者问到分享是否就将那些没有财富和手段的人排除在外,事实上正好相反,人们所能给予的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就是倾听、学习以及贡献的注意力和意愿。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结论:具有最深远意义的分享形式,莫过于一次非物质的给予。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