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阳江组访谈录

2010/8/28

我们一直都喜欢书法与足球

艺术眼:这次个展又选择了书法和足球这两个元素?

阳江组:我们一直都喜欢足球。我们还组建了一个阳江组足球队的.在阳江很便宜地收购了一支足球队。

艺术眼:花多少钱收购的?

阳江组:4万块一年吧。

艺术眼:他们跟谁踢啊?

阳江组:他们等于是参加阳江市里边的一些比赛。这个市里边的比赛中,对于所有的足球队,我们的球队在阳江可能是最好的。所以我们每次都可以拿冠军。所以跟他们合作,我就发现了足球里边非常有意思的一些东西,可以跟艺术做很好的一个结合。你刚才提到去年在松江的展览,:资产化了的无产阶级。我们等于就在一个场子上,很共产主义的共同存在三个比赛,等于有六个足球队,三个不一样的比赛,所以有六个守门员,可能有三组裁判,这样子。在上面飘下很多那种书法,抄《资本论》的,等于也是一种障碍吧。比如你在打球的时候,书法飘下来你就不能很准确地判断怎么射门了,或者那个球就滚到书法里面去了。他又要找,就等于是看起来是挺现实的一些问题.

阳江组的阳江生活

艺术眼:阳江组在阳江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多少重身份?

阳江组:应该没有扮演什么角色吧?应该都是以那个地方作为一个基地,我觉得在里边就像一种职业杀手一样,关起门来做生意,应该是这样的一个。没人知道我们干什么。我们在那里是一种隐身的,可能在别的地方,反而有人知道。

艺术眼:生活方式对作品有什么样的影响?

阳江组:每天都要思考问题的时候,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我们就在生活里边留意到他有一些东西可以提炼到艺术这里边的,就是点滴的慢慢地提炼,有时候,这个好玩,可以拿过来,等于这样。等于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一些作品,或者艺术。比如说我们中谁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啊,他就说,我昨天看到一个什么东西,挺好玩的,看到一个大甩卖,这个跟书法太有关系了。很多人可能会写那些,就不像书法家写的,都是很真实的,我明天就要怎么样,我今天就大甩卖,我说不错,我们就去看看。下次那我们的展览刚好可以对应它的话,我们就可以用这个东西。如果没有,用不上,我们就搁在那里,下一次让它慢慢地发展吧,或者当它是一个种子,它发展成一定的时候,它就是一个很好的作品。

艺术眼:你们在阳江生活,在讯息上会不会就少了一些对当下艺术的了解。

阳江组:那当然不会。我们也会看艺术眼的。我们也会看阿里巴巴的,哈哈。

吃火锅赌球看今日猛于虎

艺术眼:像大雪压青松,用球杆,树枝写字,这是种什么样的隐喻?

阳江组:首先这个书写,其实我们就想用手写的这种东西来介绍这种博采的这种庄家,怎么玩的。等于是这样一种介绍。这个什么大雪啊,我觉得我们要做一个很冷静的环境,因为我们肯定是冷静不下来,但是我们造这个景能够有一点点帮助。

艺术眼:需要冷静的环境怎么还会选择吃火锅呢?

阳江组:这就是我们的工作环境啊.以前我们都是三位一体的边赌球,边写书法,边摇色子,就等于赌上赌吧,然后再一起吃饭.就是模拟一个平时我们的生活.像这种椅子,跟我们那个办公的,就是阳江我们那个工作室的那个椅子有点相似。还有那种桌子.这里就是我们那个环境,等于。

艺术眼:看你们的书写表现性很强。

阳江组:那当然。对。比如喝醉了,你就觉得可能拿个杯子,拿这个耳麦就可以写啊,它就没有什么顾忌了,有时候。而且也很容易忘记,你写完了你都不知道。第二天起来,你就发现地下多了一张书法。很多都是捡的,我就觉得。但是这种也有点像玩命,有的时候,你喝过头了,你就真的写完那张之后,3天都起不来,都有可能。或者永远都起不来,因为你醉死了。哈哈。

艺术眼:这次一共输了多少钱?

阳江组:这次输了不多吧。输了5万多。

艺术眼:赢了呢?

阳江组:赢了1千多,你看这个空间极少的,什么都没有。本来我们觉得这里(白色房间)满了,我们就高兴。结果黑(黑色房间)了,那边钱给黑掉了。那天本来吃饭的时候已经喝了很多酒,又到外面又喝,到了12点多,1点才回来。再把这里的200瓶啤酒全部喝完了,我都有点糊里糊涂的了。所以就会下错注嘛。要不我早买丹麦了,我买下盘嘛,下盘肯定赢。他让半球嘛。

艺术眼:有些失忆?

阳江组:有一点点零零碎碎的吧。我觉得,整个场面好像在那里晃来晃去的。

艺术眼:关于赌球,在北京这里可能会查处的比较严格。你们那边呢?

阳江组:也有监管的, 挺严的。比如这次世界杯,他就抓了很多人嘛。就抓那些庄家,你下注的他可能不一定会抓你。所以这一次因为友谊赛,所以太假了,但是我们喝醉了,没办法。我们买德国,德国已经上半场2:0了,我们已经赢定了,结果丹麦还会进两个球,你相信吗?他是真的吗?啊呀,太假了!

艺术眼:所以反而是说,不懂球的人可能就赢了。

阳江组:对啊。所以我们说,今天猛于虎,后边还要加一个什么?—运气最重要。

艺术眼:这个规则适用于如今的当代艺术吗?

阳江组:对啊。对啊。所以我们就是用这个,这一场,赌这一场球赛来比喻我们艺术界的,比如会用那个书法,用很多这种东西来比喻一下。别的圈子跟艺术的圈子也存在一种比较共通的一点,都会有各种适合自己的玩法。像赌球,国际里边就分了欧洲盘的玩法,它有亚洲盘的玩法。所以我们这次就选了亚洲盘的玩法,为什么选它呢?因为亚洲盘是世界上整个国际的足球博采里边是最好玩的,是什么都可以下的一种这样的一个游戏。就比如亚洲人,可能对欧洲盘他一点都不感冒,他就希望是亚洲的。而且影响越来越大,整个世界都在认同这个亚洲的玩法。它更加的丰富多彩,所以我也希望艺术也是这样。我们亚洲的玩法越来越好玩。就等于是这样。对西方的那种一点都不感冒。

艺术眼:用亚洲方式去影响西方。

阳江组:我希望这样。

艺术眼:当代艺术里也有庄家。

阳江组:也有啊,美国的那个艺术是中央情报局操纵的。是吧?60年代的那些。那我们中国应该成立一个秘密组织去操纵,再把它作为亚洲里边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最好玩的一个东西。

艺术眼:这个展览还在哪里展过?

阳江组:上次在里昂展过那个,侯翰如的里昂双联展,前一年还是去年?这次是一个发展吧,我觉得。

艺术眼:这次怎么发展的?

阳江组:可能以前就是场地没这么大,那是一个群展。然后这次是一个个展,我们可以淋漓尽致的一个发挥。以前可能那个松树不是雪景的。以前也没有这些书法的,因为我们做了第一次,我们就知道上次我们做得很不够。这次应该完善一下它。我觉得这次做得挺那个的。因为它的空间刚好也比较理想啊。而且又拍了一个比较大一点的一个电影。上次我们就等于是挺随便的,没有那么正规地拍,等于。

艺术眼:内容也是赌球吗?

阳江组:也是。但是上次就输得惨一点。

艺术眼:上次输多少钱?

阳江组:算起来应该输了十几、二十万了吧。

艺术眼:有多少个人?

阳江组:有七、八个人吧。这次也是差不多原班人马。所以我们一下飞机的时候,一打开机,说我们已经输了十几、二十万,我们就不愤,我们就说要抄他的老巢。我们就直接去了澳门,就跟他们直接赌。然后我们把这个钱赢回来。真的赢回来了,然后回阳江,我们就把这个球的钱付了。还剩几万块,多好啊。我们直接到葡京去跟他玩了。因为就是他们那里出来的这种庄家嘛。

艺术眼:还是有可能再次输的。

阳江组:那当然了。上次是这样要回来的。这次也可以试试。

艺术眼:那还是要看运气了,运气最重要。

阳江组:嗯。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