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盘点2015上半年艺术界争议事件

2015/8/20

艺术从未停止对社会的批判,不断挑战着社会的底线并或多或少地向社会挑衅。今年,艺术界和社会舆论又上演了几场引起轩然大波的争议。让我们来回顾其中一些事件。

1.挪用主义

1912000012.jpg

上图为报纸刊图,下图为图伊曼斯的作品

2015年1月,比利时画家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生于1958年)因剽窃罪被安特卫普法院判刑。法院指控其作品《一个比利时政客(A belgian politician)》与出现在De Standaard报纸上一幅描绘政治家让-玛丽·德戴克(Jean-Marie Dedecker)的照片相似度过高。法院对这种当代艺术的手法不太认同,最终判定艺术家剽窃。然而,与众多当代艺术家一样,吕克·图伊曼斯的创作基于对现有素材的借鉴,重新加工来展现自己的新视野。作为备受垂青的艺术家,吕克获得过令人艳羡的成功,他的作品《流言(Rumour)》 在2013年11月5日的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了270万美元的价格。

杰夫·昆斯在法国也惹上了官司。惠特尼美术馆为其举办的回顾展到巴黎巡展期间, 作品系列《Banality》(1988年)中的两幅作品被指控剽窃,而此前在美国展览的时候却未曾有过如此遭遇。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阿兰·瑟邦(Alain Seban)在一份新闻公告中声称“早前在美国,《Banality》系列中的其它作品也曾面临过类似的指控。例如与市面上的商品近似或图像来源于报刊杂志。”他还补充说,“现代与当代艺术的创作手法中很大一部分基于引用的理念、甚至盗用。作为美术馆自始至终都要警惕这些艺术手法。”

挪用主义是公认的艺术趋势,其中代表人物是去年刚刚逝世的艺术家伊莱恩·斯特蒂文特(Elaine Sturtevant)。她曾复制过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和罗伊·里奇特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名作,而且这些作品的市值如今已超过百万美元……在斯特蒂文特的个案中,挪用的成分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在2014年举办的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上,瓦伦丁·卡伦(Valentin Carron,生于1977年)向雕塑家弗朗西斯科·马力诺·迪·德阿那(Francesco Marino Di Teana,1920—2012)致敬的作品也触动了大众敏感的神经。尤其是该作品的英文译名《The Dawn》,直接来源于马力诺的《L'Aube》(法语:黎明)。最终该诉讼草草了事。相近的争议主题,不同的艺术形式。在艺博会结束后的几天,瓦伦丁·卡伦的雕塑作品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中以7.5万美元落锤。由此可见,这场舆论大战并没有干扰艺术品的市场表现,反而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奇奇怪怪的东西

1912000012.jpg

保罗·麦卡锡的《树》

同在这场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上亮相的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的充气装置作品《树(Tree)》,矗立在享有盛名的巴黎旺多姆广场上,因其外形酷似肛门塞不久后也被移除(点此回顾事件)。早在150年前,曾在巴黎艺术沙龙展亮相的马奈(Manet)的作品《l'Olympia》一度引起丑闻,而如今麦卡锡的这件形似阳具的作品出现在巴黎的市中心后(虽然这座古老的城市并不缺乏此类具有讽刺意味的雕塑),立刻引发了反对党和支持党两大阵营的争论。数月后,阿尼什·卡普尔在凡尔赛花园中设立的装置作品《肮脏的角落(Dirty Corner)》也遭人侮辱,反对派们给其冠以“le Vagin de la Reine”(皇后的阴道)的恶名。法国人民似乎对于剽窃和下流的问题尤为敏感,不遗余力地展现他们的批判力、想象力和幽默感。

3.艺术与政治

其它国家的艺术遭遇也各有不同:古巴艺术家塔尼亚·布鲁古拉(Tania Bruguera,生于1968年)被古巴当局拘留后,引发了艺术界的一场艺术生态系统运动。就在美国和古巴宣布外交关系缓和的几天后(2014年12月),塔尼亚在哈瓦那组织了一场行为艺术表演,并极大地惹怒了古巴当局。政府收回了她上个月才刚刚拿回的护照,并将她投入监狱。该事件得到了艺术界的力挺。2015年5月菲利普斯拍卖行以8.125万美元(含手续费)售了塔尼亚的作品《Destierro》,此价格是预估的两倍,此前该艺术家从未在拍卖市场做过宣传。艺术界将声援一直延续到了拍卖大厅。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敏感话题。巴黎、纽约、古巴、北京、或是多哈各有其不同。但是艺术家总能激起舆论的强烈反响,并由此给社会把脉。如今,艺术市场也开始前所未有地对此类现象做出积极反应。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