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你找到独特有趣的艺术生活精品
 

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滕宇宁:通过奖励和资助推动中国现代美术事业发展

2014/4/1

滕宇宁,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现代艺术档案/《中国当代艺术年鉴》总监

艺术眼: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从1989年创办到现在,已走过二十余年的发展历程,至今总共捐助的额度有多大,主要向哪些门类捐助?

滕宇宁:1989年吴作人先生将自己的10万元人民币存款捐赠出来,作为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的原始基金。25年间,基金会共获得捐款1918万元,公益支出共计1500万元,有效地支持了基金会所资助项目的顺利开展。由于基金会资产的增加,大大强化了基金会的公益支出能力,2010年以来每年公益支出均超过200万元,占上年总资产的比例也在逐年递增,已经接近20%。2013年度基金会公益支出达237万元,占上年总资产比例18.95%。

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的宗旨是通过奖励和资助海内外华人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和研究工作,推动中国现代美术事业的发展。25年来,我们在捐助方向上主要形成了以下七个关注领域,即艺术创作、艺术批评、艺术史研究、中外艺术交流、艺术教育、艺术管理和社会公益。围绕着这几个领域,基金会常年开展的工作有吴作人艺术奖、萧淑芳艺术奖、近现代艺术史档案研究和12项专项基金。设立专项基金是基金会服务于画家、学者、关注中国艺术发展的各界人士的一种方式,在国家法律规定和基金会宗旨的前提下设立各类专项基金,不仅开拓了基金会的工作领域,也吸纳了广泛的社会资源加入到推进中国艺术发展的事业之中。

艺术眼:基金会目前共有12项专项基金在运作,这些项目整体发展情况如何,有哪些成果?

滕宇宁:本会“专项基金”的管理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按捐赠人意愿设立的、委托吴作人基金会管理的“专项基金”,如“萧淑芳艺术基金”、“吴作人研究专项基金”等,近几年非常有影响力的重大项目有吴作人百年系列活动(北京)、吴作人比利时展、2010艺术基金会国际论坛、萧淑芳百年系列活动、侯一民艺术展等。

另一种则是针对一些有明确且独立做某项艺术公益事业意愿的机构或个人,在认可吴作人基金会的宗旨的前提下,所设立的自筹自支自管的“专项基金”。这类专项基金在项目选择、实施以及基金管理、运作上具有较大的自主性,其决策权归该专项基金的管理委员会。如“中国艺术批评基金”、“青年策展人发展基金”等。

目前吴作人基金会共设12个专项基金,分别为:
1萧淑芳艺术基金:支持华人女艺术家和艺术院校女学生的艺术创作与史论研究。
2震后造家专项基金:5.12汶川地震后,为“震后造家”行动提供组织运作方面的经费支持。
3中国艺术传统研究基金·汉画专项基金:资助汉画研究。汉画专项基金长期协助的国家项目“汉代图像的基础调查与数据库”,向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递交《中国汉代图像数据库与〈汉画总录〉编撰研究》申请,并于2013年获2012年度(第四批)项目批准。
4吴作人研究专项基金:资助学者和学生开展对吴作人的艺术及其思想的深入研究。
5艺术史专项基金:1. 促成2016年第34届世界艺术史大会在中国的召开,筹办与大会有关的各项活动;2. 资助在中国境内建立编辑部,编辑国际艺术史学会学刊《艺术史》;3. 进一步开展分门别类的艺术史项目的资助计划。
6中国艺术批评基金:致力于推动中国艺术的发展,为艺术批评家的各项学术活动(包括批评家网站、批评家年会、批评家文集、批评家杂志以及与批评相关的各项活动)提供无偿资金支持。
7青年策展人发展基金:为培养年轻的艺术管理与艺术策划人才提供长期有效的支持。
8中国现代艺术档案专项基金:资助方向包括当代艺术研究、编辑和出版、展览及资助青年艺术家。
9传统知识和艺术法律援助专项基金:“传统知识和艺术法律援助(英文简称:LATKA)专项基金”的宗旨是珍爱并致力于延续人类的文化基因,推动传统知识和艺术的传承与创新,保护文化多样性,为文化共同体、传承人和艺术家提供科学技术和法律援助。
10挂悬基金:“挂悬基金”是由本基金会与艺术家陈文令共同发起组建的一项非营利性的公益基金,其宗旨是致力于用艺术提升社会素质,减缓社会恶性冲突。2012年度“挂悬基金”扩大为对伦理、法学与艺术关系的研究资助。
11彦涵艺术基金:包括开展彦涵艺术的研究、宣传、介绍、出版、展览及有关资料的收集、整理工作,并致力于对版画艺术的研究和弘扬。
12萧勤国际艺术基金:主要用于筹划国际艺术展览及文化交流、举办艺术及文化之专题座谈会,及在社会及生活上推动艺术文化之深层意义精神教育。

除了专项基金各自的运作之外,目前基金会将主要力量放在推进示范性项目的深化,利用自身优势,扩大基金会对中国艺术界全局发展的示范性影响,逐步由“运作型基金会”转向“政策倡导型资助基金会”。

举一个例子:世界艺术史大会项目

“世界艺术史大会”是国际重大文化盛事,1873年举办以来,从未在西方以外的国家举办。中国的申办不仅有利于中国学术的发展和民族文化的复兴,也有利于世界文化多样性的保存与实现。

为了争取中国申办,基金会做出重大决策,在国家拨款下达之前,特设立“艺术史专项基金”,全力支持中国艺术界和中国艺术史学会(筹)申办世界艺术史大会。2012年7月,国际艺术史学会宣布:第34届“世界艺术史大会”将于2016年在北京召开!这是中国5年来美术界的同仁们共同努力的结果,而由邵大箴、范迪安、朱青生领导的申办团队一直是在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世界艺术史专项基金”的资助和支持之下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申报工作和学术准备。

世界艺术史大会项目体现了基金会有远见地、有效地在关键项目中起到的政策示范和预先准备的作用。

艺术眼:如今面向年轻的艺术从业者的资助项目越来越多,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推出的“青年策展人发展基金”具体是如何操作的?

滕宇宁:青年策展人专项基金启动于2010年,正式成立于2012年7月15日,其宗旨是致力于支持和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和专业素质的青年策展人。

青年策展人专项基金主要从四方面开展活动:(一) 资助或协助进行青年策展人海外研修计划,每年拟选拔2名青年策展人赴海外研修1—2个月;(二) 资助国际策展人大师工作坊,三年间聘请国际著名策展人和专家来中国进行工作坊项目;(三) 资助或协助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项目空间项目展览,从全国范围内征集策展方案并每年在项目空间做6—8个展览;(四) 举行三年一度的中国优秀青年策展人大奖评选。

该基金成立以来就非常活跃,2013年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共同合作开展“项目空间”展览项目,面向全社会征集展览方案并在2013年举办了《迷幻的生成》、《大时小时》、《汇流回流》三次展览,通过展览的形式支持并推介中国青年策展人。2013年4月开展“海外研修计划”面试,在众多报名者中最终有两位申请者入选了2013年度的海外研修计划,并得到专项基金的资金支持将于2014年至海外大型美术馆实习3个月。2013年11月,专项基金与美国独立策展人国际(ICI)、日本森美术馆在东京合作“何为国际化?”国际策展大师工作坊,并资助了来自中国的2位学员学费。2013年3月,青年策展人专项基金支持并协办了德国布兰施艺术基金展览《布兰施百年荣耀艺术展》。

未来青年策展人基金将投入更大力量全面支持和培养中国优秀的青年策展人。

===下一页===

艺术眼:国内的艺术类基金会与国际上的差距有多大?具体体现在哪方面?开放程度,还是组织、工作的效率上?

滕宇宁:目前国内艺术类基金会与国际的主要差距,我们认为是在专业程度方面,国内基金会(不仅仅是艺术类基金会)有较大欠缺。2011年我们基金会参与“中国基金会领导人参访美国公益组织学习项目”,对美国大约20家基金会和非营利机构进行走访和深度交流。交流过程中,我们发现,美国基金会分工细化,在各个层面都有专业机构来做,比较起来中国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被要求“全能”,从早期建立、建成后的筹资、项目规划、以及后期对执行项目的监测、财务管理、基金会形象、公关管理等等所有一切,都要自己来做,这样管理上就偏于粗放,很多专业而细节的问题会顾及不到。

至于艺术类基金会的具体问题,我们一直在组织国际交流的高端平台不断探讨。2010年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成立二十周年之际,由我基金会主办 “2010艺术基金会国际论坛”(Global Forum of Art Foundations)。这是中国首次以艺术基金会发展为主题进行国际交流,邀请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比利时、德国、韩国、港台地区和大陆多家知名艺术基金会代表及中外相关领域专家出席。论坛在“全球化下的沟通和协作”(Exchange And Co-operation In The Era of Globalization)的主题下展开,探讨到各地区艺术基金会的发展状况,所面临的挑战以及解决方法;艺术基金会如何在发展中国家支持和促进艺术教育和艺术事业的发展;如何促进艺术基金会跨地域的沟通与协作。

艺术眼:当下面临的主要困难是哪些?

滕宇宁:国内的艺术类基金会普遍资金不充分,而筹资困难是造成这种局面的很大原因。筹资困难主要源于中国的税收政策,给企业、个人捐给基金会的免税比例太小,无法吸引企业捐赠。

另外目前中国的企业家、公众对于文化艺术对社会提升方面作用的理解还远远不够,一般谈到公益,普遍先想到温饱问题,会优先选择做那方面的慈善,而对文化艺术有所忽略。事实上,国家现在也越来越提倡对精神文明的建设,中国在文化艺术方面的投入,必须要跟上时代,争取更大发展。

艺术眼:国家艺术基金的出现让中国艺术行业的从业者看到了一个新的希望,面对各行各业不同的市场化程度及不同属性,你认为中国的国家艺术基金在中国当下文化发展现状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起什么作用?

滕宇宁:我们对国家艺术基金的期待是,能平衡市场和政府关注不到、投入力度不大,但意义深远的文化项目中。目前全球化语境下,提升国家竞争力主要靠文化软实力,而文化发展的初期往往是要大力投入、“赔钱”的。但此前无论政府拨款,还是市场走向,都难以满足具有真正学术价值和精神高度的文化艺术事业良性发展。目前国家艺术基金的出现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即国家政策在向这方面倾斜。我们希望国家艺术基金第一能起到标杆和导向的作用,启迪民智;第二可以为薄弱的文化艺术领域发展注入一剂强心剂,让中国在文化方面向世界一流靠拢,并力图超越。

艺术眼:目前吴作人基金会有哪些可以申请资助的项目?申请流程是什么样的?

滕宇宁:目前吴作人基金会将工作重点放在支持具有政策引导型和示范型的项目上,这些项目的选择多来自专家意见。如果有个人想申请资助,可以写申请函给基金会(通过邮箱wifa@wuzuoren.org),基金会秘书处会对申请进行审核,并在1个月内给出回复意见。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