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2021年伦敦弗里兹艺博会和弗里兹大师展,15个最佳展位

日期:2021/10/18 至 2021/10/18     地址:Artsy
       

Sin Wai Kin, installation view in Blindspot Gallery’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Photo by 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 and Frieze

在去年的在线展厅之后,伦敦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London)和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正式回归摄政公园(Regent’s Park)。来自39个国家的276家画廊参加了这两场展会——与2019年的290家画廊相比,此次规模只稍逊一筹。如果帐篷外蜿蜒的队伍和开幕当天熙熙攘攘的展位能够说明什么的话,那结论无疑就是:观众们都很想一睹作品的究竟。

画廊们早已悬挂起了有如静默政治声明的各类作品:它们或是探讨当下的局势;或是展示疫情期间,艺术家在无需完成每日任务并且不被分心的情况下,会完成什么样的作品;此外,它们还在美学上安定了我们的内心——“新常态”不过只是一场演习罢了。当然,展会上还少不了一些别出心裁的 Instagram“陷阱”,成为未来数日无数人现场自拍的背景。下文, Artsy 为你挑选出了这两个艺博会帐篷中绝不可错过的最佳展位。




Installation view of Lehmann Maupin’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Courtesy of

Lehmann Maupin



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高级主管伊莎贝拉·伊科兹(Isabella Icoz)认为, 在过去的18个月内,我们与“家”的概念有着“密切且富有触感的关系”。为了对这一理念致敬,画廊带来了今年艺博会最具备“网红”气质的作品《Hub-2, Breakfast Corner, 260-7, Sungbook-Dong, Sungboo-Ku, Seoul, Korea》(2018)——作品出自韩国艺术家徐道获(Do Ho Suh)之手,是一个半透明的粉色聚酯结构。这件作品的价格在30万到60万美元之间,以艺术家在疫情期间如何度过大部分时光为主题。与此同时,这也是他多年来“幽灵化”家庭空间的系列作品之一。伊科兹解释说,徐道获的实践探索的是“家、记忆与边缘性的概念,同时思考心理和物理空间之间的相关性”。





Deborah Roberts, installation 

view in Stephen Friedman Gallery’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tephen

Friedman Gallery


观摩德博拉·罗伯茨(Deborah Roberts)的黑人儿童拼贴肖像画,观众总会心生酸楚,却又感到局促不安。通过数字手段,艺术家将照片、纺织图案、流行一时的数字内容及其他材料拼贴在一起,成功将俏皮和纯真与暴力、腐败等其他黑暗主题的相互交织具象化。

在她于斯蒂芬·弗里德曼画廊(Stephen Friedman Gallery)弗里兹个人展位上展出的作品中,上述主题一一得到体现。尽管本次展览仅有五件新作展出,但每件作品都有足够的空间自由呼吸,发光发热。(所有的作品在首个预展日结束时便已售罄,价格在12.5万至15万美元之间。)

Installation view of James Cohan’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Photo by Dan Bradica.

Courtesy of James Cohan





詹姆斯·科恩画廊(James Cohan)的展位由《the soft afternoon air as you hold us all in a single death (To breathe full and Free: a declaration, a re-visioning, a correction》(2021)主导,身处纽约的海地与多米尼加裔艺术家弗雷利·巴埃斯(Firelei Báez)为我们带来了她一系列的纸上作品。当81张历史文件的复制品陈列在眼前时,人们不得不驻足称叹。她用抽象的手势和奇怪的人物形象覆盖了这些档案,并用丙烯酸水粉的明亮色调加以渲染。(就在艺博会开幕式结束的当天,该作品以总共35万美元的售价被预订了下来。)

Lin Ke, installation view in BANK/

Mabsociety’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ANK/Mabsociety


上海画廊 BANK/Mabsociety 的展位作品模糊了数字和实体绘画之间的界限。可以说,这算是本届弗里兹上最有“meta”味的展位。这么说的原因有很多,中国艺术家林科鬼魅般的“天空画”(Sky Paintings)作品就是重要原因之一——他的每一幅肖像画都以古典艺术作品为出发点,用水彩完成了几近赤裸的再度演绎(所有作品售价均为3500英镑)。接着,这些作品会被扫描进电脑,在 Photoshop 中完成后制,然后用 UV 打印技术印刷在铝和丙烯酸制成的面板上。最后,成品会再叠加上 PS 软件经典的半透明网格背景。铝上版画的价格从6000英镑到20000英镑不等。

“这些作品有点像 Photoshop 文件的物理表现,”画廊创始人兼董事马蒂厄·鲍里斯维茨(Mathieu Borysevicz)说,“艺术家正在思考,在21世纪做一幅画或办一场画展,究竟意味着什么。”

José Vera Matos, installation 

view in 80m2 Livia Benavides’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80m2

Livia Benavides


从远处看,你几乎很难弄清秘鲁 Livia Benavides 画廊占地80平米的展位上究竟展出了些什么,但这值得你靠近仔细端倪。出生于利马的艺术家何塞·维拉·马托斯(José Vera Matos)带来了21幅素描,售价在7500至8500美元之间。这些作品初看起来是纯粹的抽象画,但它们或是不规则、或是接近网格状的几何形态,实际上是由法国批评家和哲学家爱德华·格利桑(édouard Glissant)著作《关系诗学》(The Poetics of Relation, 1997)中摘录的话语组成,其字体小到肉眼几乎难以阅读。



Lucy Bull, installation view in David Kordansky Gallery’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Photo by Mark Blow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avid Kordansky Gallery


在预展的第一天,一位路人在看到大卫·科丹斯基画廊(David Kordansky)展位上露西·布尔(Lucy Bull)的新作时,不经意地评价道:“看起来有点花哨。”事实上,这已是极为保守的评价。布尔的迷幻绘画运用独特的质地、节奏、规模和酸性色彩,对我们的感官进行了全面冲击。它们似乎会在你眼前变形——或是拥有新的形状,或是暗指隐匿的形状和星际空间,好似计算机视觉软件生成的图像。





Installation view of Nature Morte’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0

Courtesy of Nature Morte





在印度画廊 Nature Morte 的展位上,我们可以窥视两位不同艺术家在疫情期间的日常。其中之一便是谭雅·古尔(Tanya Goel)——身为接受过耶鲁大学培训的新德里画家,她凭借自己的网格状抽象画而闻名。古尔从她的花园中找到了灵感,她一朵朵摘取鲜花,并通过光芒四射的水彩画记录它们衰败时的颜色变化。



在对面的墙上,画廊展出了另一位艺术家吉蒂什·卡拉特(Jitish Kallat)的30幅作品。疫情期间的每一天,艺术家都创作出了一幅不同的画作。(展出的30幅作品将合并出售,价格在2万至5万美元之间。) 这些“Integer Studies”分别代表了一个个转瞬即逝、不起眼的时刻,但如果我们将其视作一个时代的历史记录的话,那么作品讲述的就会是一个更有力量的故事。






Installation view of Victoria Miro’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Courtesy of Victoria Miro.


春花可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对于秋天的弗里兹来说呢?或许依旧稀松平常,但维多利亚·米罗画廊(Victoria Miro)充满正能量的展位仍然值得一游。展出的作品充分体现了画廊艺术家名册的广泛代表性:克里斯·奥菲利(Chris Ofili)带来了三幅略显情色的诱人水彩画;康拉德·肖克罗斯(Conrad Shawcross)上个月刚在拉姆斯盖特(Ramsgate)安装了自己的旋转钢材装置《Beacons》,此次则带来了该作品的墙面大小版本;一幅保拉·雷戈(Paula Rego)充满叙事性的父子画《Across the Forest》(2017);以及尚塔尔·乔夫(Chantal Joffe)画笔下充满阴郁色彩的“封城花束”。





Sin Wai Kin, installation view in Blindspot Gallery’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lindspot Gallery


原名 Victoria Sin 的加拿大艺术家选择了弗里兹来向世人宣告自己的新身份,一个非二元的广东话名字:单慧乾(Sin Wai Kin)。在通过变装建立起充满夸张女性气质的职业生涯之后,单慧乾转而全力以赴地模仿90年代的男孩乐队,把自己塑造成各种帅气的“典型男团”成员:The Storyteller、the Universe、The One 和 Wai King。所有这些人都代表了单慧乾个性的一个切面,其各自的“打扮”既有后街男孩和*NSYNC 那种非威胁性的帅气,也有从中国戏曲人物中获得灵感的脸部彩绘。






Glen Wilson, installation 

view in Various Small Fires’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Various Small Fires


通过呈现洛杉矶艺术家格伦·威尔逊(Glen Wilson)的新作,Various Small Fires 画廊将外部世界的一角带进了弗里兹。印有艺术家当地社区照片的合成树脂板被编织于生锈的大门之中,这些门是从因士绅化而被拆除的建筑中抢救出来的。摆动大门的角度不同,你看到的图像也会有明显差异:大门的一面印有具象的场景,而另一面则描绘了更抽象的意象。

到展会的第二天,有两件作品已经售出,而其他作品的价格仍维持在2万至3万美元之间。

Janet Sobel, installation view in 

Gallery of Everything’s booth at 

Frieze Masters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lery of Everything


名字包罗万象的万物画廊(Gallery of Everything)此次选择专注于一位艺术家,带来了自1946年以来乌克兰裔美国艺术家珍妮特·索贝尔(Janet Sobel)在美国以外举办的首场个人展览。像许多女性艺术家一样,索贝尔的当代声誉掩盖了她的影响力:作为一位家庭主妇和五个孩子的母亲,她在45岁时开始将绘画作为自己的兴趣,并受到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安德烈·布勒东(André Breton)、佩吉·古根海姆(Peggy Guggenheim)和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等人的喜爱,她的滴画技术(drip painting)更启发了波洛克的创作。



Obiora Udechukwu, 

installation view in kó’s booth 

at Frieze Masters 2021

Photo by Yosuke Kojima.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kó


总部位于拉各斯(Lagos)的 kó 画廊首次参与弗里兹大师展,将重点转向了尼日利亚画家和诗人奥比奥拉·乌德丘克乌(Obiora Udechukwu),展出了一系列在1960年至1990年间完成的绘画和素描。这些作品既包含早期以冷色调描绘尼日利亚内战难民的具象作品,也有受乌利(Uli)艺术的线条、形状和图案启发,风格神秘且抽象的水彩画。纸上作品的价格在5000至1万美元之间,而绘画作品的价格在2.5万至20 万美元之间,具体定价则取决于作品的尺寸和完成时期。


Installation view of Lévy Gorvy’s

booth at Frieze Masters 2021

Photo by Richard Shellabear. Courtesy of Lévy Gorvy





在其展位上,历蔚阁(Lévy Gorvy)对摄影师卡丽·梅·威姆斯(Carrie Mae Weems)和已故雕塑家泰瑞·阿德金斯(Terry Adkins)作品之间的对话进行了想象。从20世纪90年代相遇到2014年阿德金斯去世,二人都是极为亲密的朋友。



虽然两位艺术家的实践有明显的形式上的差异,但此次展览仍充分展示了二人主题和概念上的共同兴趣。其中最明显的要数黑人历史人物的艺术表现,当然,更为宽泛的人物传记和历史主题也是重点之一。这种共鸣在威姆斯的“蓝色音符”系列(Blue Notes, 2014-15)作品中得到了凸显,其价格在2万至5万美元之间。在这些作品中,克劳迪娅·伦纳(Claudia Lennear)、塞隆尼斯·蒙克(Thelonious Monk)等其他艺人形象被各种色块覆盖;而在阿德金斯的作品中,艺术家则用降落伞、麦克风架和羽毛头饰搭建出了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的肖像。

Installation view of Thaddaeus

Ropac’s booth at Frieze Masters 2021

Courtesy of

Thaddaeus Ropac





乍一看,罗帕克画廊(Thaddaeus Ropac)只是把一些重磅作品放在了一起: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的作品;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少儿不宜的肖像画;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笔触轻浅的素描;以及一件阴郁不详的乔治·巴塞尔茨作品。但事实上,罗帕克画廊正试图重现过去的些许魅力。它汇集了由荷兰策展人鲁迪·福克斯(Rudi Fuchs)策划的第七届文献展(Documenta 7)的一些关键作品。



1982年,同样参与此次重新诠释的福克斯为众人瞩目的德国五年文献展挑选了一批各不相同的艺术家。他剑走偏锋,没有遵循视觉连贯性或是采取时间顺序,而是以出人意料的分组方式呈现了他们的作品。






Jan Henderikse, installation view in BorzoGallery and the Mayor Gallery’s

booth at Frieze Masters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BorzoGallery, and

the Mayor Gallery.


如果说徐道获在主帐篷里的装置为众人提供了拍摄 Instagram 照片的绝佳背景,那么 BorzoGallery 和 Mayor Gallery 在弗里兹大师展上为荷兰艺术家扬·亨德里克斯(Jan Henderikse)带来的联合迷你回顾展也不遑多让。两家画廊呈现了艺术家的空啤酒瓶墙,瓶子以令人愉悦的统一形态堆放在木箱之中。在第一个预展日,这一展览就一直是围观的对象(尽管它目前仍可以用20万欧元的价格买到手)
Allyssia Alleyne

(文章来源于Artsy)





热门推荐
换一换
  • 【资讯】现当代艺术拍卖迎爆发式增长,牛市真要来了吗?

    2021年上半年,中国现当代艺术拍卖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热度,震撼了艺术市场。这一轮市场爆发有多迅猛呢?最直观的体现便是香港苏富比、香港佳士得、中国嘉德、北京永乐、华艺国际等多家头部拍行均在今春创下了现当代板块的历史成交新高。这种全面上扬的情形几乎只在市场鼎盛的2011年春季昙花一现过。(数据取自15家指标拍卖行

  • 【资讯】香港艺术周来啦!一键直达 Art Central 2021 线上展厅

    香港艺术季归来啦!作为香港艺术周的重要组成部分,2021届的 Art Central 带来了许多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年轻艺术家新星的作品。自2015年以来,Art Central 一直致力于推动当代艺术的边界,希望各种类型的藏家都能够在此发现艺术家中的年轻宝藏。你可以在 Artsy 平台上看到并购买所有参展商带来的精彩摄影作品。点击“阅读原文

  • 「资讯」第13届上海双年展“水体”城市项目公布!

    作为上海的城市名片与文化品牌,上海双年展始终致力于让当代艺术文化与蓬勃发展的上海城市发生积极的对话。第13届上海双年展“水体”城市项目携手战略合作伙伴上海万科,将以“水”为线索,依托延伸展览、水域人文视觉版图、水文漫步等活动,邀请市民一同串联并想象上海这座水乡城邑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第13届上海双

  • 【资讯】剧透11位藏家新动向:未来的收藏策略是什么?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腾飞至今还不到20年,与市场规模一起壮大的,还有中国的收藏家们阵容:他们从当时“摸着石头过河”,到如今具有鲜明的收藏路线、自成一派。其中,乔志兵于15年前开启当代艺术收藏之路。15年后的今天,他在自己创办的机构——油罐艺术中心带来了收藏展“美感”。尽管有着多年收藏经验,但他透露这并非对自己

  • 【资讯】江上越入围前泽友作当代艺术基金会

    江上越作品《擦肩而过的诱惑》168cm116cm 油画EGAMI Etsu’s work “Temptation of brushing past” 168cm 116cm Oil Painting后绘画新一代画家:江上越本次参展艺术家江上越被称为是代表“后绘画”的新一代画家。如蓬皮杜艺术中心策展人和千叶成夫在日本千叶市美术馆的国际论坛中谈到“江上越的作品是融合了绘画的两条脉络

  • 【资讯】回顾2020年度全球最佳建筑

    2021年让我们就一起去回顾全球最受欢迎、最受喜爱的全球建筑。向每一位建筑师与设计师致敬,并且由衷的感谢朋友们的陪伴与鼓励,并祝大家新的一年里牛气冲天。01.Apple Marina Bay SandsFoster + Partners新加坡苹果滨海湾金沙(Apple Marina Bay Sands),这是第一家直接坐在水面上的苹果旗舰店。看起来像一个漂浮在的滨海湾

  • 【资讯】大卫·霍克尼身陷困境 艺术家如何在可怕一年找到永恒

    x去年,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在自己位于法国诺曼底的小屋中,用手中的Ipad,共创作了220件作品以抵抗疫情下的困境。在艺术的世界中,春天不会取消,秋天也不会取消。或许就像他所说的,“我们需要艺术,并且我真切地认为它可以缓解压力。压力是什么?是对未来的担忧。而艺术是现在。”近日,在去年上半年经历过一次

  • 【资讯】不了解国外潜力年轻艺术家?他们提供了一份内行参考名单

    除了拍卖场上偶尔爆出的年轻的艺术明星之外,我们似乎仍然缺乏对于西方年轻艺术家普遍面貌的认识。在聚光灯频闪的拍卖场上,日内瓦·费吉斯、戴纳·舒茨、阿莫奥克·博福、萨勒曼·图尔等“70、80后”西方年轻艺术家的表现不可谓不亮眼;而另一部分年轻面孔如卢卡斯·阿鲁达、西普瑞安·盖拉德、阿德里安·维拉·罗哈斯、莎芭拉拉·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