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特纳奖2011-2020十年获奖者全名单:其创办者艾伦·鲍内斯留下的艺术遗产

日期:2021/3/5 至 2021/3/5     地址:TANC
       
1980年,艾伦·鲍内斯(Alan Bowness)在泰特美术馆,图片来源:TAN

3月1日,创立特纳奖的前英国泰特美术馆馆长艾伦·鲍内斯(Alan Bowness)去世,享年93岁。半个多世纪以来,鲍内斯是英国艺术界的主要公众人物,主要身份是作家、讲师、策展人、管理者和慈善家。他最显著的成就是创立特纳奖,以发展和推动先锋艺术为宗旨,这个奖项有助于将公众对当代艺术的认识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迄今为止,特纳奖已经举办36届(1990年因赞助的缺失而暂停)。
 
鲍尼斯1928年出生于伦敦,在伦敦大学学院学校接受教育, 1957年开始任职于伦敦大学科陶德艺术学院(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1980年-1988年,他在泰特美术馆担任馆长一职,成立了关于新艺术创作的赞助人制度和关于英国艺术的赞助人制度,这样的赞助人体系是以美国模式为基础,为美术馆购藏和举办展览提供资金。
 
鲍内斯所主导的美术馆购藏记录同样令人印象深刻,他在上任不久后便带领购入弗朗西斯·培根的《三联画》(Triptych,1972年)、大卫·霍克尼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更大的水花》(A Bigger Splash,1967年)。同时努力加强美术馆对于美国抽象艺术的持有量,并曾在20世纪80年代支持了一批在当时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一代英国雕塑家。他还曾创立泰特利物浦 (Tate Liverpool),开辟了博物馆藏品去中心化和共同分享的实践方式,这也是目前博物馆领域常用的方法。
泰·莎妮(Tai Shani),《DC 塞弥拉弥斯》,2019年,2019年特纳奖获奖作品之一,图片来源:特纳当代美术馆

鲍内斯创立的特纳奖一直走在艺术界的前端,曾经带来争议、但也在不断扩大对于艺术和艺术家的定义,在衡量艺术贡献的基础上,以普世的价值观为艺术发声,回顾10年来获得特纳奖的艺术家及获奖作品,也得以见证10年以来的艺术界的风向变化和当下社会的焦点议题。
 

2011年特纳奖获得者:
马丁·博伊斯(Martin Boyce)
《Do Words Have Voices》
2011年特纳奖获得者马丁·博伊斯

2011年的特纳奖由马丁·博伊斯(Martin Boyce)以他的作品《词语确实可以发出声音》(Do Words Have Voices,2011年)荣获,特纳奖的评委称这件作品“同时具备了室内空间与忧郁的都市公园的诗意感觉。”出生于1967年的博伊斯引起雕塑装置而闻名,他的雕塑常常让人想起一些公共场所,例如废弃的娱乐场所、空旷的操场……博伊斯的装置艺术语汇大多来自于1925年设计师乔尔和扬·马特尔(Joel and Jan Martel)在巴黎创造的一个现代主义花园。

马丁·博伊斯,《词语确实可以发出声音》,2011年

时任泰特美术馆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Nicholas Serota)这样评价他:“他一直在重塑早期现代艺术的语言,但他所做的作品并不依赖于对早期现代艺术的理解:它本身就很美,很有震撼力。”


2012年特纳奖获得者:
伊丽莎白·普莱斯(Elizabeth Price)
《The Woolworths Choir of 1979》
2012年特纳奖获得者伊丽莎白·普莱斯

获得2012年特纳奖的艺术家是伊丽莎白·普莱斯(Elizabeth Price),艺术家凭借她的短片作品《1979的沃尔沃斯合唱团》(The Woolworths Choir of 1979,2012)在多位提名者中脱颖而出,作品描述了1979年发生在曼彻斯特的沃尔沃斯百货商店中发生的火灾,这场火灾导致10人丧生,且曾经推进了英国消防法规的更改。
伊丽莎白·普莱斯(Elizabeth Price),《1979的沃尔沃斯合唱团》,2012年

教会建筑、一场60年代的女子乐队表演和火灾的三个主要组成元素构成这件作品。艺术家用老音乐、旧照片和录像片段、文字等元素组合创作了一部视频作品。评委团认为艺术家所运用的档案资料的创作手法使作品“富含旋律和仪式感的体验。”普莱斯是一位使用拼贴画和杂音探索消费文化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影像艺术家,也是20世纪80年代独立流行组合Talulah Gosh的共同创始人。
 

2013年特纳奖获得者:
洛尔·普鲁沃斯特(Laure Prouvost)
《Wantee》
2013年特纳奖获得者洛尔·普鲁沃斯特

2013年,法国艺术家洛尔·普鲁沃斯特(Laure Prouvost)获得特纳奖,她的获奖作品《喝茶吗》(Wantee,2013年)将艺术史与虚构题材的影像叙事结合,描述了一段发生在她虚构的祖父与德国艺术家柯特·施威特斯(Kurt Schwitters)之间的故事。评委团对这件作品的评价是“复杂而又大胆。”
洛尔·普鲁沃斯特(Laure Prouvost),《喝茶吗》(Wantee),2013年,作品在当年特纳奖展览中

2014年特纳奖获得者:
邓肯·坎贝尔(Duncan Campbell)
《It for Others》

2014年,爱尔兰艺术家邓肯·坎贝尔(Duncan Campbell)凭借影像作品《为了他者》(It for Others,2014年)赢得当年特纳奖,这部拍摄于2013年长达54分钟的片子,是对 Chris Marker、Alan Resnais 1953年拍摄的电影《雕塑也会死亡》(Statues Also Die)的回应。
图片上图:2014年特纳奖获得者邓肯·坎贝尔;下图:《为了他者》静帧画面

坎贝尔拍摄的电影与争议人物相关,譬如爱尔兰政治活动家Bernadette Devlin、异想天开的汽车制造者 John DeLorean。通过存档胶片和新材料的混合,也对纪录片的形式提出了质问和挑战。
 

2015年特纳奖获得者:
建筑组合Assemble
利物浦Granby区的街道及房屋改造计划
2015年特纳奖获得者,由18位年轻建筑师、设计师和艺术家组成的伦敦建筑组合Assemble

来自伦敦的建筑组合Assemble因在利物浦Granby区的街道及房屋改造计划而获得了2015年第31届特纳奖,这是特纳奖首次颁发给艺术团体以及建筑领域从业者。然而这一结果却在当年引起了多方争议,争议围绕将老街区进行改造到底算不算是艺术而展开,并且这个关于当代艺术的定义的讨论持续了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特纳奖的出现也一直迫使我们不断以新的方式思考这个世界。
 

2016年特纳奖获得者:
海伦·马滕(Helen Marten)
《Brood and Bitter Pass》
海伦·马腾,图片来源:Juergen Teller

2016年,仅有31岁的英国雕塑家及画家海伦·马滕(Helen Marten)以作品《Brood and Bitter Pass》(2015年)成为当年的大奖得主,马滕因2015年于威尼斯双年展中的项目《Lunar Nibs》及2016年在纽约曼哈顿 Greene Naftali 画廊中的个展“Eucalyptus Let Us In”获得提名,在评委会看来,马滕的作品反映了这个世界的现状及互联网所带来的影响。在艺术家的雕塑、屏幕打印和写作创作中,她使用了大量代表当代视觉文化的图像符号,在糅合之后生成一副意涵涌动的视觉拼图。
海伦·马腾《Brood and Bitter Pass》,2015年,图片来源:Martin Godwin/Guardian

在那年的颁奖典礼上,前泰特美术馆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Nicholas Serota)致辞时说道,作为英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大奖,特纳奖自1984年创设以来,在扩展当代艺术界限的同时也不断制造着话题与争议。


2017年特纳奖获得者:
卢贝娜·希米德(Lubaina Himid)
《Le Rodeur: Exchange》

上图:2017年特纳奖获得者卢贝娜·希米德;下图:2017年特纳奖展览现场,一名工作人员站于希米德的作品《Le Rodeur: Exchange》前,图片来源:Independent

2017年特纳奖得主是卢贝娜·希米德(Lubaina Himid),以其作品《Le Rodeur: Exchange》获得奖项。她是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黑人女性。作为英国黑人艺术运动的领导者之一,她在过去四十年中,致力于通过装置、绘画和版画作品来表达有关个人和政治认同的问题。将奖项授予希米德,评委会似乎是在追溯20世纪80年代英国黑人艺术运动重要性,也是在那年,泰特英国宣布废除此前提名艺术家需在50岁以下的年龄限制。


2018年特纳奖获得者:
夏洛特·普罗哲(Charlotte Prodger)
《Bridgit》
 
2018年特纳奖获奖者夏洛特·普罗哲

性别政治、后殖民身份、异化、暴力……这些是2018年特纳奖提名艺术家/团体所关注的中心议题,艺术家夏洛特·普罗哲(Charlotte Prodger)凭借自己用iPhone手机拍摄的苏格兰乡村酷儿经历脱颖而出,赢得大奖。得奖的影像作品名为《Bridgit》,灵感源自“新石器时代的凯特尔特女神” ,作品中呈现古代文明遗迹的立石与苏格兰高地自然中的迷醉状态。

夏洛特·普罗哲,《Bridgit》,2018年

泰特不列颠美术馆馆长阿历克斯·法夸尔森(Alex Farquharson)曾评价那年是“有史以来最为政治化的一届特纳奖”。
 

2019年特纳奖获得者:

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
海伦·卡姆莫克(Helen Cammock)
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
泰·莎妮(Tai Shani)

2019年特纳奖获得者,从左至右:海伦·卡姆莫克、奥斯卡·穆里略、泰·莎妮、劳伦斯·阿布·哈姆丹

在2019年,特纳奖史无前例地将奖项同时颁予四位提名艺术家,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 海伦·卡姆莫克(Helen Cammock), 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和泰·莎妮(Tai Shani)。在奖项发布的同日,四位艺术家联名向评委会表示希望将他们视为一个团体,共同获得此奖项,他们在信中提到:“在这个英国甚至世界多地都在经历政治危机的时间点,含有分歧和孤立意味的事件正在各群体中发生,我们强烈希望能够以艺术和社会中的共性、多样性和稳定性之名,借用奖项颁布的契机发表一个联合声明。”


2020年特纳奖奖金获得者:

Liz Johnson Artur
Oreet Ashery
Shawanda Corbett
Jamie Crewe
Sean Edwards
Sidsel Meineche Hansen
Ima abasio – okon
Imran Perretta
Alberta Whittle
Arika

2020年特纳奖奖金获得者,从左至右:利兹·约翰逊·阿图尔、Arika、奥雷特·阿瑟里、Jamie Crewe、Shawanda Corbett、尚·爱德华兹、Ima abasio – okon、Sidsel Meineche Hansen、Imran Perretta、阿尔贝塔·惠特尔

而在被疫情突袭的2020年,特纳奖宣布取消,但10位由评审团挑选的艺术家将分别获得1万英镑的奖金,2020年主办方得到的多余奖金,是来自多位艺术藏家和艺术基金会的支持。得到奖金的艺术家分别为:加纳-俄罗斯摄影师利兹·约翰逊·阿图尔(Liz Johnson Artur)、以色列跨学科艺术家奥雷特·阿瑟里(Oreet Ashery)、 美国艺术家Shawanda Corbett、格拉斯哥艺术家Jamie Crewe、威尔士艺术家尚·爱德华兹(Sean Edwards)、 专注虚拟现实和机器人的英国艺术家Sidsel Meineche Hansen、通过作品展示黑人社会生活的艺术家Ima abasio – okon、摄影师伊姆兰·佩雷塔(Imran Perretta)、 艺术家及研究者阿尔贝塔·惠特尔(Alberta Whittle)和政治艺术团体Arika。(TANC)
(文章来源于TANC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