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拍卖季又要来了,在春拍中成功突围的艺术家先了解一下

日期:2020/6/29 至 2020/6/29     地址:Artsy
       

根据《ARTnews》的报道,今年第一季度,佳士得、富艺斯和苏富比的收入下降了40%。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各大拍卖行都肩负着提升业绩的压力。不过,即便是在全面居家隔离造成的历史性低迷时期,艺术作品的成交量仍旧十分可观,其中价位较低、年轻或不知名的艺术家作品格外受到市场的青睐。

富艺斯专家和日拍主管塔米拉·凯里莫娃(Tamila Kerimova)表示:“我们的春季在线拍卖一直是艺术市场抗压力的见证,更格外体现了当代拍品在眼下的强大生命力。”不久前,该拍卖行的在线销售总额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这些交易的成功证明,在网上购买艺术品已经成为一种舒适的体验,而这对当今的新世界而言,绝对是一个积极的因素。”


Matthew Wong

Genieve Figgis

Ripple, 2018, Karma

The pursuit (after Fragonard), 2018, Phillips


虽然在即将到来的拍卖季中,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和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等家喻户晓的艺术家仍旧会引领拍场大头,但在过去几个月的线上拍卖中,最引人注目的故事是由相对来说更为小众的艺术家们撰写的。下文中,我们整理了10位在春拍中大放异彩的艺术家。随着艺术界的逐步重新开放,这些名字注定会持续引发话题。








Mequitta Ahuja

Sales Slip, 2017. Tiwani Contemporary

Material Support (Study I), 2017. Aicon Gallery

Le Damn, 2018. Aicon Gallery


艺术家 Mequitta Ahuja 的自画像《韵律序列:叮当作响》(Rhyme Sequence: Jingle Jangle, 2012年)利用印度传统的雕版块印(printing blocks)技术来创作画布,借用明亮、深厚的蓝色、棕色和金色来塑造王室之感。在2月佳士得网上拍卖会上,这幅作品最开始的估价为6000英镑至8000英镑。最终,作品以10倍于估价的价格成交,带来了共计6万英镑的收入,也刷新了她作品的拍卖纪录。






Tala Madani

The Womb, 2019. Pilar Corrias Gallery

Eye Stabber, 2013. Lawrie Shabibi


伊朗裔美国艺术家塔拉·马达尼(Tala Madani)的两组拍品,在近几个月的拍卖中均以超出估价的成交价拍出。这两组拍品由《橙色燃烧》(Orange Burn)、《燃烧的头发》(Burning Hair)、《靠边停》(Pull Over)和《粉色蛋糕》(Pink Cake,2006-07年)四件作品构成。在2月份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其成交价超过了2万英镑的最低估价,达到了3.5万英镑。而在5月中旬的富艺斯当代艺术在线日拍会上,她的作品《印记II》(Imprint Version II,2010年) 也以9375英镑的价格成交,是其最低估价的三倍多。

Richard Estes

Qualicraft Shoes, 1974. Sims Reed Gallery

D-Train, 1988. Richard Levy Gallery


苏富比拍卖行上个月以86万美元的高价售出了理查德·埃斯蒂斯(Richard Estes)的作品《百老汇与第64街》(Broadway and 64th, 1984年),比40万美元的最高估价还要高出一倍有余。这位照相写实主义(photorealistic)画家的拍卖市场可能即将复苏。

埃斯蒂斯现年88岁,其作品被纽约许多杰出的艺术机构收藏,其中包括古根海姆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和惠特尼美术馆。去年,他的作品在拍卖会上共出现了62次,比过去十年中的任何一年都要多。此外,他的二级市场在2020年也有类似的发展轨迹。这进一步表明,藏家的需求可能正迎头赶上艺术机构对他的支持。

Eddie Martinez

Clam Appeal, 2009. David Krut Projects

Untitled, 2008. Phillips


三家顶级拍卖行在其春季网上拍卖会上都推出了埃迪·马丁内斯(Eddie Martinez)的作品。从整体上看,他所有作品的成交价都至少高于其最低估价,而且往往高出数倍。

傲人的成绩也延展到了他的下游市场。在4月底苏富比的一次在线拍卖中,一件2016年的纸上作品以2.375万英镑的价格成交,是其最低估价8000英镑的近三倍多。


Genieve Figgis

Pink Sky, 2015. Kunzt Gallery

An evening portrait, 2018. Almine Rech

Room, 2015. Almine Rech


今年春季三大顶级拍卖行的另一位常客是爱尔兰画家 Genieve Figgis。在富艺斯的一场在线版画拍卖会上,她的版画《弗拉戈纳尔秋千仿作》(The Swing After Fragonard , 2014)以近8倍于其最高估价的价格成交,共带来8125美元的收入。作品对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 (Jean-Honoré Fragonard) 的著名洛可可油画《秋千》(1767年)进行了讽刺与演绎。

与此同时,在苏富比和佳士得拍卖会上,三件丙烯酸作品分别以五位数和六位数的价格成交:《拿着棍子的绅士》(Gentleman with a Stick ,2014)成交价为5.25万美元,《房子(棕色)》【House (Brown) , 2014年】以6万美元成交,《17世纪家庭》(17th Century Family, 2018年)则以12.5万英镑的高价售出。


Matthew Wong

Untitled, 2018. Courtesy of Sotheby's

Lotus Pond, 2018. Karma


王俊杰(Matthew Wong)是一位加拿大艺术家。他于2019年去世,享年35岁。王俊杰以丰富、动人的风景画闻名,作品不吝使用大量的蓝色渲染。然而,他第一件出现在拍卖会上的作品却是一件橙黄色的静物绘画。在苏富比当代艺术在线日拍卖会上,该作以6.25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是其1.5万美元最高估价的四倍多。


Emily Mae Smith

The Explanation Replaced One Enigma by
Another, 2017. Dio Horia

Study After Empathetic Machine, 2019.
Courtesy of Sotheby's.


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艾米丽·梅·史密斯(Emily Mae Smith)的《向移入感情的机器学习》(Study After Empathetic Machine , 2019年)彻底“击碎”了其6万港元的最低估价,并以15万港元成交。这幅小而有力的画作充满了能量,画作中心放置着一根银色音叉,其震动不断向外传递、散发。迄今为止,这是史密斯第二高的拍卖成交价。





Liu Ye, Leave Me in the Dark, 2008.
Courtesy of Sotheby's


在7月9日于香港苏富比举行的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中国艺术家刘野将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这位56岁艺术家的大型作品《让我呆在黑暗中》(Leave Me in the Dark ,2009年)是当晚的顶级拍品之一,预计成交价将在2500万至3500万港元之间。但这次博人眼球的高价预测与艺术家去年10月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创下的拍卖纪录还相差甚远。当时,他的巨幅油画《烟》(Smoke, 2001-02年)以5210万港元的价格成交,比最低估价高出了一倍多。在巨型画廊卓纳(David Zwirner)于2019年3月开始代理他的作品以后,刘野的市场得到了一针强心剂——2019年,他的作品上拍数量(61件)几乎是2018年(31件)的两倍。




Liu Ye 刘野

Little Navy 小海军, Unknown. Linda Gallery

Choir, 2007. Heritage Auctions


在最近苏富比、佳士得和中国嘉德的在线拍卖中,六件以其标志性人物和向皮特·蒙德里安致敬(Piet Mondrian)为特色的作品成交价已经远远高于估价。在4月15日苏富比的一次网上拍卖中,版画《蒙德里安构图》(A Composition for Mondrian, 2001年)以11.875万港元成交,是最低估价2万港元的近6倍。另一幅《为蒙德里安哭泣》(2000年)以23.75万港元成交,是最低估价的近12倍。

Mr. Doodle

The Doodler, 2019, Rite Gallery

Orange Fish, 2019, Curator Style


在6月1日香港苏富比的当代艺术在线拍卖会上,近一半的竞拍者是40岁以下的藏家,而30%的买家更是初次接触苏富比。为吸引了这批新的年轻藏家,此次拍卖会特别挑选了或是具有明亮、流行美学,或是带有街头艺术色彩的作品,草间弥生和 KAWS 便是很好的例子。而在这个群体中,又名涂鸦先生(Mr. Doodle)的26岁英国艺术家 Sam Cox 以新生力量的身份崭露头角。

涂鸦先生的16件作品在31件拍品中占到了一半以上,其中大部分作品的成交价都比最低估价高出了10倍有余。

Djordje Ozbolt

Padre Gio Performing a Miracle, 2006. Hieronymus

Greatness of Critical Mass, 2019. Gallery Baton


在4月的富艺斯网上拍卖会上,乔尔杰·奥保特(Djordje Ozbolt)的作品《我的天啊…》(Ay, caramba…, 2011年) 以4万美元的高价成交,超过了7000至1万美元的估价。这幅作品运用艳俗的色彩和死板的表情,意在嘲讽欧洲传统的统治阶级肖像画。虽然同一幅画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未能售出,但这次,显然有人读懂了奥保特的“不敬的幽默”——这幅画为他创造了新的拍卖纪录。
(文章来源于Artsy)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