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艺术界正在重启|艺术时刻

日期:2020/5/22 至 2020/5/22    
       

与吉尔伯特和乔治一起隔离:
他们是无声英雄,还是在表演黑色闹剧?



上图:艺术家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and George);下图:艺术家吉尔伯特和乔治创作的海报,图片来源:吉尔伯特和乔治

艺术家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and George)已分别到了76岁和78岁的年纪——他们是最需要隔离以对抗冠状病毒的人群。然而,自从1967年他们在学生时代相识以来,探索伦敦的街道一直是他们的生活——拍照、捡起不寻常的东西、观察周围的人。东伦敦福尼尔街上的房子是他们的唯一住所,从20世纪60年代起他们就住在那里。
 
白立方的社交媒体公布了几段吉尔伯特和乔治在隔离期间的视频片段。在一段视频中,虽然在家,他们仍穿着标志性的西装绕着摆放着有特殊意义物件的桌子走。在另一段视频中,吉尔伯特穿着西装躺在地上做运动,乔治坐在另一边的摇椅上看书。《卫报》评论人Jonathan Jones写道:“事实证明,吉尔伯特和乔治有趣、悲伤的艺术非常适合捕捉‘新常态’。他们正式,有纪律,但总是处于超现实主义的闹剧边缘,他们展现的例行表演,类似于一种令人担忧的,在混乱的世界中维护文明的的尝试。” 他们是无声的英雄,还是在表演塞缪尔·贝克特的黑色闹剧?Jonathan Jones认为作为艺术家,他们无懈可击地压迫着这个礼貌却时而令人感到无聊和恐惧的时代的神经。
 
 艺术项目 

莫瑞吉奥·卡特兰与新当代艺术博物馆
合作音频项目“睡前故事”

由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创作的项目海报,图片来源:新当代艺术博物

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与新当代艺术博物(New Museum)馆合作推出音频系列“睡前故事”(Bedtime Stories),邀请多位当代艺术家朗读他们所选的珍贵文本。栏目将持续至6月底。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将背诵美国作家、诗人阿米里·巴拉卡(Amiri Baraka)遗书的一部分,艺术家托马斯·赫斯霍恩(Thomas Hirschhorn)则选择了哲学家西蒙娜·韦伊(Simone Weil)的《重负与神恩》(Gravity and Grace)。歌手大卫·伯恩(David Byrne)将朗读1964年关于三个精神分裂患者的病案例研究。其他参与的艺术家包括杰夫·昆斯(Jeff Koons)、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乔丹·沃尔夫森(Jordan Wolfson)和塔西塔·迪恩(Tacita Dean)。首个音频带来的片段是朋克教父之一伊基·波普(Iggy Pop)的声音,追忆他心爱的一只狗。

??音频链接:https://www.newmuseum.org/pages/view/bedtime-stories
 
 文物保护 

一件珍贵的维米尔作品再次公开新秘密

 维米尔,《情妇与女佣》(Mistress and Maid),1667年-1668年,图片来源:The Frick Collection

数十年来,学者们一直对维米尔的《情妇与女佣》(Mistress and Maid)压抑的背景感到困惑,有人猜测这一画作并不全部由维米尔完成,或许是另一位艺术家后来介入在背景增添了棕黑色窗帘。一项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和慕尼黑的多纳研究所(Doerner institute)进行的详细技术研究表明,维米尔确实画过窗帘,他用混合了靛蓝色的铜基底绿色来画窗帘。但这两种颜色都因褪色而闻名,这表明窗帘曾经是一种更鲜艳的绿色,颜料的褪色导致了它现在的棕黑色外观。这项发现对研究维米尔的工作方法的更广泛意义在于,研究员更了解他如何准备他的作品并应用颜料。
 
 艺术奖项 

“Hyundai Blue Prize年度艺术大奖”
以“谐振之城”为题
并开始招募参赛策展人

2020年5月15日,第四届“Hyundai Blue Prize年度艺术大奖”开始公开招募参赛策展人,通过公开和提名招募两种方式向全国募集参赛选手,经过初赛、复赛、决赛,最终结合专家评委、媒体评委和大众投票的综合结果,现场选拔两位最终获奖人。今年奖项以“谐振之城”( Resonant Cities)为主题,希望探索审视未来城市生活质量的新视角。疫情在全球爆发,各城市的复原能力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在持续隔离期间,我们所在的城市新常态是内面的、亲密的、交互融合的。曾经的社交媒体会议平台成为了现今的“城市广场”。在这里,人们可以实时进行“面对面”对话。这些交互性新结构将如何转化为下一个城市形态?
 
Hyundai Blue Prize 2020重新审视情感意识的概念,思考如何确保城市生活的可持续性以及如何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培养信任感。
 
 艺术重启 

画廊周北京亮相798艺术区
北京迎来新冠肺炎疫情后
中国首批重启的艺术活动

第四届画廊周北京,图片来源:画廊周北京

全球艺术圈因新冠肺炎疫情沉寂数月后,第四届画廊周北京将于5月22日至5月31日在京举办,22家参展画廊和非盈利机构带来各自的展览。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后中国第一批重启的艺术活动之一,也是全球疫情暴发后第一个举办的画廊周。今年画廊周北京与苏黎世艺术周建立了“独家合作伙伴”关系,因瑞士合作伙伴目前无法亲自来到中国参与活动,取而代之的是以Zoom会议形式呈现的“来自国际艺术社区的视角:全球危机下的挑战和可能”讨论。

今年的画廊周北京汇集的一系列的个展、群展,公共艺术装置,论坛和活动等不仅在线下于798艺术区内呈现,线上项目也成为本届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共同呈现。第四届画廊周北京在保留原有框架的基础上,推出了GWBJ”App为主打的全新数字平台。以中国和瑞士的当代艺术景观为内容的“一分钟”双语视频系列会通过双方的在线平台,于全年定期播出。今年参展画廊大多以个展形式出现,刚刚升级改造后的长征空间推出艺术家朱昱个展。SPURS Gallery的两个展览空间分别为王加加围绕数码图像展开叙事的个展和韦海同名个展;北京公社推出葛宇路首次同名个展;星空间推出温凌个展等;常青画廊、站台中国均迎来15周年纪念展览;東京画廊+BTAP今年首展则为“还会与你相见——东京画廊+BTAP70周年特展”。

展览 

威尼斯双年展推迟至2022年
而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再度推迟
意大利威尼斯,图片来源:TAN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将推迟至2022年,于4月23日至11月27日举办,此届双年展由意大利策展人塞西莉亚·阿莱曼尼(Cecilia Alemani)担任总监。

早在今年3月,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组织方就曾宣布将本年度展览推迟至八月份举办,但现在该双年展将再次推迟,将于2021年5月22日至11月21日举办。在一份声明中,组织方表示:“要在此前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这样一个复杂、世界性的展览是不可能的。”

轰动一时的爱德华·霍珀展览
在耶勒基金会从“沉睡”中苏醒
封锁之前, 贝耶勒基金会的爱德华·霍珀展览现场,图片来源:Mark Niedermann

位于巴塞尔郊外的贝耶勒基金会表示,它“最近的沉睡”已经结束,于5月11日重新开门营业。瑞士的大型和小型博物馆均获准从5月11日起重新开放。贝耶勒基金会的负责人山姆·凯勒说:“参观者很好奇,但他们去过药店,坐过公共交通工具,似乎在博物馆里更舒服。通常在周一,我们的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展览能接待大约2500名观众;今天大约有300个。还有额外的成本,比如增加安保人员,长期来看可能会很困难——今年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损失了一大笔钱——但这是一次集体经历,我们会找出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博物馆到此为止了吗? 完全没有。国际游客可能会减少,但博物馆的适应力很强(例如,机构可能需要组织更多以收藏为基础的展览)。另一个积极的方面是,出借作品的博物馆和收藏者非常支持延长展览的时间。”
 
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的“自由联接”:
2020 OCAT x KADIST 
青年媒体艺术家展览于上海开幕
2020 OCAT x KADIST 青年媒体艺术家展览现场,图片来源:OCAT

5月16日,“自由联接 —— 2020 OCAT x KADIST 青年媒体艺术家展览”在上海OCAT开幕。程新皓、李爽、林科、唐潮、陶辉、王拓和郑源等七位中国青年媒体艺术家参展。在空间中艺术家个体的单独体系被打乱,以“自由联接”为形式,展现艺术家自我赋予的社会属性。艺术家们进行的“角色扮演”——从地质调查员到社会运动实践者;从视频博客的自述者到重构新闻事件的编导者等等——其所活动的场域仿若乐园。本次展览为OCAT上海馆与KADIST艺术基金会联合发起的展览+驻地项目,同时也是在OCAT上海馆新空间的首次亮相。

UCCA推出疫情后北京首展
“紧急中的沉思”
张慧,《犹在镜中1 》, 2018年,图片来源:UCCA当代艺术中心

5月20日, “紧急中的沉思”将在UCCA当代艺术中心位于798艺术区的展厅开幕,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后该机构在北京推出的首个展览。展览汇集二十余位国内外艺术家在过去十五年间创作的作品。展览标题取自美国诗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策展人弗兰克·奥哈拉(Frank O'Hara,1926-1966年)所著诗集的标题。他在一首诗中如此写道:"在危难时刻,我们都必须再三思索我们爱的人是谁。"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告诉《艺术新闻/中文版》,以往该馆推出较多大型个展,本次则是继2013年“ON/OFF”,2017年“例外状态”后又一难得的群展。观众将戴着口罩、彼此间隔1.5米;刚刚测过体温且温度低于37.2摄氏度——以往从未对观众有过这样多的假设。此次展览在其他计划被放弃或搁置后脱胎成形,它源起于我们共同面对的困境,即流行病学、经济、以及社会组织层面上的不确定性。从我们所在世界的准则出发,展览分五个章节展开,提出对日常、生命有限性、动物性、叙事、全球化和信息的质疑。

 博物馆 

尽管闭馆了,在古根海姆博物馆里
摘西红柿的人仍在忙碌
工作人员David Litvin每天检查西红柿的生长情况,图片来源:古根海姆博物馆

古根海姆博物馆自3月13日起关闭,但负责照顾中断的展览“乡村:即未来”中生长的西红柿的室内植物专家大卫·利文(David Litvin)每天中午仍会从位于上西区的住处穿过中央公园,到博物馆照顾西红柿。纽约的人们仍然可以站在人行道上隔着古根海姆博物馆的玻璃窗,看到一丛樱桃番茄树和一辆非常大的拖拉机。它们仍在健康生长,在每收获100磅的西红柿果后,博物馆都会将果实捐给非营利机构City Harvest。
 
利文在照顾博物馆西红柿时使用的技术和他进行商业种植时是一样。他控制着西红柿的温度、湿度和日照数量。光的颜色使能量效率最大化,因为植物只吸收光谱中的某些光。博物馆西红柿不是在阳光和雨水中生长的,但它们的味道和气味就像八月在后院发现的最好的果实一样。在展览的背景下,这些西红柿是为了反映农业的潜在未来,这与单作物农场和笨重的高科技拖拉机形成了鲜明对比。

英国各地博物馆和画廊迈出了建立
“虚拟国家收藏”的第一步
扇子博物馆(Fan Museum)参加#CollectionsUnited活动,图片来源:TANC


英国各地博物馆和画廊迈出了建立“虚拟国家收藏”的第一步,他们通过在社交媒体使用#CollectionsUnited的标签来突出文物、艺术家和文化人物之间的联系。这个数字倡议是由英国艺术和人文研究委员会(AHRC)领导,旨在汇集不同的数字收藏和目录。大英图书馆将有关爱尔兰物理学家兼收藏家汉斯斯隆(Hans Sloane)的资料汇总,解释他的藏品是如何被分散到伦敦的各个地方,包括大英博物馆和自然历史博物馆。位于北爱尔兰的希尔斯堡城堡与花园是历史皇家宫殿遗产组织的一部分,该组织发出了两幅画作:一幅是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肖像,另一幅是爱尔兰艺术家约翰·拉弗里(John Lavery)的作品,两幅都是对方所作。项目总监丽贝卡·贝利(Rebecca Baile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项目具有“明显的潜力,可以消除藏品之间的障碍,为新的跨学科研究开辟道路,并扩大公众获取渠道”。
设计互联将启动
“连线!设计互联2020国际设计节”

“连线!设计互联2020国际设计节”海报,图片来源:设计互联

5月18日,深圳设计互联宣布将与英国V&A博物馆、奥地利林茨电子艺术节等国际文化机构,将于2020年6月至12月启动“连线!设计互联2020国际设计节” (Go online! Design Society)。展览以“可持续发展”作为年度重点议题,挖掘应对危机时设计的关键力量,围绕设计的价值、科技艺术、可持续时尚三条主线。在公共教育方面,艺术节将携手多个合作伙伴策划一系列内容,包括中国首个新材料和设计平台连联、致力于推动创新和可持续生活方式的公益企业BottleDream、从事泛设计出版与研究、设计咨询与设计策展的工作室Demo以及全球新媒体艺术平台MANA等。此次艺术节中,V&A的新收藏计划“快速回应收藏”(Rapid Response Collecting)或许也将亮相,呈现文化机构的危机应对策略和成果。

 艺术市场 

拍卖师西蒙·德·普雷对后疫情时代
拍卖业务的五条预测

拍卖师西蒙·德·普雷(Simon de Pury)在Artnet撰文,提出5条对于后危机时代的拍卖业务的预测。
1.不管藏家有或没有实际出席,晚间拍卖都仍将持续举办。

2.在一段时间内,你不会看到价格高于5千万美元的拍品,除非委托方面临着出售作品的压力,不然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轻易尝试。

3.在拍卖合同签订中,买家的酬金可能会降低,当拍卖行开始裁员,削减他们曾经拥有的由专业人员构成的基础建设时,买家和卖家还会接受支付那么多酬金给拍卖行吗?

4.随着藏家开始使用网络浏览和在线购买,拍卖目录将会永远消失。

5.艺术品存储公司将是第一批重新开业的文化企业,否则商业将停滞不前。当藏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作品时,他们可能不会考虑购买。
 
苏富比线上当代艺术拍卖成交额
达1370万美元
香港苏富比推出“绝密竞投”
奈良美智作品《巫术》(Witching)以74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图片来源:苏富比
 
5月14日,苏富比公布今年迄今为止线上拍卖成交额突破1亿美元,这也归功于5月14日闭幕的线上当代艺术日拍,单场成交总额达1370万美元。当代日拍的联合负责人马克思·摩尔(Max Moore)表示竞拍者来自35个国家,40%的竞拍者是通过移动设备进行的。并且有近三分之一的买家为苏富比的新客户。苏富比首席执行官查尔斯·斯图尔特(Charles Stewart)表示,自3月1日以来,苏富比已经举办了44场拍卖会。苏富比也为某些拍品添加了“立即购买”(Buy Now)的功能,并专注扩大奢侈品供应,包括每周举办的手表拍卖。斯图尔特表示线上拍卖适合于手表、珠宝或葡萄酒等拍品。
 
5月15日-23日,香港苏富比举办只接受书面委托竞投的绝密竞投专场“巧夺天工”,如果竞投者的出价被超越,他将会收到通知,并有机会在预设期限前作出最后出价。此次竞投专场的作品包括中国艺术品及书画、现当代艺术、珠宝及威士忌等,13件拍品总估价超3.5亿港元。
 
弗里兹纽约
一场低能耗,但价格坚挺的虚拟艺博会

乔治·康多的《远距图3》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图片来源:豪瑟沃斯画廊
 
尽管在线体验缺乏基本的人性元素,弗里兹纽约艺博会上周五以出人意料的强劲结果收场,这是纽约首次测试虚拟艺博会能否在网上生存下来。结果表明以闲聊为中心的艺术市场可能永远地改变了。
 
据报道,与去年相比,弗里兹纽约艺博会今年的销售额相当可观,这与传统观念认为网上销售价格无法与亲临现场的价格相媲美背道而驰。亮点包括豪瑟沃斯画廊的拍品乔治·康多的《远距图3》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Acquavella画廊的拍品El Anatsui的《 Metas III》以150万美元出售,卓纳的拍品爱丽丝·尼尔的《维罗妮卡》以55万美元出售。参与人士也提出了改进意见,比如作品的尺寸希望能有更实际的展示,或者有更多现场的元素等。
 
 观点 

法国来信:始终团结!
(Restons unis!)
巴黎街头,图片来源:Christophe Archambault


常驻巴黎的策展人、艺术写作者Mara Hoberman在Artforum撰文描绘重新启动中的法国艺术界。经过8个多星期的封锁,法国政府开始放松严格的居家命令,画廊、商店,但不包括大型博物馆被允许重新开放,并需要采取一些防护措施。但Hoberman认为想要回到疫情之前巴黎艺术界的正常节奏,仅仅打开大门、在门口摆满口罩和洗手液是不够的。尽管法国政府提供了60万欧元用于公共收藏的资金,但许多人认为政府在帮助文化产业方面还做得不够。但这场危机也暴露了艺术界生态系统之间微妙的联系,也培养了艺术品经纪人之间的团结感。贝浩登画廊、卓纳画廊以及罗帕克·达太画廊都为其他小型的同行提供了支持。尽管社交隔离削弱了艺术家、藏家和经纪人的士气,但社交距离中逛画廊的体验也带来不同的快乐,不拥挤的环境为观众提供了宁静、亲密且周到的交流。现在,大家的口头禅似乎是:始终团结!(Restons unis!)
 
我们能回到艺术界
由创造性而非专业性主导的时代吗?


艺术评论人马丁·赫伯特 (Martin Herbert)在Art Review撰文回忆自己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的职业生涯,以此影射自那以后的艺术界变化。刚毕业的他通过给艺术杂志编辑写信的方式获得了为杂志撰写文章的机会,后来他在画廊工作,“那位画廊主是一只天鹅,看上去滑行平稳,而他的脚却在水下剧烈地跳动。”他这样描述那段经历。而现在的许多艺术品经纪人在伦敦拥有巨大的画廊空间,并以他们自己命名,这些人有些也受过艺术创作的训练,经过了缓慢的过程,他们磨平棱角,变成商人。步入千禧年之后,事情发生了变化,艺术家们还在开画廊,但一场大型的专业化革命发生了,画廊开放了多个空间,但由于租金上涨,也意味着赌注更高了,艺博会也开始快速发展,风险似乎已经不再是画廊主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上世纪90年代伦敦艺术界的凌乱活力和参差不齐的个性是现有艺术界的基础。现在,空置的空间、廉价的租金和没有必要永远做一个专业人士的环境都被更趋向专业化的商业环境改变了。
 
 后疫情城市 

亿万资产的艺术收藏家外流
文化之都柏林面临危险
汉堡车站美术馆(Hamburger Bahnhof museum for contemporary art),图片来源: 汉堡车站美术馆

柏林拥有约400家画廊和约8000名艺术家,长期以来渴望成为其政治家所称的欧洲文化之都。上个月,汉堡车站美术馆(Hamburger Bahnhof museum for contemporary art)宣布,居住在瑞士的弗里德里希·克里斯蒂安·弗利克(Friedrich Christian Flick)将撤回他收藏的2500件现代艺术作品,并在2021年9月前将这些作品带回苏黎世,此前,存放他藏品的Rieckhallen建筑发生了场地纠纷。上周,位于柏林市中心,展示辛迪·谢尔曼、玛琳·杜马斯、乔治·巴斯利茨等人作品的me Collectors Room,宣布在因疫情关门后将永久关闭。相似案例在柏林不断发生。
 
在柏林的《卫报》作者Philip Oltermann发出警告,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包括约瑟夫·博伊斯、路易丝·布尔乔亚、布鲁斯·瑙曼和格哈德·里希特在内的数千名艺术家的作品将从其画廊中消失,因为这个城市正在讨论它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保护艺术藏家免受房地产热潮的冲击,并且在左翼柏林文化参议员克劳斯·莱德勒(Klaus Lederer)的领导下,收藏家们抱怨说气氛已经改变。


最后来看看这群意想不到的博物馆来客


来自动物园的三只企业参观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视频来源:堪萨斯城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企鹅更喜欢卡拉瓦乔还是莫奈?

《艺术新闻》报道:“我们非常高兴地欢迎动物园的同事们,”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的馆长朱利安·祖加萨古提亚(Julian Zugazagoitia)在该博物馆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说。这些同事是谁?动物园的主管兰迪·威斯托夫(Randy Wisthoff)说,动物园的临时关闭让这些企鹅“真的很怀念有游客出来看它们的日子”,这让动物园的官员们不得不寻找新的、有创意的方式来为它们提供刺激。来自墨西哥城的祖加萨古提亚说:“这些是秘鲁企鹅,所以我们用西班牙语和它们交谈,它们真的很欣赏艺术史。”他还补充说,鸟类博物馆的参观者“对卡拉瓦乔的反应肯定比莫奈好得多”。“因此,虽然这些鸟可能不会飞,但它们肯定有品味。
 (文章来源于TANC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