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在场与出局,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十年沉浮

日期:2020/5/22 至 2020/5/22     地址:Hi艺术
       
回望2010-2019这十年,也是上一轮经济危机爆发后,中国当代艺术收复失地的十年。这期间,市场见证了写实派绘画、当代水墨、抽象艺术等不同板块的升温及退潮,也见证了一代代“标王”的更迭。十年市场如同大浪淘沙,有人中途离场,也有人叱咤封王……
以下这份“2010-2019年度成交总额榜单”与“TOP100”的综合排名不同,这是一份纯粹与市场挂钩的数据。



从曾梵志“霸榜”到刘野登顶


在2019年对历史成交总额的统计中,曾梵志是绝对的“天王”。

他共有三件拍卖额过亿港元的作品,分别是2013年香港苏富比秋拍的《最后的晚餐》1.8亿港元(拍卖纪录)、2013年佳士得香港秋拍的《协和医院系列之三》1.13亿港元、2017年保利香港春拍的《面具系列》。在曾梵志创下高价的作品中,“面具”系列占了大多数。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林松曾如此解读道:“戴着假面的人是都市人的忧伤、焦虑、空虚、无助的表现,也刻画了那个年代激烈的历史变革中,个人真实的生活状态。‘面具’体现了艺术家的人文关怀精神,以及在荒诞的社会中,他坚定的态度和立场。”反映当时社会的意识形态,是曾梵志、“F4”及同期大多数艺术家作品的重要特征。

指标艺术家历史成交总额
TOP10(单位:万元)


2010-2019年这十年的拍卖场,确实是曾梵志的时代。他连续八年位于年度成交额榜首,成为当之无愧的“销售冠军”。“曾梵志时代”之前,是“F4时代”(张晓刚、方力钧、王广义、岳敏君)。而这十年的“年度成交总额”TOP10中,“F4”甚至没有任何一年同框过,只有张晓刚依然保持着每年上榜,虽然他已不再是成交总额第一。

“F4”代表着大多中国当代艺术“老炮们”的现状:行情不复往昔辉煌。但与他们同期的周春芽却成为逆势走高的一位,尽管他没有背靠国际画廊。自2017年周春芽的《中国风景》在中国嘉德以4427.5万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成交纪录后,2018年继续夯实其地位:7件作品过千万元人民币,同年总成交额达2.8亿元,并从曾梵志手中接过了“年度成交总额TOP1”的桂冠。周春芽的作品受到西方表现主义的影响,又具备浓浓的东方文人气质,因此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对本土价值和语言的回归,他在当代艺术史的地位也逐渐被认可,也成为过去十年的第二位“天王”。

 
2010-2019年度成交额最高
之指标艺术家 & 年度最高单价作品




2010
曾梵志(b.1964)
总成交额:2.16亿元
最高单价:3416万元
《协和医院》
北京保利

2011
曾梵志(b.1964)
总成交额:4.54亿元
最高单价:4015万元
《A系列之三:婚礼》
北京保利





2012
曾梵志(b.1964)
总成交额:2.23亿元
最高单价:3241万元
《飞翔(飞了)》
佳士得香港

2013
曾梵志(b.1964)
总成交额:5.17亿元
最高单价:1.42亿元
《最后的晚餐》
香港苏富比





2014
曾梵志(b.1964)
总成交额:2.82亿元
最高单价:2597万元
《面具系列4号》
香港苏富比

2015
曾梵志(b.1964)
总成交额:1.30亿元
最高单价:1669万元
《面具系列》
佳士得香港





2016
曾梵志(b.1964)
总成交额:1.5亿元
最高单价:2544万元
《肉系列之三:献血过量》
佳士得香港

2017
曾梵志(b.1964)
总成交额:1.88亿元
最高单价:9357.28万元
《面具系列1996NO.6》
保利香港





2018
周春芽(b.1955)
总成交额:2.8亿元
最高单价:4370万元
《山石图》
中国嘉德

2019
刘野(b.1964)
总成交额:3.05亿元
最高单价:4372.91万元
《烟》
香港苏富比


2019年的市场板块继续发生剧烈变化,刘野一枝独秀,跃居成交总额榜首。回顾这一年,潮流艺术来势汹汹,KAWS在春拍中创下过亿天价,秋拍中刘野、奈良美智作品价格的急速升温也很难说不受到这股潮流的影响。一方面如资深艺术市场专家李兰芳所说,这类“幽默、诙谐、可爱的作品在当下复杂的社会因素中更容易被财富阶级接受”;另一方面也正是源于千禧藏家崛起,他们是这类作品的主要拥趸。此外,刘野被卓纳画廊代理,也是助推他走上新一代“天王”的原因。至此市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也与“意识形态”越来越远。




“卡通一代”至“国际化新生代”



“青年艺术家榜单”聚焦当年年龄在40岁及以内的艺术家。因此2010-2019年的“青年艺术家榜单”,正好以1970年为起点,将“70、80后”两代人完整地囊括在其中。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尹朝阳(b.1970)位居2010年“年轻艺术家成交总额”榜首。
 
与大多没有经历过一级市场、直接进入二级市场的前辈艺术家不同的是,“70、80后”两代艺术家基本都是一级市场出道,完整地经历了当代艺术市场的不同阶段。但这也意味着,他们的行情无法像前辈们“出道便是红利期、创纪录屡见不鲜”这般疯狂。于是,我们的统计单位也由指标艺术家的“亿元”变为年轻艺术家的“万元”。



2010-2019年度成交额最高
之年轻艺术家(单位:万元)
(按当年40岁及以下计算)



2008年高瑀的《打虎》以112万元成交,让他成为首个过百万的“80后”艺术家;2013年陈飞又将“80后”的纪录刷新至500万元的关口;包括十年前就登上榜单的韦嘉、陈可,他们的走红很难说与当时流行的“卡通一代”不无关系。而随着贾蔼力、郝量相继成为“一哥”,也能看出国际画廊的推动对国内二级市场的影响。贾蔼力4次领跑榜单,郝量3次领跑,他们也是创下目前“70、80后”最高单价的艺术家。同时,贾蔼力、郝量也先后被高古轩画廊宣布代理,进入平台更大的国际市场。

在“2010-2019年轻艺术家年度总成交”榜单中,油画艺术家占了大多数。只有李晖(雕塑,2次上榜)、仇晓飞(装置,4次上榜)、郝量(水墨,5次上榜)、徐华翎(水墨,2次上榜)、王郁洋(装置,1次上榜)、徐震(装置,2次上榜)、杨心广(装置,1次上榜)属于其他媒材(2019年上榜的孙逊成交作品也是平面绘画)。

值得一提的是,陈可和郝量一样,也5次进入“年轻艺术家成交总额TOP5”,并且她曾在2011年位列第一。同时陈可和2014、2015年上榜的徐华翎,也为这份清一色是男性艺术家的榜单,增加了不一样的风景。

2010-2019成交额最高之 
年轻艺术家
(按当年40岁及以下计算)




2010
尹朝阳(b.1970)
总成交额:5438万元
最高单价:1097.7万元
《天安门广场组画》
中国嘉德

2011
陈可(b.1978)
总成交额:1100万元
最高单价:92万元
《节节高》
上海泓盛





2012
贾蔼力(b.1979)
总成交额:620.2元
最高单价:538.2万元
《苍白的不止是你》
香港苏富比

2013
贾蔼力(b.1979)
总成交额:1306.12万元
最高单价:465.16万元
《二月物语-过去(床)》
香港苏富比





2014
贾蔼力(b.1979)
总成交额:2627万元
最高单价:1180万元
《疯景1号》
香港苏富比

2015
贾蔼力(b.1979)
总成交额:3716万元
最高单价:1071.7元
《早安,世界》
香港苏富比





2016
王光乐(b.1976)
总成交额:1619.17元
最高单价:424.76万元
《水磨石第12号》
佳士得香港

2017
郝量(b.1983)
总成交额:575万元
最高单价:575万元
《移用解剖学》
北京匡时





2018
郝量(b.1983)
总成交额:2303.68万元
最高单价:1266.14万元
《壳》
香港苏富比

2019
郝量(b.1983)
总成交额:1618.09元
最高单价:1297.46万元
《林间记》
香港苏富比利


写实油画还会卷土重来吗?

在百年中国油画的发展中,写实油画曾在社会作用和审美学术价值中占据主流。而拍卖市场中,这类作品也曾是主流板块。在2011-2014年的“成交总额TOP30”榜单中,乡土写实艺术家占据了10席及以上,到了2015年后开始断崖式下跌。尽管2017年曾有过短暂“回温”,但无法扭转大势已去的事实。2019年的TOP30榜单中的写实艺术家只剩下冷军、杨飞云两人。



2010-2019成交总额TOP30中,
乡土写实派艺术家上榜人数




2010:王沂东、艾轩、罗中立、杨飞云、冷军、陈丹青、陈衍宁、李贵君
2011:艾轩、王沂东、罗中立、杨飞云、何多苓、冷军、郭润文、陈丹青、陈衍宁、李贵君
2012:杨飞云、罗中立、王沂东、艾轩、郭润文、何多苓、沈尧伊、陈丹青、冷军、刘溢、陈衍宁、李贵君
2013:王沂东、罗中立、艾轩、杨飞云、陈衍宁、郭润文、陈丹青、李贵君、龙力游、刘溢、冷军
2014:罗中立、王沂东、艾轩、何多苓、程丛林、冷军、刘溢、曹力、杨飞云、陈衍宁
2015:罗中立、艾轩、何多苓、庞茂琨
2016:冷军、何多苓、艾轩
2017:罗中立、陈丹青、艾轩、王沂东
2018:艾轩、王玉琦、罗中立、王沂东、何多苓、朝戈、陈丹青
2019:冷军、杨飞云



细数过去十年上榜“成交总额TOP30”的乡土写实艺术家,大多数都创下过千万元的拍卖纪录。其中,艾轩成为表现最突出的艺术家,共有9次上榜,其作品《有志者》在2018年以2438万元刷新个人拍卖纪录;罗中立8次上榜,其《春蚕》的三个版本分别在2013、2014、2017年分别上拍并均以高价成交,尤其在2017年以4945万元刷新个人拍卖纪录;王沂东7次上榜,其作品《春袭雨萍沟》在2013年以2070万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到了2019年,写实油画艺术家仅有两位入榜TOP30:冷军成为写实油画最新的领军人物,其作品《肖像之相——小姜》以7105万元成交,也在近两年刷新了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然而随着价格渐渐突破天花板,以及其他类型作品的冲击,乡土写实作品的行情也很快折戟沉沙。近些年多数写实艺术家的作品都遭遇流拍,资深艺术品经纪人伍劲曾对此分析道:“大量的流拍说明了价格遇到了瓶颈。当年追捧写实的人群年龄老化,购物的欲望也有所降低;同时,具象画家也面临着在内容和形式上创新的问题。”这也与收藏家李苏桥的观点不谋而合:“市场显得疲软是价格太贵了,价格少一个零,购买力马上活跃起来。”

除了辉煌不再之外,写实油画也似乎面临后继无人:这一板块的主力军目前仍然是“第三代人”,而更年轻的一代们鲜有人选择写实之路:“年轻艺术家年度成交总额TOP10”中,也只有彭斯(b.1980)、周松(b.1982)两位是写实油画艺术家。

2010-2019
乡土写实油画年度最高单价作品


 

2010
王沂东(b.1955)
总成交额:134029万元
最高单价:1792万元
《远方来信》
中国嘉德
 
2011
艾轩(b.1947)、
何多苓(b.1938)
最高单价:2875万元
《第三代人》
北京保利



 

2012
杨飞云(b.1954)
总成交额:13213万元
最高单价:3450万元
《静物前的姑娘》
北京保利
 
2013
罗中立(b.1948)
总成交额:11093万元
最高单价:3952万元
《春蚕》
佳士得香港



 

2014
罗中立(b.1948)
总成交额:8812万元
最高单价:4370万元
《春蚕》
北京保利
 
2015
罗中立(b.1948)
成交总额:2201万元
最高单价:528.7万元
《过河系列》
罗芙奥香港



 

2016
冷军(b.1963)
总成交额:4028.45万元
最高单价:2817.5万元
《世纪风景之三》
保利华谊
 

2017
罗中立(b.1948)
成交总额:7401.25万元
最高单价:4945万元
《春蚕》
中国嘉德



 

2018
艾轩(b.1947)
总成交额:4029.54万元
最高单价:2438万元
《有志者》
中国嘉德
 

2019
冷军(b.1947)
成交总额:11841.68
最高单价:7015万元
《肖像之相——小姜》
中国嘉德


抽象艺术何去何从?


除了写实油画式微,抽象艺术也没有在市场中形成大体量。除了以赵无极、朱德群、林寿宇等为代表的早期华人抽象艺术家由于融合了国际语汇形成“国际盘”之外,余友涵、丁乙等更多偏重本土语汇的抽象艺术家,依然没有得到深入的挖掘。虽然近些年抽象艺术家在“成交总额TOP30”中整体呈增长趋势,但过去十年的成交额榜单依然被具象绘画艺术家牢牢占据。



2010-2019成交总额TOP30中,
抽象艺术家上榜人数



2010:余友涵、丁乙、王怀庆
2011:余友涵、尚扬、丁乙、王怀庆
2012:尚扬、丁乙、王怀庆
2013:0
2014:尚扬、丁乙、洪凌
2015:刘韡、丁乙、王光乐、梁铨
2016:王怀庆、尚扬、刘韡、丁乙、王光乐、余友涵
2017:王怀庆、尚扬、余友涵、丁乙、刘韡、黄宇兴、王光乐
2018:余友涵、尚扬、刘韡、丁乙
2019:黄宇兴、余友涵、刘韡、王光乐、尚扬



过去十年进入TOP30的抽象艺术家寥寥无几,并且几乎清一色为老一代艺术家:余友涵、王怀庆、尚扬、丁乙,其中还有相同作品多次上拍;仅有刘韡(b.1972)、黄宇兴(b.1975)、王光乐(b.1976)为“70后”。但是高价作品仍然是由老一代艺术家创下的。抽象艺术板块似乎陷入一种青黄不接的状态。
 
在资深藏家刘太乃看来,中国大陆不具备抽象艺术的土壤和条件,也没有形成过抽象艺术的运动,当代语境中的抽象艺术只是个别艺术家的语言走向。这一点与李兰芳的观点不谋而合:“我个人认为中国抽象艺术的脉络还没有梳理好。例如提到欧美战后抽象艺术,很清楚想到赛·托姆布雷(Cy Twobly)、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他们都有清晰的抽象艺术脉络;包括日本的‘具体派’、韩国的‘单色绘画’也都有概念的存在。而在中国这个板块似乎还在不断的论证过程中,所以在二级市场中还不那么清晰和突出。”

经营抽象艺术多年的画廊主王新友在谈到国内本土的抽象艺术家名单时指出,目前国内本土的、作品具有精神性的当代抽象艺术家依然凤毛麟角。因为样本不够多,所以很难形成大规模的稳定名单。同时他也认为,抽象板块的二级市场很大程度上受到一级市场影响,有固定代理画廊的抽象艺术家,才会在二级市场有稳定表现。
 
2010-2019
抽象艺术年度最高单价作品


 

2010
丁乙(b.1962)
总成交额:1904.43万元
最高单价:735万元
《十示之六》
香港苏富比
 
2011
丁乙(b.1962)
成交总额:5160.72万元
最高单价:1470万元
《十示之90-6》
香港苏富比



 

2012
王怀庆(b.1944)
总成交额:1611万元
最高单价:591万元
《人的巢-3》
香港苏富比
 
2013
王怀庆(b.1944)
成交总额:1531.46万元
最高单价:499万元
《木与青铜之间》
嘉德香港



 

2014
尚扬(b.1942)
总成交额:2987万元
最高单价:851万元
《董其昌计划-5》
中国嘉德
 
2015
丁乙(b.1963)
成交总额:2069万元
最高单价:782万元
《十示之六》
北京保利



 

2016
王怀庆(b.1944)
总成交额:8665.29万元
最高单价:4574.23万元
《足-2》
香港苏富比
 
2017
王怀庆(b.1944)
成交总额:1943.59万元
最高单价:1933.47万元
《房中房——红色之床》
香港苏富比




 

2018
余友涵(b.1943)
总成交额:3827.12万元
最高单价:1271.75万元
《抽象198801》
香港苏富比
 
2019
余友涵(b.1943)
成交总额:798.5万元
最高单价:713万元
《流动1990-1》
中国嘉德

当代水墨的沉与浮

过去十年,当代水墨的发展也经历了从火爆到曲终人散的起伏。2010及2011年,均未有当代水墨艺术家进入“成交总额TOP30”。2012年苏富比、佳士得两大国际拍卖行在纽约相继推出中国当代水墨的展览及展售会,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同年推出“水墨新世界”“中国当代水墨的中坚力量(夜场)”,为新水墨在二级市场的爆发开始蓄力,也是这一年,田黎明以9946万元的年度成交总额在榜单跃升至TOP6,这也是当代水墨艺术家近几年取得的最好名次。也是那几年,当代水墨进入火热期,很多艺术家甚至不用经过画廊就能自己进行销售,尤其在山东、浙江、江苏等水墨大省,很多水墨艺术家“接单不断”,门庭若市。2013、2014两年,各有4名水墨艺术家进入成交总额TOP30,这也是当代水墨艺术家在市场表现最突出的两年。

好景不长,由于当代水墨市场的泡沫剧增,市场热度骤降。很多曾经炙手可热的艺术家,其作品几乎到了以当年一折价格来出售的境地。2016年,北京保利取消标志性的“SHUI MO”专场。


2010-2019成交总额TOP30中,
当代水墨艺术家上榜人数

2010:0
2011:0
2012:田黎明、徐累
2013:李津、徐累、谷文达、田黎明
2014:徐累、谷文达、李津、田黎明
2015:徐累、李津、梁铨
2016:刘丹、徐累、李华弌
2017:刘丹、田黎明
2018:郝量、刘丹、徐累
2019:郝量、李华弌
(注:由于徐冰的成交作品类型不仅限于水墨,因此成交总额并未纳入本板块讨论)



同时,也有人在试图重新梳理当代水墨的名单。2018年,中国嘉德水墨部门策划了“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以策展的思路再次梳理这一板块的市场。中国嘉德当代书画部高级业务经理李伟表示,“近些年当代水墨价位和名单的调整幅度确实很大。前几年的‘热流通’状态不复,目前是处于冷静的市场阶段。买家并不是为了变现,作品的价格也回归了理性。”如何寻找新的价格体系,仍是当代水墨目前面临的问题。独立艺术顾问王从卉则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路:“当代水墨”作为二级市场的独立品类已进入尾声阶段,“它应该融入在‘当代艺术’或是‘水墨板块’中来讨论,这样才是正常的。未来‘当代水墨’应该以个案为亮点,而不是以板块为划分。”

2010-2019
水墨艺术年度最高单价作品



 

2010
徐冰(b.1955)
总成交额:1851.7万元
最高单价:414万元
《新英文书法系列》
上海天衡
 
2011
徐冰(b.1955)
成交总额:1125万元
最高单价:1035万元
《新英文书法·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北京匡时



 

2012
徐累(b.1963)
总成交额:1104万元
最高单价:351万元
《回音壁》
北京匡时
 

2013
谷文达(b.1955)
成交总额:2170万元
最高单价:1495万元
《两种文化形态杂交的戏剧性B1-B3》
北京匡时



 

2014
徐累(b.1963)
总成交额:5546万元
最高单价:1840万元
《霓石》
中国嘉德
 
2015
李津(b.1958)
成交总额:1695万元
最高单价:597万元
《两只蝴蝶》
佳士得上海



 

2016
刘丹(b.1953)
总成交额:2726.46万元
最高单价:580.59万元
《罂粟花》
香港苏富比
 

2017
刘丹(b.1953)
成交总额:2642.27万元
最高单价:832.49万元
《山原的凝视》
香港匡时



 

2018
郝量(b.1983)
总成交额:2303.68万元
最高单价:1266.14万元
《壳》
香港苏富比
 

2019
郝量(b.1983)
成交总额:1618.09万元
最高单价:1297.46万元
《林间记》
香港苏富比





潮流艺术新起点


曾有业内人士将2019年形容为“潮流艺术”的元年:Kaws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中挺进“亿元俱乐部”,秋拍中刘野、奈良美智的高价也与潮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放眼中国大陆,不少拍卖行的现当代艺术专场中都加入了潮玩、衍生品的份额。在刘太乃看来,“70、80后”的艺术家和藏家都一定程度上引领了这种新的趣味出现。

但比起香港,大陆的大多拍卖公司还未对潮流艺术建立起成熟的价值观,所以暂时还没有贸然地将其作为重点来推进。但是下一个十年会是怎样,谁又说得准呢?



刘野 《烟》 178×356.5cm 亚克力画布 2001-2002
成交价:5218.2万港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2019香港苏富比秋拍


昙花一现,他们还可能回到榜单吗?


艺术板块的轮动实质是艺术家个体行情的变动,有新人上榜就意味着有旧人离开。我们参考了近十年“TOP100总榜单”中排名在101-150名的艺术家,并着重观察近五年不曾上榜的名单:他们曾是TOP100的有力竞争者,但随着近些年的市场数据缺乏有力支撑,他们也渐渐退到了市场的边缘。或许偶尔有作品上拍,但依然难以激起多大的浪花。

比如“艳俗艺术”板块。该板块最具代表性之一的是俸正杰,2008年他在香港苏富比以288.75万港元创下个人拍卖纪录;而随着时间的推进,他的名字也渐渐被其他艺术家盖过。到了2019年,香港市场已经没有他的作品上拍……目前俸正杰虽然依然在榜单中,则更多是源于其曾经在二级市场积累了较高的成交总额。

资深艺术品经纪人程昕东是该板块的重要推手,1999年就在天津泰达美术馆策划过关于艳俗艺术的展览,但此后这一板块再未得到学术和市场的系统梳理。程昕东表示:“艳俗艺术的崛起也是搭乘了当代艺术的班车,和‘泼皮’‘政治波普’属于同一时期。艳俗艺术出现的头两三年价格涨速极快,一张1平米的作品2005年只要2000美元,到了2008年甚至要六七万美元!”同时程昕东也透露,艳俗艺术从未达到当代艺术的天价,最高的作品也就两三百万元;这一板块作品的本土市场并不是特别火爆,而是更加依赖于国际市场,很多国际的美术馆、收藏家也都收藏过这一板块的作品。关于近些年艳俗艺术退潮的原因,程昕东分析道:“经济危机让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下滑,这其中也包含艳俗艺术。而此后这一板块的作品交易量并不多;同时经济危机带来了社会变革,传统产业的老钱受到影响,新一代收藏家的市场趣味又不一样,因此也造成了艳俗艺术无人接盘。至于未来会怎样,就要看这板块的艺术家们之后的创造力,能否证明他们的艺术价值!”

十年市场,几经浮沉。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在2006-2008年的辉煌早已进入历史,过去十年有人笑到最后,也有人中途离场。2020年是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开始,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却让整个社会停摆。甚至艺术圈的整个上半年,都没有一场线下大拍。当全球化让这个世界联系更紧密时,我们也在期待,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中谁会是下一个续写历史、叱咤风云的人。
(Hi艺术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