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不疯魔不成活!那些被疫情“耽误”的雕塑家们

日期:2020/3/22 至 2020/3/22     地址:雅昌艺术网
       
以前总觉得,只要有一部手机和网络,在家宅几个月不出门都不是问题,但现事实狠狠地给了人一巴掌,隔离在家的日子,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不疯魔不成活”,特别是对于那些浑身都充满了创造力的艺术家们来说,而这其中,最为艰难的要数雕塑家和从事公共艺术创作的艺术家们,他们的创作对材料、工作室、工厂加工都有非常高的要求,而疫情中,受影响最大的也可能是他们,那么在不能出门的日子里,他们又是如何从事创作的?不能创作的情况下,他们又是如何用艺术的方式记录生活反思时代呢?


变身行为艺术家:陈文令“每日一顶” 记录精神状态

在乡下避疫情一个多月了,确实没什么艺术大动作可玩,陈文令只好把自己“光溜溜的秃蛋”当展场,随手拿一些零成本的农家现成品当展品。“这次英雄大武汉都‘武’不起来又那么久也没‘悍’住疫情,伤亡惨重”,这令陈文令陪感静好日子来之不易,一定要珍惜生命,快乐过好每一天。


陈文令 每日一顶

于是从2020年2月20日开始,陈文令用每天一顶这样类似行为艺术的方式来记录自己隔离期间的心路历程,同时也释放了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和艺术创造力,在乡村陪母亲的日子里,陈文令几乎把所有身边能够拿来顶上头的物什都派上用场了。

鸡、鸭、椅子、凳子、扫把、盘子、杂粮、瓜果蔬菜、砖头、不幸去世的李文亮医生的照片,送给为22位抗击疫情牺牲的医务人员的鲜花等等,陈文令成功的将自己由著名的雕塑家变成了行为艺术家。

“最近每天一顶,万物皆美,万物皆牛,万物皆有灵。随时信手拿一样东西,那怕是一块垃圾放在秃顶上都可能有意思的。其实,人间本没有垃圾,放错地方才是垃圾,放对地方都是有用之物,或是艺术品。”

陈文令讲到,自己与家乡的小鸡、小鸭、小狗、小兔了都混得很熟了,比如他发现村里有一金鸡在杂枝方面的天赋太高了,逗得他前仰后合的笑。所以他就将金鸡顶在头顶,虽然顶的一地鸡毛满头大汗,但快乐是难以体验的。

“看来在村里最后不是憋疯而是玩疯了”。


陈文令 每日一顶

比如去溪边玩,顺便捡了几块废木板抄写“心经”和“插秧诗”,然后顶在头顶;去农田看到邻居在劳作,就把他们劳作的工具顶在头顶;当然还有在村口拍下的石柱,在陈文令看来,这石柱平凡而又伟大,挺适合做一座“吹哨人纪念碑”或者“哭柱”。以此缅怀英雄和警示后人,所以他同样将其顶在了头顶。


陈文令 每日一顶


陈文令 每日一顶

每日一顶,有欢乐,有魔幻、有反思、有情感……但对于陈文令来说,更多的是“在乡下用图像日记表达一下对当下种种的精神状态。”

3月16日,陈文令在朋友圈写道:“但愿北京早日解除隔离,想回北京了。”


图像艺术家傅中望:“隔离-2020”承载的情感与反思

身处武汉的雕塑家傅中望,由于疫情的原因做不了大型雕塑,他就用各种图像材料进行创作,同时,并不怎么练习书法的他,也开始用毛笔创作,他写了很多的“封”,在傅中望看来,用毛笔写字很有意思:“有自己的痕迹,想写一些有意思的字,最近我老是写一些关于疫情当中的一些关键词语,封城、封、隔离……这些字天天会在你的信息里边出现,反复地出现……我也会用手机做一些图片,算是个人困在家里的一个视觉表达记录。”


傅中望作品


傅中望作品

合美术馆馆长鲁虹在武汉 “隔离”艺术计划之十“傅中望:隔离-2020”的前言中也写道:“今年的情况太特殊了,加上他也失去了做雕塑的基本条件,所以他在家里近来更多是以手机做些图片,或以毛笔、宣纸、墨汁做些作品,此外也做了几件小型装置,他自己将这些作品命名为《隔离-2020》,表现的都是他本人在近一阶段里的所思所想,而且满怀着真情实感,令人看后特别感动。”


傅中望作品


傅中望作品

吃饭、睡觉、写东西、画东西、看手机成了傅中望这段时间的日常。“呆久了以后就没有白天黑夜了,有的时候白天睡觉,有的时候晚上睡觉,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状态。我相信很多人处在这么一个状态,所有人都在一种惶恐、焦躁和不安中渡过每一天,艺术家真是无能为力,没有办法,也做不了什么东西。有时候可能只能是发发感慨。”


数字雕塑、3D打印会更受青睐吗?

疫情期间隔离在家的青年雕塑家田晓磊过着天天熬夜晚起的规律生活,每天的生活状态基本上是吃、睡、玩游戏、撸娃,当然还有创作,但由于工厂停工,不能出门,他更多的还是以电脑创作为主,隔离也使得他有更多的时间静下心来研究之前不会的技术,田晓磊之前的创作也是一直采用数字的方式,此次疫情很多雕塑家都在用数字或者3D打印的方式来进行创作,在田晓磊看来,运用数字进行雕塑创作是一件和平常的事情,这也是数字工具的优势。


田晓磊作品


田晓磊作品


田晓磊作品

至于未来,雕塑创作是否会变得越来越数字化,田晓磊表示,数字化是趋势,但数字化也是工具,最后还是要变成实体进行工厂制造,此次疫情影响最大的是实体制造,但这是短期的,疫情过后还会蓬勃发展的。


田晓磊作品


田晓磊作品

同样隔离在家不能出门的青年雕塑家褚秉超,因为不能外出,所有的事情都限制在了想象里,还有一些本来要在春季做的事情,只能等到明年在做了。


褚秉超 海岸线,2013


褚秉超 石环山,行为摄影,全貌,360x103cm,2019


褚秉超 石环山,行为摄影,全貌,360x103cm,2019


褚秉超 我佛-50尊佛像修缮前后,2014

在家的这段时间,褚秉超做的最多的是做饭和自我批评以及模拟和计划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希望疫情早日散去,延时了两个多月的工作计划能够顺利实施。而关于数字雕塑,褚秉超讲到很羡慕他们可以用这种方式工作,或许未来会是一种趋势,但这不是自己的选择。


停课不停艺:任何材料都可以是创作的素材

在疫情期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同学们也没有闲着,虽然开学的时间迟迟不能确定,但网课更拉近了同学们与老师之间的距离,同时,在家上课的同学们是如何完成作业的呢?他们的创意也是让人们深深的折服,真的是物尽其用。

牛博赛《人群》 鸡蛋、马克笔、网兜


王怡然《中介》 布


陈刚 《过家家》 报纸、调味料、餐具、酒

比如张德峰的作品《人群》, 用马克笔在鸡蛋上,描绘疫情期间人群中各色各样得人物,用玻璃罐,丝网兜,鸡蛋盒等装鸡蛋的容器盛放。陈刚的《过家家》采用的创作材料是报纸、调味料、餐具、酒,在高度网络化和自媒体发达的现在报纸是势微的。作机关报仍然大量的存在,《过家家》以一种孩童游戏的方式,消解主流媒体这样一种刻板和高高在上。


郭兴悦《橘皮构成的空间形态及变化》 橘皮


郭庆利《水之态》 不锈钢、水、亚克力板 、照明灯


金非凡 《火生火》火、pvc透明膜  

王怡然的《中介》运用的材料是布,在讲到创作理念时,她表示,人类捕食行为是自然病毒发展成人类传染病的中介行为,最终影响了人类对自然动物的价值评价,形成了一个“自然——人类——自然”的过程。郭兴悦《橘皮构成的空间形态及变化》,尝试用刚剥下的橘皮构建空间形态,因重力、水分流失等它一度变得瘫软,却在更干枯后变得坚固,上图为其中一种空间形态的变化。郭庆利的《水之态》利用光把水的流动的状态的美感及不寻常状态表现出来,让水展现出平常我们很少留意到的美感,同时通过人体感应装置让观众与水的流动进行互动让人感觉到水的灵性。

一场疫情,虽然将人们都隔离在了家里,但我们从这些艺术家的作品看到了生活的美好,人生的美好,同时也会感慨,其实美一直就在身边,这也告诉我们,即使是在艰难,也要心怀希望,乐观的面对生活和人生,要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和感受生活的心,这样的人生或许才会是快乐的吧。
(文章来源于雅昌艺术网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