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你所不理解的行为艺术,背后都有一段“血泪史”

日期:2020/3/23 至 2020/3/23    
       
上周,一场集体的“行为艺术”火了 ,也让“行为艺术”一词大范围地介入公众领域,实属罕见。长久以来,行为艺术都被冠以看不懂、哗众取宠的名声,但真的是这样吗?也许当我们换一种眼光来看它,会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流血、自虐与
骇人听闻的举动

 
1997年,在第四十七届威尼斯双年展的展览现场上,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坐在由1500个血肉犹存的兽骨组成的骨堆上,一边洗刷兽骨,一边低吟儿时的家乡民歌,语调充满悼亡之气……

阿布拉莫维奇《巴尔干巴洛克》

1994年夏日的一天,艺术家张洹往身上涂满蜂蜜和鱼腥液后在北京东村的一个大小为十二平方米、极其肮脏臭气熏天的公厕里静坐了足足一个小时,期间被成千上万只苍蝇密密麻麻地叮满身体,汗水不断从其身上流下。从始至终,张洹一动未动……

张洹《12平方米》

想常人之所不能想,为常人所不为。一直以来,行为艺术从不缺少这些骇人听闻的举动,在趋利避害的心理机制下,人们很容易对这些行为产生抵触,但是如果想要了解行为艺术为何总是如此“出格”,恐怕还得回到它诞生的语境说起。

俄罗斯行为艺术家Pyotr Pavlensky将自己的嘴缝起以抗议俄罗斯当局对当代艺术的审查和禁止


“反叛的反叛”

 
如果说现代艺术是对古典艺术的颠覆和反叛,那么行为艺术就是“反叛的反叛”。
 
行为艺术兴起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有学者认为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达达”的传统。达达可以视为一股“反艺术”的潮流,因为达达主义者们坚信正是中产阶级的价值观催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所以达达精神也可以视作对野蛮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种抗议。

  柏林达达的领导者拉乌尔·豪斯曼 The Art Critic,1919–20

现代艺术的分水岭是1950年代,艺术的重镇随着战事的演变从巴黎转向纽约,而随之变化的,还有艺术的概念。
 
在此之前,并不是没有人类的行为和表演,但将人的行为作为一种先锋艺术,还是头一回。与表演艺术不同,理想的行为艺术是在一个无法重复、捕捉或售卖的事件中,表演者和观众获得短暂而真实的体验。

阿布拉莫维奇行为艺术作品《艺术家在场》
 
我们至少可以从以下一些方面来分析当时行为艺术的兴起:
 
1.杜尚的探索打破了艺术媒介的界限,凡是你所能够想象到的都能成为艺术的材料,这也促使艺术从“物质”中得以解放,并且模糊了艺术和日常之间的界限;
 
2.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尤其是波洛克等艺术家将“行动”推到了艺术创作的制高点。对他们来说,画的真实性在于其直接性和表达的即时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幅画本身就是一个事件,是一种自我启示的戏剧;

杰克逊·波洛克绘画
 
3.在行为艺术风靡之前,已经有偶发艺术、激浪派等作为铺垫,前者注重活动的随机性,以自发的无具体情节和戏剧性事件为表现方式;后者则受到杜尚的影响,大多数激浪派艺术家以反商业和反艺术为己任,强调概念而非成品的重要性;

阿伦·卡普罗偶发艺术作品《女士们舔汽车上的果酱》
 
4.如果说以上还只是从艺术范畴内部进行分析,而真正促使各种前卫艺术在欧美大行其道的,还是当时的社会状态。上世纪50年代的民权运动与60年代的反越战情绪引起了社会的不安和躁动,并作为主导力量在诸多方面推动了美国和西欧文化实质性的改变。
1971年,美国艺术家克里斯·波顿(Chris Burden)在他的朋友拿着步枪瞄准并打伤他手臂的情况下仍旧保持一动不动,图为受伤的克里斯·波顿。这场行为艺术表演在一个充满暴力的时代中进行:1970年代的越南战争、美国暴动,人心惶惶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解放的时代,旨在打破现状,对所有优越性或既定真理的正确性发起质疑,而艺术无疑是其中的前沿。


当行为作为一种材料

 
在这样的语境下,还有什么比人类身体和行为更被人熟悉的材料?它本身就是最有力的武器,对现状提出挑战,或成为争取权利的工具。既然前卫艺术是为了打破我们既有价值观而存在的,所以也不难理解它的表现与我们的预期有所偏差。


在1990年开始的一场行为表演The Reincarnation of Saint Orlan中,法国艺术家圣·奥赫兰(Saint Orlan)通过一系列整形手术不断地改变自己的模样。她希望通过整形手术将自己改造成西方绘画中的理想模样,包括波提切利的维纳斯与蒙娜丽莎等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行为艺术都是为了“打破”而存在的,有时候它可能只是给我们提供了一种看事物的角度,或者是给予生活一个幽默的调侃。


葛宇路的行为作品,他经过8天、67个小时的步行,用电风扇和鼓风机将一封只有抬头和落款的情书,从燕郊吹进了北京,吹到了他女朋友手中

在当代,行为更被理解为一种直接接触社会现实、空间细节和身份政治的方式。借用2016年,理论家约拿·韦斯特曼(Jonah Westerman)的评论:“行为不是(也从来不是)一种媒介,不是艺术品可以成为的东西,而是一系列关于艺术如何与人和更广泛的社会世界相联系的问题和关注。”

何云昌行为作品《金色阳光》 


经验和过程
比结果更重要

 
一幅画可能因为它的材质、线条、颜色而足够打动人,人类的行为却是稍纵即逝的,仅有一些珍贵的影像可以存留,更有甚者,有的艺术家反对任何形式的拍摄和记录(比如提诺·赛格尔的编舞作品)。

那么,行为艺术如何发挥它的效用?

行为(或者说经验)本身是否足够震撼以及如何与受众产生互动就尤为重要。因为极端,才足够深刻,因为激起受众的关注和参与才能进一步产生效用。

疫情发生后,意大利华裔男孩Francesco Xia拿着标语“我不是病毒,我是人类,不要对我有歧视”站在意大利街头,获路人拥抱支持

但是理解行为艺术还不能仅限于它表面的惊世骇俗,更重要的是理解它背后的成因和艺术家想要表达的问题。
谢德庆《一年行为表演1980-1981》(“打卡”)

在《一年行为表演1980-1981》(“打卡”)中,谢德庆从1980年4月11日下午6点开始,每隔1小时在自己工作室里打卡一次,一天24次,不间断地持续了365天。他用自己的方式记录时间的流逝,规律且精准。

事后,艺术家曾描述自己当时的体会,在纽约的前四年,下班后总是在工作室来回踱步思考艺术应该如何去做,却什么也做不出,内心充满挫折感。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这个思考和度过时间而什么都没有做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件作品。他的作品就是在讲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度过时间。

谢德庆《一年行为表演1980-1981》( “打卡” )

而《打卡》与其说象征着现代社会中人的时间被工作、被资本控制的状态,谢德庆更想做的是一种哲学层面的思考,就像西西弗斯一直在推石头上山,石头滚下来他又推上去,有时候你对抗命运的方式,就是尽力地去做荒谬的事情。

何云昌《一根肋骨》 

在作品《一根肋骨》里,何云昌取出了身体左侧的第8根肋骨,与1200克黄金做成了一条项链。之后与母亲和几位女性朋友戴上那根肋骨制成的项链分别合影。这听起来让人震惊,不过他也是在探讨一个神话传说中的概念,亚当的一根肋骨创造了夏娃,何云昌想要用这件作品表达两性关系最复杂的部分。


何云昌《一根肋骨》 

为了做这件作品,何云昌花了三年的时间才找到并且说服了一家私人医院为他做这个手术。这让人不禁思考,真的值得吗?然而在探讨身体上所带来的疼痛时,何云昌曾这样阐释:“这种让人上瘾的行为艺术成全了我,总有一些东西是比肉身要重要的。”


“疼痛是一道穿越了的墙”

阿布拉莫维奇《巴尔干巴洛克》
 
让我们再回到前文所提到的《巴尔干巴洛克》,这件作品事实上与艺术家的故土巴尔干地区的现实息息相关。阿布拉莫维奇曾说,欢乐并不能教会我们什么,然而,痛楚、苦难和障碍却能转化我们,使我们变得更好、更强大,同时让我们认识到生活于当下时刻的至关重要。

 阿布拉莫维奇行为艺术作品《节奏10》

在这位教母级别的艺术家的作品中,对于身体和体能极限的挑战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但就像她在自传《疼痛是一道我穿越了的墙》中阐述道:

“我体验到了绝对的自由——我感到自己的身体毫无束缚、毫无限度;痛楚一点也不重要,什么都不重要,那一刻我知道我找到了自己的媒介。没有任何绘画,或是我能够做出来的物件曾带给我这样的感受。”

一个成功的行为艺术必然会唤起受众一些超凡的感知和意识。换句话说,如果觉得行为艺术刺目地难以忍受,那有可能是我们还未感受到艺术家们所想要触碰的现实和经验到的那个世界。

行为艺术先驱赫尔曼·尼特西(Hermann Nitsch)的行为作品

艺术从来就不都是美好的,它也有可能是崇高的、警醒的,甚至是丑陋的、刺痛的。只是我们很容易自动屏蔽掉这些让人不舒服的意象或场景。但忽视不意味着不存在。也许危机四伏的当下,才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些令人不愉悦的艺术,毕竟这也是真实的一种,它给予我们深深的反思。

而这个世界上,之所以有很多艺术家看起来比我们“疯”,比我们“傻”,也许只是因为他们比我们更清醒。

艺术家斯宾赛·图尼克(Spencer Tunick)在赫尔(Hull)城市中心开展的一场公共行为艺术,近3200名“蓝色志愿者”在赫尔城中赤身穿行,隐喻海平面上升给城市带来的威胁
(文章来源于艺术商业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