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全球艺术之旅丨经典vs前卫、严肃vs嬉皮…多面伦敦之夏季艺术棱镜+当季特展

日期:2019/8/13 至 2019/8/13    
       
作为世界顶尖的时尚、艺术、文化之都,伦敦所拥有的世界顶级的博物馆和美术馆数不胜数。无论是在优雅而内敛的肯辛顿及切尔西地区,还是在前卫而嬉皮的肖尔迪奇地区,亦或是位于泰晤士河畔的南岸,均能发现各类美术馆、博物馆的踪影,街巷中亦充斥着该地区所特有的艺术气息。

作为世界顶级博物馆、美术馆最多的城市之一,伦敦的各大美术馆展览在夏日陆续登场,以研究详尽、制作精良的回顾展居多。大英博物馆动漫展系统回顾了日本的传统艺术,以探索当代日漫文化之形成;皇家艺术院则推出了纳比派艺术家费利克斯·瓦洛顿(Félix Vallotton)回顾展,在总结其一生创作的同时探索了其作品与爱德华·霍普、希区柯克的作品所形成的呼应;设计博物馆通过呈现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多件稀有物品、电影、采访、信件和照片,对其创作思路及电影制作过程进行了剖析;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个展探讨了社会、政治与环境议题,蛇形湖美术馆的菲斯·戈尔德(Faith Ringgold)个展聚焦非裔美国人的身份认同及女性平权问题……

01

布卢姆茨伯里
Bloomsbury
一个老派知识精英化的伦敦

1905年戈登广场,一群出生于上层阶级、放浪不羁的文学家与知识分子聚集在了艺术家凡妮莎·贝尔于家中举办的“周五俱乐部”。布卢姆茨伯里不仅是上流社会的栖息地,还是英国现代先进思想的摇篮。这一群代表了当时英国最前卫思想的人有凡妮莎·贝尔的妹妹、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艺术批评家罗杰·弗莱与克莱夫·贝尔、艺术家邓肯·格兰特与经济学家凯恩斯。 “布卢姆茨伯里派”(Bloomsbury Group)这个名字,是凡妮莎·贝尔、格兰特及他们圈子里的其他艺术家于1912年参加由弗莱策划的“第二回后印象派展览”时所起。在他们活跃的三十年间,布卢姆茨伯里便是他们每周聚会碰撞想法、交流创作的地方。

位于戈登广场拐角处的高尔街(Gower Street)则见证了前拉斐尔派的诞生。1848年,约翰·米莱在他高尔街的家中,与但丁·加百利·罗塞蒂和威廉·霍尔曼·亨特一道创立了前拉斐尔派。他们对拉斐尔之后形成的公式化学院风格的艺术体系提出了鲜明质疑。布卢姆茨伯里以开放的学术氛围,成为了二战期间欧洲知识分子的庇护所。瓦尔堡学院在纳粹的阴影下从汉堡迁来了伦敦,并于1937年安置在了布卢姆茨伯里,随之而来的还有贡布里希、利奥波德·埃特林根(Leopold Ettlinger)等一众瓦尔堡学派艺术史学家。

自高尔街的伦敦大学学院往西走,就到了菲茨罗伊广场(FitzroySquare)。围绕广场的乔治式建筑上挂着不少蓝色牌匾,8号住着画家詹姆斯·麦克尼尔·惠斯勒、29号是剧作家萧伯纳的住所,后来搬进了伍尔夫;33号曾为弗莱的欧米茄工作坊(Omega Workshop),它将现代艺术中的抽象图形与鲜明色彩引入了日常家居设计之中。国家美术馆的第一任馆长查尔斯·伊斯莱克爵士(Sir Charles Eastlake)与他的夫人、重要的艺术评论家伊丽莎白·伊斯莱克夫人亦曾居住于此。

大英博物馆 British Museum 
地址:Great Russell St, London WC1B 3DG
图片来源:Wikipedia

成立于1753年,前身是汉斯·斯隆爵士的奇珍屋(Wunderkammer)。爵士去世后,他的七万多件藏品被捐赠给了英国政府,后者以这些藏品为基础创立了大英博物馆。通过不断的购买与积累,现在的大英博物馆已经拥有八百万件藏品,记录了人类两百万年的历史。
正在展出
Mangaマンガ
展至8月26日
展览回顾日本的传统艺术,以探索当代日漫文化之形成。并通过手冢治虫、萩尾望都、竹宫惠子、大友克洋等漫画大师的手稿,为观众展示了漫画的发展史与不同类别。

惠康收藏馆 Wellcome Collection
地址:183 Euston Road, London NW1 2BE
图片来源:Wellcome Collection

由制药业巨头惠康基金会于07年创建,致力于用视觉图像及艺术的角度向公众传播医学史和科学知识。但与其说它是医学博物馆,不如说它是一个巨大的奇珍博物馆。里面能看到患有皮肤病的维多利亚女人肖像、中国的药王水彩画、被无头身体寄生的印度男孩照片奇观图像。惠康图书馆收藏了海量世界各地医学史与人类志相关图像和档案资料,大部分由亨利·惠康爵士及其代理人在全世界旅行搜罗所得。
正在展出
烟与镜:魔术的心理学
Smoke and Mirrors: The Psychology of Magic
展至9月15日
展览以灵魂摄影、魔术道具和心理学实验短片为主,从心理学和大众娱乐的角度出发,探索魔术与魔法如何通过制造偏见来影响感知,以及人们的认知方式是否能被篡改。
 
失常的身体:乔斯·彭斯与奥里特·阿瑟瑞
Misbehaving Bodies: Jo Spence and Oreet Ashery
展至2020年1月26日
展览通过两位艺术家对“失常的身体”的表现探索慢性疾病的影响。摄影师乔斯·彭斯(Jo Spence)的作品纪录了她在80年代患乳腺癌的体验和对医疗保健制度的思考。她本真又带冲击力的摄影与奥里特·阿瑟瑞(Oreet Ashery)于2016年创作的系列作品《重访起源》(Revisiting Genesis)一起展出。阿瑟瑞颇具政治参与性的作品探讨了身处数码时代的人们对于慢性疾病的体验。

约翰·索恩爵士博物馆 Sir John Soane’s Museum
地址:13 Lincoln's Inn Fields, London WC2A 3BP
图片来源:Sir John Soane’s Museum

这里曾是新古典主义建筑师约翰·索恩的家与工作室,如今外观保存完好,内部陈设也依照建筑师的嘱托而原封不动地保留了下来。索恩是一位狂热的收藏家,主要搜集古希腊、古罗马、中世纪及非西方文明的文化产物。他在原本宽阔的空间里竖起隔墙,将自己的藏品密密麻麻地挂在墙上。在密不透风的逼仄空间里穿梭,仿若进入了一个小型的大英博物馆。索恩似乎对死亡情有独钟,不仅墙上挂着因出演麦克白夫人而闻名的英国女演员萨拉·西登斯的死亡面具,还在内室的正中央放着一尊埃及法老塞提一世的石棺。

狄更斯博物馆 Dickens Museum
地址:48 - 49 Doughty Street, London WC1N 2LX
图片来源:Dickens Museum

在这座乔治风格的房子里,狄更斯写下了《雾都孤儿》、《匹克威克外传》、《尼古拉斯·尼克贝》,一举在国际文坛上获得一席之地。博物馆还原了狄更斯维多利亚式家庭生活的原貌。像唐顿庄园里描述的,狄更斯家也是主人住楼上,仆人住楼下。餐厅是狄更斯与宾客聚会、开派对的地方,他常在宴饮间向客人朗读自己的著作。

育婴堂博物馆 Foundling Museum
地址:40 Brunswick Square, London WC1N 1AZ
图片来源:Wikipedia

其实是英国史上第一座公共美术馆。它于1739年建立,前身是恤孤慈善教育堂(Foundling Hospital)。关注社会议题的英国艺术家威廉·贺加斯(William Hogarth)从初期起就成为了育婴堂坚定不移的赞助人,他在里面建了一个画廊(picture gallery),并将自己的名作《向芬池里进军的士兵》(The March of the Guards to Finchley)捐给了育婴堂。住在附近的狄更斯常携妻小来育婴堂的教堂礼拜,这里是他创作《雾都孤儿》的灵感来源。亨德尔也是此处的常客,他捐了一架管风琴给育婴堂,并常在里头的教堂开慈善音乐会。如今,大家还能在育婴堂的顶层小房间里看到亨德尔的乐谱原稿与《弥赛亚》第一场演出时用到的歌词集。
 
特别推荐
“伦敦评论”书店
London Review Bookshop
 14-16伯里街,14-16 Bury Place 
 
大英博物馆几步远,就能发现这家低调却备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书店。它配合《伦敦书评》期刊建立。《伦敦书评》两周一期,上面发表关于最新文学作品、时政与艺术展览的评论。书店则通过定期举办新书发布会的方式,为公众提供了一个与作家交流的平台。近来齐泽克、T. J. Clark都在那里发布新作并举办了座谈会。店员自身的阅读量也很惊人,在这里常能得到他们的推荐,买到合适版本的出版物。

02

南肯辛顿
South Kensington 
在伦敦的 “巴黎二十一区”

南肯辛顿以其大量的法国移民及文化机构而闻名,故被称为“巴黎的第二十一区”(巴黎总共有二十区)。出了南肯辛顿地铁站不远,就是“法国研究所”(Institut Fran?ais),里面有一个专门放硬法语片的电影院。这个区域更有不少如Librairie La Page等法语书店,及The European Bookshop等专门贩卖欧洲语言书籍的书店。南肯辛顿亦是博物馆区,自然历史博物馆、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科学博物馆、设计博物馆及蛇形美术馆均在于此。


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地址: Cromwell Rd, London SW7 2RL
图片来源: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成立于1852年,是伦敦的工艺美术、装置及应用艺术博物馆。博物馆从一个设计学院的教学藏品演变而来。1851年在水晶宫举办的万国工业博览会为博物馆的正式成立提供了契机,一方面举办博览会所得的利润被用作购买海德公园以南的大片土地,以兴建博物馆;另一方面设计学院的教学藏品在博览会之后更名为工艺博物馆(Museum of Manufactures),并逐步增加馆藏。
正在展出
食物:不止盘中餐
Food: Bigger than the Plate
展至10月20日
从烹调实验到城市农业(urban farming),本次展览将食物的政治和味觉体验结合起来,探讨我们的集体选择如何带来更具可持续性、公平的食物生产体系和更加美味、健康的饮食。

蛇形湖美术馆 Serpentine Galleries
地址:Kensington Gardens, London W2 3XA
图片来源:Serpentine Galleries

位于伦敦肯辛顿花园蛇形湖畔的非营利当代美术馆。自2000年开始,美术馆每年委派一位顶尖建筑师设计夏季馆(summer pavilion),今年是日本建筑师石上纯也。
正在展出
石上纯野:蛇形湖美术馆2019夏季展亭
Serpentine Pavillion 2019 
Designed by Junya Ishigami 
展至10月6日
2019年蛇形湖美术馆夏季展亭,由日本建筑师石上纯野设计。

菲斯·戈尔德 Faith Ringgold
展至9月8日
非裔美国艺术家,作品关注非裔美国人的身份认同及女性平权问题。

设计博物馆 Design Museum London
地址:224-238 Kensington High St, London W8 6AG
图片来源:Design Museum London

1989 年成立于泰晤士河畔,于2016年迁于此处。博物馆展示各种以产品、工业、平面、时尚、电影、建筑设计为主题的藏品。
正在展出
斯坦利·库布里克 Stanley Kubrick
展至9月15日
展览透过库布里克700多件稀有物品、电影、采访、信件和照片,对他的创作思路及电影制作过程进行逐一剖析。观众将透过这个展览,重温《闪灵》、《大开眼戒》、《发条橙》、《全金属外壳》、《2001:太空漫游》等标志性场景。

03

摩尔门 
Moorgate
老伦敦的罪与罚之地,新伦敦的艺术脑

这里是新门监狱的原址所在。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于在新门监狱画下了《新门监狱练习场》(NewgatePrison Exercise Yard),其版画收录在了《伦敦:一场朝圣》集中。后来梵高参照这张画,在阿尔勒精神病院时画下了《场上的囚犯》(Prisoners in the Courtyard)。1733年,威廉·贺加斯在新门监狱探访了即将处以死刑的残忍女犯莎拉·马尔科姆,  并为她画下肖像。二十年后,贺加斯又画了一系列名为《恶的四个阶段》(Four Stages of Cruelty)训诫图。死刑犯汤姆·尼禄在接受绞刑后,尸体被送到新门监狱旁边的Cutlerian 剧场进行医学解剖。如今,新门监狱的原址上伫立着中央刑事法院,如果绕到阿门法庭后面,依旧能窥见那唯一一截新门监狱遗留下来的狱墙。

巴比肯艺术中心 The Barbican Centre
地址:Silk Street, London EC2Y 8DS
图片来源:erasmusu

艺术中心依傍巴比肯屋村而建,是集艺术、音乐、戏剧、舞蹈与电影一体的综合艺术中心。“Barbican”常被译为“瓮城”,因为这座庞大的建筑群坐落在古罗马时期的克里波城门和其相连的城堡的原址上。屋村在六十年代以粗野主义风格而建,是一个包含了音乐学院、青年会设施、艺术中心、图书馆、消防站与诊所的现代主义乌托邦。巴比肯音乐厅是伦敦交响乐团的驻团场地,现在由英国著名指挥家西蒙·拉特尔担任艺术总监。艺术中心的顶层还设有一个大温室,周日可以在里面喝下午茶。
正在展出
AI: 超越人类 
AI: More than Human
展至8月26日
作品贯穿了巴比肯中心、以“艺术祭”的方式呈现。这个交互型展览体现了艺术与科技的融合与协作,参展的有DeepMind、麻省理工、Mario Klingemann, Massive Attack, Es Devlin 与 teamLab。

李·克拉斯纳:鲜活之色
Lee Krasner:Living Colour
展至9月1日
克拉斯纳是被埋没的重要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一生都在其丈夫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阴影之下。巴比肯的展览是五十多年来第一次在欧洲关于此艺术家举办的大型作品展。


圣巴多罗买大教堂  
St Bartholomew the Great
地址:Cloth Fair, Barbican, London EC1A 7JQ
图片来源:Culture Mile

十二世纪初建立的中世纪修道院。据传来这个教堂祷告,能得到疾病疗愈的效果,因为这座教堂就是奥斯丁教会修士华西亚为感恩他奇迹般地从高烧中康复而建立的。达明·赫斯特的雕塑《圣巴多罗买,尖锐的疼痛》(Saint Bartholomew, Exquisite Pain ,2006)树立其中。我们看到金色的圣巴多罗买亲手用剪刀把自己的皮囊解剖下来,并站在椅子上平静地展示于众人,科学似乎在他的殉道中诞生。圣巴多罗买正是医生与手术师的守护圣者,医学、艺术与宗教的界限或许在当时并没有像今天那么显著。隔壁的圣巴多罗买医院则是柯南道尔安排福尔摩斯与华生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04

西区 
West End
繁华的不夜城

位于伦敦市中心的西区是灯红酒绿的商业娱乐中心。沙夫茨伯里大街(Shaftesbury Avenue)是唐人街与苏豪区的分界线,街的两边缀满了剧院、餐馆跟电影院。苏豪区是青年亚文化的发源地,六十年代常能见着外套美军大衣、内衬意大利西装与针织领带的“摩德”族青年(Mods)。他们在苏豪区压马路、去俱乐部里喝酒、到咖啡馆里消磨时光,如今这片区域的酒吧门口依旧能看到代表摩德精神的蓝白红三色同心圆箭靶图。作为性与欲的波西米亚天堂,苏豪区成为了艺术家最爱去的地方。培根是迪恩街41号殖民地俱乐部(The Colony Room Club)的董事,弗洛伊德、弗兰克·奥尔巴赫、理查德·汉密尔顿、彼得·布莱克等一众英国战后艺术家常常混迹于此。当时常在那里出没的还有玛格丽特公主、大卫·鲍伊、威廉·柏洛兹以及亨利·卡蒂尔-布雷松。

皇家艺术院 Royal Academy of Arts
地址:Burlington House, Piccadilly, London W1J 0BD
图片来源:Evening Standard

英王乔治三世于1768年成立了皇家艺术院,希望用这个学院建立良好的品味标杆,通过教育与展览来提升公众对艺术的欣赏水平。结果十八世纪欧洲大陆与古典主义风格的风格挤压了本土英国艺术家的生存空间,幸好贺加斯通过他在育婴堂举办画展与拍卖的方式,成功为当时英国的艺术家提供了展示机会,英国艺术家协会也在一次又一次的聚会中诞生。1997年,YBA艺术家在查尔斯·萨奇的支持下于皇家艺术院举办了著名的展览“Sensation”,引起了艺术界的剧震。
正在展出
费利克斯·瓦洛顿 Félix Vallotton
展至9月29日
瑞士艺术家瓦罗顿是纳比派(Nabis)风格革命的先行者,其作品受到高更的后印象派风格及日本木刻版画的影响。展览不仅对瓦罗顿的一生进行回顾,还探索了瓦罗顿作品中充斥着紧张感的室内场景如何与爱德华·霍普、希区柯克的作品形成呼应。

特别推荐
皇家歌剧院
Royal Opera House
Bow St, Covent Garden, London WC2E 9DD
 
建于1732年,经历过十九世纪初、世纪中的两场毁灭性大火,与八十年代后的不断添加与重建,变成了今天的模样。亨德尔曾在1735年至1759年间,为歌剧院的剧目作曲,并担当风琴师。从1852年起至之后的近五十年,意大利风格在歌剧院大行其道,许多原本英法德语的曲目都被改成了意大利语。直到1892年古斯塔夫·马勒在这里指挥首演了瓦格纳的指环系列,才慢慢改变了歌剧院的剧目被意大利语垄断的局面。如今皇家歌剧团由重要指挥家安东尼奥·帕帕诺担任艺术总监,皇家芭蕾舞团也驻场在此。
正在上演:费加罗的婚礼、卡门;
即将上演:战争与和平、唐·乔万尼、堂吉诃德(芭蕾)
朗尼斯科特爵士乐俱乐部 
Ronnie Scott's Jazz Club
47 Frith St, Soho, London W1D 4H
成立于六十年代的摇摆伦敦的老牌爵士俱乐部。萨拉·沃恩、马尔斯·戴维斯与贝西伯爵等传奇爵士乐手都曾登上这个舞台。俱乐部里面弥漫着苏豪区独特的伦敦中产阶级酒吧气息,听众可以边享受美食与美酒,边欣赏爵士乐大师们的演奏。

05

South Bank
南岸
泰晤士河畔的文艺聚集区

曾是伦敦的红灯区、工业区,在战后成为重要的艺术区。这里有泰特美术馆、莎士比亚环球剧院、老维克剧院和大英电影档案馆(BFI)、国家剧院,与集海沃德美术馆、皇家节日音乐厅于一体的南岸艺术中心。这里亦有伦敦最著名的滑板运动胜地。


泰特现代美术馆 Tate Modern
地址: Bankside, London SE1 9TG
图片来源:Secret London

美术馆的前身是座落于泰晤士河的河畔发电站,基于馆藏用主题性的呈现方式布常设展。2016年由Herzog & De Meuron设计的“开关室”(Switch House)对公众开放,成为了世界上首个致力于现场表演、影像和装置艺术的展示空间。位于中央的涡轮大厅(Turbine Hall)则平日多展出艺术家受委托创作的大型装置。
正在展出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现实生活
Olafur Eliasson:In Real Life
展至2020年1月5日
北欧艺术家埃利亚松的大型个人回顾展。埃利亚松致力于对感知、几何、环保与跨学科合作的探讨。
 
纳塔莉亚·冈察洛娃
Natalia Goncharova
展至9月8日
立体派、未来主义、塞尚式、表现主义、革命、左派、时尚、前卫、俄国民间工艺、埃及、原始(primitive)……冈察诺娃拥抱一切定义现代主义的风格元素,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大胆地超越。她生于普希金那个阶层的贵族家庭,来自地初欧洲边缘、更接近东方的俄国。她既拥抱了西方又对之不屑一顾;拒绝爱国主义又是一个贴近社会与工农生活的马克思主义者。泰特举办了这位重要俄国艺术家在英国的首次个人回顾展。

海沃德美术馆 Hayward Gallery
地址:337-338 Belvedere Rd, London SE1 8XX
图片来源:Hayward Gallery

具有属于六十年代的粗野主义建筑风格,是南岸重要的当代美术馆。现任馆长拉尔夫·鲁戈夫(Ralph Rugoff)为本届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
正在展出
亲吻我的多重性别
Kiss My Genders
展至9月8日
Kiss My Genders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的100多件艺术作品,他们采用各种方法来探讨性别流动议题,及非二元、跨性别或双性别身份。

06

East End 
东区
嬉皮士天堂

伦敦的东区曾是一个极度贫苦、拥挤,外来移民众多的区域,但如今随着创意产业的兴起,加上它自身的文化包容性,已然是一个聚集亚文化的自由地带,成为了嬉皮士与年轻人最爱去的地方。

白教堂美术馆 Whitechapel Gallery
地址:77-82 Whitechapel High St, London E1 7QX
图片来源:Whitechapel Gallery

于1901年开业,是东伦敦最重要的艺术机构。它曾于1938年西班牙内战时期成为毕加索名作《格尔尼卡》的落脚点。白教堂画廊在战后英国艺术的兴起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它于1956年举办了重要的展览《这就是明天》(This is Tomorrow),展览体现了建筑师、画家、雕塑家和其他艺术家之间的协作成果。他们将传媒学家马歇尔·麦克卢汉奉为导师,用海报的方式及流行文化符号反思消费主义与城市中的文化生态。独立团体(Independent Group)随着这个展览而出现,他们创造了波普艺术,并将与“摇摆六十年代”精神相关的艺术家、摄影师与设计师带入了公众视野。
正在展出
迈克尔·拉科维茨 Michael Rakowitz
展至8月25日
此时伫立在特拉法加广场第四柱基(Fourth Plinth)、用废弃金属做的并基于亚述文化传统的人头牛身有翼雕塑正为美籍伊拉克艺术家拉科维茨所做。他的创作关注历史建筑及文化艺术品在动荡时代的命运。

酷儿空间:伦敦,1980年代至今
Queer Spaces: London, 1980s - Today
展至8月25日
该展览重点展出伦敦大学学院城市实验室(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s Urban Laboratory)所整理关于LGBTQ +空间和社交网络的珍稀的档案。他们还为观众提供一幅交互式地图,描绘了过去30年间酷儿空间的出现和消失。

Parasol Unit 当代艺术基金会
地址:14 Wharf Rd, London N1 7RW
图片来源:Parasol Unit

在加油站与麦当劳的后面,赫然出现了一座工业厂房风格的大玻璃艺术空间,那便是Parasol Unit与英国老牌画廊维多利亚·米罗(Victoria Miro)的所在。配上拐角处蓝色门面的的“沙丁鱼”餐厅,这两个艺术空间在周围的住宅区中宛若大海里的孤岛。在夜晚经过时,那其中的静谧感让人想起爱德华·霍普的画。伊朗裔策展人奇巴·阿尔丹兰(Ziba Ardalan)从画廊主维多利亚·米罗手里买下了一个维多利亚式家具制造厂空间,并于2004年开办了这个如今英国首屈一指的当代艺术基金会。阿尔丹兰凭借她在重要非营利文化机构瑞士研究所(Swiss Institute)的工作经验,致力于打造像Swiss Kunsthalle那样回应时代的展览空间。不像现在国际上飞来飞去的“明星策展人”,她倾向于关注年轻艺术家,特别是较少在伦敦展览过的国际艺术家。
正在展出
九位伊朗艺术家在伦敦:你就是火花
Nine Iranian Artists in London: THE SPARK IS YOU
展至9月8日
1819年,歌德出了一本名叫《西东诗集》(West-oestlicher)抒情诗集,致敬十四世纪波斯诗人哈菲兹(Hafez)。展览透过古典波斯诗歌的棱镜呈现,纪念了歌德诗歌集出版两百周年。展览主要关注生活在伊朗的年轻上升期艺术家,每个艺术家都对现代社会做出了独特的回应,然而他们所使用的隐喻和比喻中蕴含了一种共通的诗性。

特别推荐
Close-up 独立电影院
97 Sclater St, Shoreditch, London E1 6HR
 
霍克顿的独立艺术影院与电影文化、历史资源中心,是一个稀有及经典电影库。它定期策划电影放映项目,并不定期邀请导演、影评人及演员进行对谈与观众交流。它旗下的Vertigo Magazine是从九十年代初创建的电影杂志,出版学术性的电影学研究及访谈。
正在进行的放映项目:克莱儿·德尼(Claire Denis)系列放映——由于童年跟随公务员父亲在非洲长大,法国导演克莱儿·德尼在其作品中对西非殖民与后殖民问题进行了深刻的思考。
Cafe Oto 实验爵士音乐厅
The Print House, 18-22 Ashwin St, Dalston, London E8 3DL
 
位于孟加拉移民聚集区达尔斯顿,具有实验精神的音乐人与音乐爱好者对这个较为封闭的空间趋之若鹜。Cafe   Oto不仅是一个演出场所,更拥有自己的音乐厂牌——OTOROKU。重要的音乐会现场都会被录制成黑胶或CD唱片发售。迷幻摇滚乐队Acid Mother Temple、爵士音乐人亚历山大·霍金斯(Alexander Hawkins)、乔·麦克菲(Joe McPhee)、罗斯科·米切尔(Roscoe Mitchell)均登上过这里的舞台。
(文章来源于TANC)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