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掀起生命的布局:织物、在地性与当代艺术

日期:2019/7/19 至 2019/7/19    
       
17位当代艺术家(创作小组)在香港荃湾白田坝街45号南丰纱厂,以纺织面料与产业作为思考主题,以创作回应历史,以当下作为见证,开展了一场艺术讨论。从社会学角度看,工业革命从纺织业开始,殖民时期宗主国划分的经济作物世界地图,再到殖民地反倾销,具体到近代中国,洋布与土布的战争,生产方式升级后纺织劳工的个人经历,纺织工群体的集体记忆,其中演化出高度复杂、纷繁错综的社会事件与政治变换。


> 阿德·达尔马万(Ade Darmawan),《拼接规则》(Patchwork Regulation), 2019年

如果再转变视角,从社会学转变到物质文化,纺织物与生俱来的多变物理性,千变万化的视觉、触觉表现,早已被艺术家们关注。从布尔乔亚到纤维艺术的先锋性,从朱迪斯·斯各特到“局外人艺术”,都是纺织物作为艺术元素建构艺术话语的最好案例。一匹长布,既可以扮演公共空间中宣扬政治理念的横幅,也可以装饰家居环境,它可以被包裹、被折叠,也可以去遮盖、去屏蔽,去保护。在香港南丰纱长旧址举办的这次由当代艺术家聚焦纺织品的展览,以一种新的视角,既是在地性的,又是反殖民的,也是当代的,去重新审视一块布料和当代艺术话语之间到底能够产生哪些可能性,去反思纺织劳动这种曾经凝结了密集型体力的方式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拼接的叙事方式

> Vo Tran Chau,《在古森林里拾落叶》(Leaf Picking in the Ancient Forest), 2018年

展览所在地之前本来就属于南丰纱厂的一部分,这里是香港纺织业的一个缩影,是曾经长时期支撑香港经济产业的重要部分,是香港工业黄金时代的象征。随着香港纺织业北迁内地以及产业转型,纱厂厂房即将被拆除并变成新地产楼盘。不过,由于南丰第三代继承人以及香港对自身未来的重新定位,其中的六厂厂房变身成为一个历史与现实的对话空间,也成为香港历史活化项目的一个实验室。在老厂房外墙面上有一件涂鸦艺术作品,来自葡萄牙年轻街头艺术家维尔斯,用镂刻方式制造出表皮与内夹层材料的色彩差异,呈现斑驳的蚀刻版画效果,一张年轻且具有时代感的纱厂女工头像跃然墙面。这位女工凝结了那批五六十年代在此工作生活的年轻少女的所有梦想与现实,也是香港经济繁荣时期的符号,这种社会学与艺术的结合在本次展览中随处可见。

> 陈丽云(Movana Chen),《纺织文化艺术馆的织物》 Fabric of CHAT, 2019年

善于利用影像与装置的韩国艺术家郑然斗的作品《穿高跟鞋的少女》也加入了纺织与刺绣元素,同样也呈现出纺织女工的少女时代与当下生活状态,是怀旧、乡愁,还是更多的对生活现实的坦然,也许只有这种复杂与丰富的表达才能够定位出香港这个花花世界的本来面目。2017年郑然斗在荃湾驻村创作,随后这件作品诞生。少女实有其人,是一位五十年代来港的闵姓女士,以及另外4位年龄经历相仿的女性,她们的工作经历,各自的生活,被双荧幕投影呈现,叙述线索交织在往昔与现在,在怀旧与向往中反复摆荡。作品中还包括一些少女的照片,它们都是影像中的主角,一旁的刺绣作品是绣出的文字,如“我以前好聪明,一做就从生手变熟手”、“别人介绍我去工厂的”。

> 陈丽云(Movana Chen),《纺织文化艺术馆的织物》 Fabric of CHAT, 2019年

刺绣、老照片、影像的结合,造就一种时间的错位感,一种叙述方式的交叉感,既是一段平铺直叙的个人历史,也是一段精彩的香港社会史。

“拟戏剧”与“越轨生涯”

织物是人类历史上最悠久,分布最广泛的一种造物对象。每一块织物,每一根纤维,不仅承载了个人的感情,建构了个人的身份,也凝结着群族的共同想象,融入了文明的细微片段,它甚至可以成为气候史和生态史的有力证据。不过,本次展览作品主要仍然聚焦于纺织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来自印

> 诺伯特·罗尔丹(Norberto Roldan),《处女、怪兽、巫师和生气的上帝》(Incantations in the land of virgins, monsters, sorcerers and angry gods), 1999-2019年

度尼西亚的阿德·达尔马万(Ade Darmawan)的作品《拼布守则》,利用地毯的制造在不同文化中的位置和象征,来讨论纺织对不同地区生活的影响。

同样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雷扎·阿非希纳(RezaAfisina)把服装的商标放大,上面的产地、洗涤方法、成分、尺寸等标记,构建出纺织品和所在地的另类故事,当它们被悬挂到一起,也就成为服装与纺织的世界地图。

> 黄博志(Huang Po-Chih),《聚会后以后》(After After Party), 2019年

织物所能够讲出的故事,不仅包括上述的宏大叙事,还可以保存个人的梦想与身份建构。来自菲律宾的艺术家阿尔玛·昆托(Alma Quinto)让香港菲佣用织物制作自己的梦想形象,在这个非真实空间中,她们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绘画、遛狗、摄影、衣着整洁光鲜……

来自台北的比利时艺术家芙欧特则邀请了70位志愿者,他们有不同的性别、性向、种族、体型,都穿上了芙欧特改造后的衣服,用这样的外表进行一种“拟戏剧”与“越轨生涯”的尝试。这种社会学情景下人类行为模式的探讨,在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欧文·戈夫曼的《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得到过充分的探讨。欧文·戈夫曼认为,个人通过在社会情景中呈现自己身体的方式所进行的表演,可以引导和控制他人对他形成印象的方式。

无论历史与当下,还是梦想与现实,或个人与社会,纺织面料都能够将这些元素编制在一起,构建出种种不同的面料。这也许就是我们掀开生命的布局后,本该看到的东西。
(文章来源于艺术与设计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