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连接艺术的容器

日期:2019/7/19 至 2019/7/19    
       
上海油罐艺术中心

2019年3月23日,位于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2380号的上海油罐艺术中心正式对外开放,这里曾是中国最早的龙华机场使用过的储油仓库,5 个大小并不完全一致的航空油罐及其所在区域经过OPEN 建筑事务所主持建筑设计师李虎和黄文菁的巧妙设计,摇身一变,成为目前国内造型及功能最有代表性的艺术馆综合体之一。艺术中心的设计充分体现了艺术场馆在当代社会中的重要属性,那便是“主动连接”意识。这与上个时代艺术场馆与民众存在一定距离感的倾向截然不同。

上海油罐艺术中心

作为功能完全蜕变的改造项目,油罐的保留与改造在建筑单体方面有极强的针对性。整体建筑体量并不大,约1 万平米,5 个油罐从立面造型与其具备的不同用途相对应:1 号罐造型最接近原始油罐特征,整体造型相对封闭,为可提供现场表演的live House;2 号罐为高档餐厅,原油罐立面局部开有较小尺度的横窗采光,配备天窗并设置了屋顶观景露台;3 号罐为装置主题的艺术馆,只在顶部中心预留了采光井;4 号罐体量较大,立面开启了条形横窗,为美术馆的主馆本体部分;5 号罐在圆柱体外延伸出两侧的方形体块,加长的动线和直面开阔广场区域的特点是为了满足秀场、音乐节等大型活动的需要。

上海油罐艺术中心

在规划层面的空间组织上,设计师结合周边竖向设计条件,有意识的以各个油罐为中心,堆坡造景。5 个油罐使用了标高不同的两层连接。地表连接的形式如同架在油罐之间的字母Z ,为大片绿地和亲人尺度小径,其间分布着户外艺术作品。Z的下面为第二层连接,为室内展廊及配套服务空间,并与5 号罐的大型城市广场和临江栈道相衔接,形成了逻辑紧密的连接形态。

当代的艺术场馆在中国往往以综合体的形式展现,这也是“主动连接”的倾向所致,文化艺术、创意领域越来越积极的接近民众,是提升其作用的高效方式和有益尝试,另一例子,2017年12月开放的深圳蛇口“设计互联 | 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 心 ”(以下简称设计互联 ,Design Society )也具有典型的此类特征。

设计互联

设计互联项目出自年近90岁的槇文彦之手,是这位新陈代谢派的创始人的首个在华博物馆项目。在设计之初他便强烈的表达出项目应具备很强的公共属性,应亲人、惬意且与自然相结合。由于本项目体量巨大(总建筑面积约7 万平米),设 计互联需要解决的不仅是上述连接问题,将功能进行分布组织合理的同时,也要照顾到建筑物与海岸线和山体、城市的连接关系。

槇文彦先是确定了整体的形态逻辑,即以停泊在海边的船体作为构成主题,然后分别以三个朝向不一的潜望镜式体块与船体进行结合,三个体块分别看向山、海、城市,把船体上下甲板通过坡道进行连接,连接形成的大型平台上为景观,下为展馆,平台中心开启采光井使日光直接连入室内展馆。这种因地制宜并赋予内涵的设计特点尽可能的打破了传统艺术馆方盒子概念,并将船体下层完全打开成为民众游览的自由动线。

在室内流线的连接形式上,槇文彦尽量将线性的走廊空间进行消解,潜望镜式的体块不仅是主功能空间的采光,也是形成目标背景的橱窗效应体现,橱窗内的不同背景与其对应的功能呼应,形成新的见解体验。

设计互联

设计互联内部的功能之丰富堪称艺术综合体翘楚,其中涵盖美术馆、多媒体展馆、博物馆、交流中心、文化教育及娱乐场所等与文化产业息息相关的一系列内容。大体量礼堂式的做法在当代已经不具备实用性,为此,艺术中心通过尽可能多的连接点与民众进行互动,每个连接点又互相呼应和串联,形成一步一景、一步一展馆的巧妙组织。不得不承认,这是槇文彦7 年时间里来中国近百次的精彩结晶。

形成这种强势连接的建筑形态在过程中是有过渡和发展标本的,典型的便是安藤忠雄的美术馆系列作品,人为的进行流线连接,并将连接进行特别设计的建筑思维在地中美术馆这里有着强烈的体现。

项目建成于2004年,更接近于提纯的设计理念,即将艺术模块链条化,同样是上下两层的大格局,同样是几个展厅体块之间通过连廊连接,但连廊尺度严格把控在安藤的个人特色之下,有意识的拉长动线和加深抑扬顿挫的感觉以给游览者足够长的思考时间,这也是其总体量较小而引发的特点之一,尺度环境对于连接感的把握和处理往往是截然不同的。

沙丘美术馆

典型的折线、大小连廊的节奏把握、标志性的混凝土墙面,是安藤一系列美术馆作品的共性。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可以形成自由环路的连接状态,地中美术馆这样的小尺度艺术空间显示了一种“连接的终点”,在流线的尽头是一片山下的静谧的海景。这不禁让人联想到OPEN 建筑事务所的另一作品——沙丘美术馆。

沙丘美术馆也不到一千平方米,直接面海建于沙滩,从立面到室内几乎没有直线,如搁浅的珊瑚洞。在这里,建筑所体现的连接导向是将民众的目光尽可能引向海面,展厅中的作品仿佛每个都以海面为背景,建筑物趋向于化为无形,尽量融合、消隐自身与海岸形成一体,使得连接艺术的途径进一步降低。

可以看到,与自然融合、与文化融合是当代艺术场馆建筑的连接方式的体现形式之一,即连接的过海边的船体作为构成主题,然后分别以三个朝向不一的潜望镜式体块与船体进行结合,三个体块分别看向山、海、城市,把船体上下甲板通过坡道进行连接,连接形成的大型平台上为景观,下为展馆,平台中心开启采光井使日光直接连入室内展馆。这种因地制宜并赋予内涵的设计特点尽可能的打破了传统艺术馆方盒子概念,并将船体下层完全打开成为民众游览的自由动线。

沙丘美术馆

在室内流线的连接形式上,槇文彦尽量将线性的走廊空间进行消解,潜望镜式的体块不仅是主功能空间的采光,也是形成目标背景的橱窗效应体现,橱窗内的不同背景与其对应的功能呼应,形成新的见解体验。

设计互联内部的功能之丰富堪称艺术综合体翘楚,其中涵盖美术馆、多媒体展馆、博物馆、交流中心、文化教育及娱乐场所等与文化产业息息相关的一系列内容。大体量礼堂式的做法在当代已经不具备实用性,为此,艺术中心通过尽可能多的连接点与民众进行互动,每个连接点又互相呼应和串联,形成一步一景、一步一展馆的巧妙组织。不得不承认,这是槇文彦7 年时间里来中国近百次的精彩结晶。

形成这种强势连接的建筑形态在过程中是有过渡和发展标本的,典型的便是安藤忠雄的美术馆系列作品,人为的进行流线连接,并将连接进行特别设计的建筑思维在地中美术馆这里有着强烈的体现。
沙丘美术馆

项目建成于2004年,更接近于提纯的设计理念,即将艺术模块链条化,同样是上下两层的大格局,同样是几个展厅体块之间通过连廊连接,但连廊尺度严格把控在安藤的个人特色之下,有意识的拉长动线和加深抑扬顿挫的感觉以给游览者足够长的思考时间,这也是其总体量较小而引发的特点之一,尺度环境对于连接感的把握和处理往往是截然不同的。

典型的折线、大小连廊的节奏把握、标志性的混凝土墙面,是安藤一系列美术馆作品的共性。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可以形成自由环路的连接状态,地中美术馆这样的小尺度艺术空间显示了一种“连接的终点”,在流线的尽头是一片山下的静谧的海景。这不禁让人联想到OPEN 建筑事务所的另一作品——沙丘美术馆。

沙丘美术馆也不到一千平方米,直接面海建于沙滩,从立面到室内几乎没有直线,如搁浅的珊瑚洞。在这里,建筑所体现的连接导向是将民众的目光尽可能引向海面,展厅中的作品仿佛每个都以海面为背景,建筑物趋向于化为无形,尽量融合、消隐自身与海岸形成一体,使得连接艺术的途径进一步降低。

布扎比卢浮宫

可以看到,与自然融合、与文化融合是当代艺术场馆建筑的连接方式的体现形式之一,即连接的过程里需具备极强的符号特点,使其与环境的节奏一致。这一点可以拿另一大体量建筑来说明。2007年,出于文化合作及推广的目的,阿布扎比政府与法国签署租赁“卢浮宫”名称使用权30年的协议,10年后名为阿布扎比卢浮宫的项目落成,设计人为让· 努维尔(Jean Nouvel ),总建筑面积及造价完全超越法国卢浮宫。其设计结构接近于在一片阿拉伯沙漠居所的白盒子集群顶部加盖了一片180 米直径的穹顶,近10万平方米的总体量的各类展馆及文化交流场所便是穹顶之下五十五间白盒子的实际功能。穹顶由约8000颗星形图案钢铝镂空结构组成,当阳光穿过这些星形的时候,形成绚丽夺目的光雨。

阿布扎比卢浮宫

关于光雨的概念可以追溯到对阿拉伯文化中关于树荫和水源地的根本性问题的解读。让· 努维尔的设计精妙绝伦,如同树叶脉络的连接形式不仅有着各种层面的明喻,也通过穹顶下方融合了文化特征的白盒子对艺术起源本身进行了阐述。开展前夕曾经招致部分艺术家的抵触,原因是他们的某些作品被这个穹顶夺取了自身的活力,然而实际上真正的展览空间是在白盒子内部,属于室内空间。每个白盒子建筑单体尺度和距离、造型无一重复,在空间关系和边缘造型方面有着微妙的呼应关系。

艺术往往是足够多的人聚合之后产生的思想反应,最后能流传下来的是那些迥异于常规的思想和造型,而容纳艺术的容器——建筑则更需要凸显自身的个性,纵观近一、二十年的艺术馆作品,无一例外在特殊造型上可谓首屈一指,因其展厅功能的要求使得建筑体型的组合更为灵活而具备彰显个性的条件。

阿布扎比卢浮宫

2018年秋天,米兰古典主义浓厚的街头景观中忽然出现了一座60米高的纯洁而独特的白塔,这便是OMA为PRADA基金会设计完成的艺术馆项目。白塔的起点坐落于其脚下的旧建筑之中,共九层,每层分布不同主题的展馆,顶层为高档酒吧及餐厅,层高从一楼的2.7米到顶层的8 米不等,外立面的混凝土和玻璃表面的交替,允许从不同楼层的北侧,东或西采光。

这种完全脱离传统的处理手法犹如文物修复中强调的,新材料完全异于旧文物的本体,也是改造项目中时常出现的手法,一条室内楼梯在物理上连接了两个不同时代的建筑,也在空间感受中强调出具有诗意的上升情节。在整个欧洲新建艺术建筑数量被亚洲赶超的当代,库哈斯竖立的这座洁白的塔有更多的象征意义。

当代艺术建筑作为承载艺术作品的容器,有着巨大的连接作用。它连接了人与艺术、艺术与艺术、人与环境、艺术与环境等等,甚至连接着地域差异、传统与现代。在打破传统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将连接的过程体验作为建筑设计的第一准则。艺术作品和艺术活动的场所在今天需要具备符合时代要求的特征,也会在含义上成为建筑艺术本身的第一标的物。

地中美术馆
(文章来源于艺术与设计)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