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在威尼斯回顾一位贫穷艺术先驱:普拉达基金会带来雅尼斯·库奈里斯个展

日期:2019/7/11 至 2019/7/11    
       
希腊籍意大利艺术家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是“贫穷艺术”(Arte Povera)的前驱之一,自库奈里斯2017年去世后,首场全面回顾这位艺术家创作的展览目前正在位于威尼斯科尔纳罗女王宫殿(Ca’Cornerdella Regina)的普拉达基金会开幕。这场与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同期开幕的展览成为了城中最受人关注的艺术项目之一。

希腊籍意大利艺术家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

“贫穷艺术”这一概念正是由本次展览的策展人杰尔马诺·切兰(Germano Celant)于1967年提出,用以描述当时意大利青年艺术家们刻意回避传统艺术创作方式,转而采用自然物或人工材料作为媒介来创作。

杰尔马诺·切兰是一位意大利艺术史家、策展人和批评家,早年以在巴黎蓬皮杜中心、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等博物馆策划的意大利艺术展知名。1993年起,他出任普拉达基金会的艺术总监。他也担任过1997年威尼斯双年展的总监。在切兰策划的本次展览中汇集了库奈里斯1958年至2016年间创作的70件作品,占据了这座18世纪宫殿的三层空间。
 

雅尼斯·库奈里斯回顾展展览现场

切兰在本次展览目录中这样写道:“对于库奈里斯来说,这个世上没有平静可言,他的艺术是一种持续存在的行为,既矛盾又迷人,总是在寻求某种可变的空间。”这段文字强调了库奈里斯创作实践中的复杂性和流动性,这也是使得举办他的回顾展成为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
用“贫穷”材料来营造多维感官体验

展览意图呈现库奈里斯创作风格的转变。在画家创作早期的1950年代末到1960年代初,他主要在纯白的画布或纸张上描绘罗马街道上的字母、数字和道路标记,用解构的语言来表现碎片化的现实。自1964年起,库奈里斯开始从大自然中寻求创作媒介;到了1967年,他的探索越发激进——为了摆脱以图像作为单一表现形式的传统,他把日常生活中具体有形体的元素纳入了艺术实践,创作出如今为人所熟知的代表作。这些雕塑和装置都是由一些“贫穷”的材料制成的,比如土壤、仙人掌、羊毛、煤炭、棉花等等,并且往往与其他元素并置在一起,包括动物,甚至是蹿动的火苗。

雅尼斯·库奈里斯回顾展展览现场

库奈里斯从一种书面化的图像语言转向实体化的,与大地相关联的表达,把概念的处理与基础材料交织在一起。艺术世界中典型的精英主义与权威性语言被一种基于自然元素和人造材料的更具表现力的话语所取代。库奈里斯用朴实的材料创作了强烈而又流畅的艺术品,与观看者之间建立了活跃的文化交流,把自然和文化,实体和象征包裹在一起,展现了它们奇妙的关联反应。

一位大提琴家演奏着巴赫《约翰受难曲》中的篇章

对天然有机材料和人造材料的使用使得艺术家的创作转向物质体验和感觉的传递。在声音的探索上,早在1960年,库奈里斯就尝试在画布前吟诵他的书信;1970年的时候,他在作品中加入一位音乐家或舞者的表演。本次展览就还原了他1971年的作品——一位大提琴家演奏着巴赫《约翰受难曲》中的篇章,而它的乐谱则以油画的形式展现出来,悬挂在演奏者身边。根据库奈里斯的想法,大提琴家必须在这幅画边上演奏才能充分地“激活”图像中乐谱。

另一同时期的作品也呈现了长笛演奏者吹奏着莫扎特曲段的表演。这些作品克服了传统艺术语言之间的区隔,用声音替换图像,并使其相互联系。重复的音乐片段和音乐家的在场表演让艺术家能够进一步探索物与声音单纯的物质存在,同时作者和观者也得以共享一种概念化的感官体验。

受此启发,库奈里斯分别在1980年和2006年将乐器与煤气罐、铁钟结合起来创作出音画融合的作品,它们也在本次展览中展出。

反思个人存在与时代变革

库奈里斯善于在作品中探讨个人存在与时代背景的矛盾。这次展览的重头戏之一无疑是艺术家1975年的创作,《无题(公民悲剧)》[Untitled (Tragedia civile)]。在作品中,覆满裸墙的金箔与挂在衣帽架上的黑色衣物形成强烈对比,凸显了这一场景的戏剧性,暗示着个体和历史的危机。黄金打造的背景指涉拜占庭时期的马赛克,拜占庭绘画中的二维人物形象往往是巨大的,用以表现帝王的威严。而《无题(公民悲剧)》中的衣帽架下空空荡荡,人已经被挤压缩小几近消失,不由得让人联想起卡夫卡小说中对人异化的描述(卡夫卡是库奈里斯最喜欢的作家)。这件作品实际上是艺术家的自画像,但他是工业化的牺牲者,因此在视觉上缺席了,展现出一种存在主义焦虑。观众只能通过悬挂着的衣帽想象出消失的人形。
 
《无题(公民悲剧)》[Untitled (Tragedia civile)],1975

“门”是艺术家表达对现实变化难以容忍的又一重要象征。这次展览把库奈里斯在1972-2004年间关于门的作品从三种不同的角度搭建展示出来。房间的通道被石头、钢筋和铅板封住了,揭示出建筑的历史内在性,被一些艺术史学家认为与希腊的艺术遗产有联系;部分空间由于门被封死而无法进入,使访客与空间的互动更富戏剧性的同时,也强调了它们未知的、形而上和超现实的维度。

重返绘画

尽管将工作重心转入雕塑与装置创作,库奈里斯仍然把自己视为一名画家。2016年他在接受艺术杂志Apollo的采访时说道:“我拥有画家的思维模式,那是我的身份……在希腊语中,画家叫做‘zōgraphos’,意思是‘描绘人生的人’。”


雅尼斯·库奈里斯回顾展展览现场

库奈里斯之后确实回归到画家身份。他1979-1980年间的许多作品以煤烟痕迹为主要特征,这些遍布石头、画布和墙面的痕迹表明了他“重返绘画”的意图,也被用以反对1980年代盛行的反意识形态与享乐主义画风。当时,库奈里斯主要围绕工业烟囱这一主题意象进行创作。与原始的火焰力量相反,烟囱中的火是被囚禁在砖结构中的。火象征着对现实进行革命性干预的可能,而从工厂烟囱中排放出的煤烟及其烟灰则在艺术形式上代表着任何潜在的政治与社会行动最终会溶解和终结。

大型装置艺术实践

这场展览的叙事最终由库奈里斯1980年代的大型装置作品来结尾。为了更好地融入展厅空间,这些装置都包裹着架子或金属结构,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物品:从石膏模型到石头,从外套、玻璃到机械齿轮。科尔纳罗女王宫殿有两层楼的中央空间都留给了这些装置。在一楼,参观者可以看到三件分别创作于1994、2011和2013年的大尺寸作品。其中较新的这件《无题》(2013年),是由两条支撑着六个铁结构的火车铁轨构成的,每条铁轨内都装了重达200公斤的材料。

悬挂的衣橱,1993-2008

二楼的大厅内呈现了1993-2008年的作品,若干个不同颜色和形状的衣橱被揽绳拴住,悬挂在天花板上。该作品最初是依据巴勒莫的贝尔蒙特里索宫(Palazzo Belmonte Riso)的空间所构思出来的,它挑战了重力定律,通过一扇扇随意打开着的门,似乎是在模仿巴洛克绘画中不可能实现的透视法。

装满咖啡豆的麻袋,1992

还有一件室外装置作品不容错过。早在1967年,库奈里斯就利用悬挂物体的可能性在自己的作品中探讨重力和平衡的主题。然而,直到1980-1990年代他才真正与建筑和城市空间展开更为深度的对话。1992年,这件巨型装置在威尼斯宫殿的内部庭院展出。起先它是为巴塞罗那一栋建筑的外部立面设计的,由七块金属板组成,每块板都装载着盛满咖啡豆的麻袋。

这场与库奈里斯档案馆(Archivio Kounellis)合作完成的回顾展还将包括这位艺术家的戏剧表演作品、文献资料、影像、作品名录以及档案照片,以更全面地追溯库奈里斯的艺术生涯。
(文章来源于TANC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