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讨论极简艺术时,我们该讨论些什么?

日期:2019/7/10 至 2019/7/10    
       
我们还会再讨论“极简艺术”(Minimal Art)吗?这个专有名字似乎如今更像是一个定语,一个形容词,而从不深究其背景意义。正在香港厉为阁(Lévy Gorvy)展出的 Frank Stella 个展,可谓是对“极简艺术”的一次回眸,在这一系列作品中,Stella 直接将雕塑性的浮雕元素加入平面画作中,标志着其创作演变过程的关键时刻。“我擅长结构,我在 1960 年代创作的所有画作,优点都在于它们的井然有序、它们画面结构的可能性。创作这些《波兰村庄》的困惑与思索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我得以将我在结构上的特长运用于一种现代主义从未真正开发过的理念——即通过建构图像来构建绘画。” Frank Stella 这样解释这个系列的作品。
Frank Stella 在其作品前留影
1974 年,工作室中的 Frank Stella 与他的《波兰村庄》系列
尽管从没有过精确的定义,但“极简艺术”通常都指 20 世纪 1960 年代在纽约和洛杉矶出现的前卫风格。在那个时代,这类艺术类型并不被主流所接受,许多人所无法理解的,甚至有人对他提出质疑:这是艺术吗?作为“极简艺术”代表人物,Frank Stella 今年 81 岁。他与你在纽约上东区街头见到的老人并无太大区别,可在美国几乎任何一座重要艺术博物馆的现当代收藏中,你都会和他的画作迎面相见。在上世纪 1960 年代的极简主义运动中,Stella 开拓性地以“黑色绘画”(Black Paintings)先声夺人,之后从立体画布到拼贴与浮雕画的结合,从极简跨向极繁(Maximalism)。他近 60 年来的探索实践,正是艺术在时代变迁中的一个缩影。

图一:《Close Up of Harran II》(1967)
图二:《Fortin de las Flores》(1966)

Frank Stella 创作年

这次厉为阁所挑选的作品是 Frank Stella 的《波兰村庄》系列。这些作品完成于 1970 年至1974年间,如今,Stella 仍然在从事创作。《波兰村庄》是他对于建筑师 Richard Meier 所赠的《木制犹太教会堂》一书的回应。书中汇编的犹太教会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纳粹毁坏。Stella 受到这些图像启发,开始新的系列作品的创作。这4年的工作对他而言非常重要。因为这让他得以用全新的方式去拓展他在 60 年代所产生的一些理念——无论是颜色、结构还是新的材料。“这一系列作品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和其他的艺术家一样,Stella 一直在提出疑问,一直在往前走。他的创作也是对于他当时在研究的东西的反映。”厉为阁创始人之一 Brett Gorvy 接受采访时表示。




 图一:《Olkienniki II》 (1972)
图二:《Gabin I》(1971)
图三:《Kozandgrodek I》(1973)


图一:《Nowe Miasto II》(1973)
图二:《Pilica I》(1973)
图三:《Rozdol I》(1973) 

Stella 总是在推动他想做的事情的边界,他的“黑色绘画”系列就是他在极简主义上的探索,比如,笔触的大小就是画笔本身的尺寸;绘画是平面的,与画布的形状相一致,他通过增加一个维度,增加建筑的基础,增加色彩,从而“建造”一个绘画。渐渐地,他开始了平衡色彩和不同材料的想法。这为他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语言,直至今日他仍在探索。同样,从极简到极繁,他在“增加”的想法上也是非常现代,这也成为他现在正在做的东西的起点。他想把所有东西放进创作中,而非“拿走”。在极简主义中,他极力简化事物;而在极繁主义中,他加入各种东西,最终构建出非常复杂的结构。可以看到其中的一些作品,创作出来的过程非常复杂。如果你看他现在正在进行的作品,它们往往是层层叠叠的。在《波兰村庄》系列中,他的创作仍是理性的,基于建筑的几何形式,作品始于特定的建筑,但是当他在创作时,他使其从起点离开,让作品讲述自身——几何就是几何,色彩就是色彩,使用色彩并不是为了描述别的什么。“我想,注重逻辑以及剔除情感是 Stella 从极简主义转向极繁主义的变化中贯彻到底的东西。” Gorvy 说。
厉为阁亚洲区总监、此次展览的负责人李丹青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最吸引 Frank Stella 的不是这段被‘二战’战火摧毁的历史,而是这些建筑的形式。‘形式’几乎是 Stella 在创作中从始至终贯彻的核心,《波兰村庄》呈现了他在形式实验中的丰硕成果。” 在这本《木制犹太教会堂》的著作中,犹太建筑专家 Maria and Kazimierz Piechotka 汇编了在 20世纪1920年代及1930年代间一次建筑测量调查中纪录的 71 座犹太教堂的摄影作品及线稿,而 Stella 在《波兰村庄》中的作品都以这对伉俪著书中所收录的结构命名,每一件都与教会堂棱角分明的建筑、巧夺天工的木工息息相关。
《木制犹太教会堂》中,欧肯尼基犹太教堂横截面和側立面

《木制犹太教会堂》中,比利卡犹太教堂透视图与外部照片 

比利卡犹太教堂内部拱顶照片

她同时表示,在观展同时,还需要梳理 Stella 在《波兰村庄》之前的创作脉络:1950年代,在 Stella 还是学生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了对形式和一些基本元素的倾向,但抽象表现主义掌控着艺术世界,他的思考并不清晰,还是选择了包含个人表达的实践。后来,Stella 画出“黑色绘画"系列,其创作开始不受个人情感的影响。到1970年代的《波兰村庄》,Stella 走到了创作演进过程的关键时刻。因此,这个系列在他的艺术生涯中占据着代表性地位。

时间:2019年5月24日—7月27日
地址;厉为阁,香港中环雪厂街2号
(文章来源于Wallpaper卷宗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