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威尼斯双年展特别呈献克里斯托弗·布切尔项目“我们的船”

日期:2019/5/10 至 2019/5/10    
       
1,994.09豪瑟沃斯荣幸宣布,由艺术家克里斯托弗·布切尔(Christoph Büchel)发起的项目“我们的船”(BARCA NOSTRA)将参展58届威尼斯双年展国际艺术展。“我们的船”(BARCA NOSTRA)是一个由克里斯托弗·布切尔与西西里文化遗产与身份地方事务局(Assessorato regionale dei beni culturali e dell'identità siciliana)、奥古斯塔市(Comune di Augusta )以及“2015年4月18日事件”委员会(the Comitato 18 Aprile 2015)合作发起的持续性项目,并将在2019年5月11日至11月24日于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国际艺术展「愿你生逢趣世」(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的军械库展馆中展出。该项目的协调人为玛丽亚·奇阿亚·迪崔帕尼(Maria Chiara Di Trapani)。

▲ “我们的船”,2015年4月18日事件中的沉船,2250 x 710 x 860 厘米。由艺术家克里斯托弗·布切尔(Christoph Büchel)与西西里文化遗产与身份地方事务局(Assessorato regionale dei beni culturali e dell'identità siciliana)、奥古斯塔市(Comune di Augusta )以及“2015年4月18日事件”委员会(the Comitato 18 Aprile 2015)合作发起。由玛丽亚·奇阿亚·迪崔帕尼(Maria Chiara Di Trapani)负责协调 ? 克里斯托弗·布切尔(Christoph Büchel),图片? 我们的船(BARCA NOSTRA)
里斯托弗·布切尔:我们的船
Christoph Büchel: BARCA NOSTRA
展览时间:2019年5月11日-11月24日
展览地点:威尼斯双年展国际艺术展
「愿你生逢趣世」
(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
军械库展馆 意大利威尼斯
2015年4月18日,地中海地区最致命的沉船事件发生在了西西里海峡。事发地距利比亚海岸96公里,是意大利兰佩杜萨岛以南193公里的一片国际水域。事发后只有28人幸存,而其他700到1100人被推定失踪。渔船通常只有十名船员,而这艘船却平均每平方米搭载了五人,其中大多数人都被当作压舱物关在了船舱和机房里。在与试图前来救援的葡萄牙货轮发生碰撞后,这艘船便与那些被关着的人员一同沉没了。

在这一惨剧发生之时,欧盟正在实施“海神行动”(Operation Triton);该行动计划由欧盟边境管理机构Frontex负责,旨在维护欧盟在地中海地区的边境,而其范围被严格限定在了欧盟海岸线外三十英里以内。继欧盟决定终止“Mare Nostrum行动”之后,此前由意大利和欧盟出资支持的对遇险船只的救援,也只剩下对困难船只提供的基本导航协助。
 
意大利政府决定出资950万欧元打捞沉船,并发起了对遇难者遗体的调查,以便恢复他们的身份,让当局得以通知他们的家属。
 
2016年6月30日,在经历了第一次尝试之后,意大利海军终于将沉船从370米深的海底打捞了起来。接着,沉船被运送到了西西里奥古斯塔附近的梅利利海军码头(Pontile Marina Militare di Melilli,NATO),并在那里进行拆除以及对船体内囚禁着的数百具尸体的鉴别工作。


▲ 沉船修复后被运送并存储于西西里奥古斯塔附近的梅利利海军码头(Pontile Marina Militare di Melilli,NATO),图片? 我们的船(BARCA NOSTRA)

此次前所未有的行动动员了数以百计的专业人士及志愿者,包括来自意大利海军、消防队与意大利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法医病理专家,数所意大利高校的人员以及国家和地方当局,并最终花费了2300万欧元。2017年行动结束之后,沉船就一直被安放在了梅利利海军基地NATO码头的加油站里,此后许多组织和个人都对沉船未来的安置地点与处置方案提出了不少计划。

在沉船到达梅利利NATO码头之后,有关方面成立了“2015年4月18日事件”委员会,并在西西里奥古斯塔建造了一个“记忆花园”,以保护有关此次悲剧的记忆。

2016年10月,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 )曾提议将沉船运往布鲁塞尔,以警告欧洲必须对“移民丑闻”的负责,并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

2017年7月,米兰大学法医人类学与牙科学实验室(Laboratorio di Antropologia e Odontologia Forense)的一项计划提议将沉船遗物改造成米兰大学区的一所人权博物馆。该提案获得米兰市政府的批准以及60万欧元的拨款。

2018年5月,在巴勒莫一个移民计划开始了一项文化请愿活动,要求通过象征和政治挪用的方式,恢复2015年4月18日事件中的沉船,并提议将其在欧洲巡游——类似在巴勒莫的圣罗萨利亚巡游中,那艘原本给这个城市带来瘟疫的船,却也象征着生命对死亡的胜利。他们希望这艘船可以成为欧盟移动的纪念碑,跨越欧洲国家的界限,以支持人类自由移动的权利。

所有这些提案的关注点都是政治层面的,虽然引发了意大利和国际媒体的各种争论,但却都一直未能实现。

2019年4月18日,在这一悲惨的沉船事件发生后的第四年,意大利部长理事会主席和意大利国防部解禁了这艘沉船,并决定通过“我们的船”项目将其移交给了奥古斯塔市。这是一个充满了障碍的官僚程序,期间需要清理与沉船有关的所有权及责任问题,梳理其不确定的命运并为其接下来的旅程做好准备。

2019年4月底,沉船离开了梅利利的NATO基地,前往威尼斯的移民城——一个被认为是由难民所建立的地方。这艘船似乎注定会来到这个城市历史悠久的军械库,那里曾建造了许多为了文化和宗教而参与战争的船只——其中包括由天主教“圣盟”(即威尼斯共和国和西班牙帝国)领导的、反抗穆斯林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扩张的勒班陀战役:它也是当今欧洲反移民文化战争的根源之一。

▲ 沉船从西西里奥古斯塔附近的梅利利海军码头(Pontile Marina Militare di Melilli,NATO)被转运至意大利威尼斯的军械库,图片? 我们的船(BARCA NOSTRA)

持续性项目“我们的船”帮助这艘沉船,象征性地从一件法庭的证物转变为一件人工制品,从被认为是“一艘由官方法令处置的特殊船舶”变为一件“文化资产”、一个我们这个“有趣的时代”的重要象征以及集体的记忆,并因此在威尼斯的军械库进行第一次公开展览。

“我们的船”是一个更大项目的一部分,那是一次真正的、象征性的奥德赛。这艘沉船是一场人类悲剧的遗迹,但也是当代移民的一座纪念碑,关联着信息与人民自由移动真实与象征性的边界与(不)可能性。这艘船已经变成了一件象征物,不仅关乎那些在2015年惨剧中遇难的受害者以及那些一同经历恢复的人们,也关乎我们对创造了这种惨剧的集体政策与政治所应该承担的共同责任。

威尼斯是一座以移民为基础的城市,而它通过大众旅游推动了对自身的毁灭。在威尼斯双年展的文化景观与经济运作的背景下,在军械库举办的“我们的船”公开展览,开辟了将“我们的船”主动用作承载社会政治、伦理与历史重要性之工具的可能性。

“我们的船”是对特洛伊木马的一次逆转;在当代政治战略持续的纷争之中,那些搭载着如同货物般被囚禁起来的人的船只,变成了这场我们都参与其中的持续移民危机以及政治与文化沉船的“整体的一部分”(pars pro toto)。
(文章来源于HauserWirth画廊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