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共赴一个跨越过去和未来的桃源秘境

日期:2018/9/17 至 2018/9/17    
       
中国人对理想世界的想象和探索从未停止:古有文人墨客和帝王将相的造园活动,他们将对生活的雅趣和对环境的期冀都放到了园林中;今有当代艺术对于现实世界的反思、对于未来虚拟世界的幻想。而2018年9月15日开幕的观唐艺术区首届艺术季「桃花源」,则将传统与现代共置一室,让过去与未来在观唐交汇,创造出一个光怪陆离的桃源秘境。


北京第二机场高速,车流不息。路边繁茂的树林看似平常,走进公园,小路蜿蜒,沿路前行不久却豁然开朗,一座有着秦朝遗风,却又含着现代设计元素的美术馆建筑浮现眼前。这座隐藏于一片园林中的观唐艺术区,刚刚开幕却如此低调,也暗合了艺术区首届艺术季「桃花源」的主题:探讨内心世界的隐蔽与渴求,追寻一个情感安放,精神归宿的安息之地。
袁松《风景》灯光装置
曹雨西《墨》 交互影像

耿雪《海公子》影像装置

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艺术区内,用艺术探讨、构建一个被称为“桃花源”的理想世界,再合适不过。可以说,“桃花源”一直是艺术家追寻的:在古代,诗人们用文字书写自己的理想世界;在当代,则有艺术家们以艺术构建理想秩序。观唐艺术区首届艺术季「桃花源」,集合了众多大牌和新锐艺术家,以户外公共艺术、多种实验科技新媒体作品、沉浸式跨界戏剧三种形式从过去与未来两个时间线上展示了艺术家心中的桃花源,也引导每一位观众找到自己的桃花源。

桃花源主创姜江、卢征远、张锰、彦风以及馆长于向溟和艺术区创始人李保刚

传统意象中的田园生活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桃花源的形象似乎一直离不开仙境、乡野等充满自然意趣的意象:隔绝世俗一如蓬莱仙境,修仙练武;返璞归真一如世外桃源,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艺术季「桃花源」中,观唐利用所处园林的便利,邀请艺术家们在自然和生活之景中延伸创作,展现了一个充满古典东方美学世界观的乡野田园。

由艺术家卢征远所策划的户外公共雕塑展将艺术品放入自然环境,与周遭环境互为作用,产生有趣的对照。进入艺术区,左手边即是英国雕塑大师Richard Deacon的作品《面对面》,不锈钢的几何结构可以被视作是桃花源入口的一座碑石;沿着石块路前行,桃花源的景象似与现实世界大不相同:陈文令的《中国风景》、史金淞的《散松集》、宋建树的《直到世界尽头》、卢征远的《桃源镜像》都以树木为创作意象,结果却截然不同,展现出多种形态的虬枝;隋建国的《甘瑙德玛花园1号》与展望的《假山石117#》则是秘境中的两尊怪石;而园区中,也有向京的《异境—不损兽》和于凡《包裹的马》两匹形态各异的马“漫步”其中,如仙境中的两头神兽;夏航在他的桃花源里放进了一头如高达一般有着钢铁机械之躯的狮子,看起来有点儿凶,最好别惹到它。当然了,桃花源中也有居民:王少军的作品《人与蛙》中,人低头有些茫然但是又颇为专注地看着地上的蛙,仿佛自己也是刚刚误入桃源,对这里不甚了解;陈文令的叫做《港湾》的大红人则已经侧卧在草坪上,闭眼微笑,享受着这里的阳光和空气;仁哲将作品《云山风度》摆放在一片水边,武士看似激越的拨琴,细细观察却越发气定神闲……在一个个性格迥异的作品中,一个有着传统东方内核,以当代审美和技法表现的艺术家心中的桃花源缓缓现出全貌。

新媒体艺术家和雕塑艺术家合影


观唐艺术区还为观众设置了一个小彩蛋:由青山周平主导的独立单元“岛屿项目”将在为期三个月的时间内邀建筑师在湖心岛上以一位异国人的角度呈现他心中的“桃园乡”, 延伸出对艺术在空间概念里的应用。三个月内,每天的小岛都将持续被改造,小岛面貌的更新令人十分期待。

行至这个位于自然之境的桃花源尽头,拐进8号馆,是艺术季「桃花源」的独立单元之一《空间与格局——蔡志松的新东方美学》。在这里,蔡志松让艺术作品从白盒子回归生活空间,让艺术品重新承担起对于生活的装饰作用,与观者一起探讨“宅艺术”。
嘉宾合影艺术家蔡志松(左)云文观唐总裁李保刚(中)观唐美术馆馆长于向溟(右)

展览现场蔡志松在讲解作品

蔡志松观唐壹号作品

千百年来,无论是东方或是西方,艺术品都被摆放在日常起居空间内,承担者室内装饰作用,而随着其商业价值的膨胀,用作展示、销售的白盒子式艺术空间才出现。如今,蔡志松将自己的《故国》系列、《玫瑰》系列、《浮云》系列、《家园》系列等作品分散放置在作为客人接待的8号馆,赋予了作品与空间全新的气质:名为《栖 Inhabiting》的仙鹤雕塑在挑高的大堂中空“盘旋”,伴随着点点《浮云》,使得大堂拘谨的气质变得富有生气;大小、形状各不相同的《玫瑰》系列开满室内的角落,为严肃的室内增添了娇柔的气质;而《故国》系列中的文人武士则为建筑蒙上了一层迷人的神秘气息。在这里,艺术不是高深莫测的天书,只是为空间增加雅趣和美感的生活好物。

电光幻影中的未来想象
《第五元素》、《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2046》……当代人对于未来的想象从未停止,并且在数字技术发达的今天愈演愈烈。通过对未来秩序的构建,人类也在试图探索心中关于未来的猜测:精神和肉体是否可以分开?人如何和自我的延伸相处?AI是否将会吞噬人类?当所有事物都可以变成一串数据存在于数字世界,实体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而一个个想象中的未来世界观也可以被看作是创作者心中未来的桃花源。

在新媒体展《时空和谐》中,策展人张锰带领艺术家突破规则束缚,展开了一场关于未来理想世界的无边想象。张锰的作品《苔藓》中,艺术家在六边形仿蒙古包帐篷中播放着大兴安岭阿尔山火山石区域驻地时拍摄的视频。在遥远的未来,这片未经人工的荒野是否还会真实地存在,或是变为一段影像?吴珏辉的《混沌之门》中,艺术家以钢结构重建埃及古迹金字塔,接通古代与未来的“任意门”; In_k的交互影像《{[(meme)]}》中,艺术家将创造出的元病毒设定为需要不断进食数据流,而它的食物正是人类站在屏幕前的影子。会不会有一天,数据真的需要吞噬人类来谋得生存?田晓磊以一贯夸张的视觉塑造了一个像游乐园一般异想天开,却又赦免了罪恶与惩罚渲染的紧张感的世界名为《伟大》,你只需要钻进一个黑盒子,就进入了这个“极乐世界”。与其他艺术家不同,朱剑非巧妙地利用光影与现代材料还原了一个诗情画意的自然世界:静谧安详,鸟语花香,禅意十足。讽刺的是,未来是否还可能有这样的自然环境?未来的人类是否只能通过“造景”的方式欣赏大自然?在《时空和谐》新媒体展中,艺术家们似乎在创造未来,打造理想秩序的同时,也在产生对未来的怀疑、发问和挑战。
In_k《{[(meme)]}》
Kimchi and Chips 《483Lines Second Edition》
Kimchi and Chips《483 lines》

开幕现场除了展览,艺术家们同样利用视听现场形式为观者呈现了更加立体的富有故事性的“桃花源”沉浸式游园。叶锦添全观演出“桃花源”是在传统东方美学架构下的一次关于世界轮回的思考:开场后,屏幕中混乱的画面充斥着战争、政治;突然,一切戛然而止,世界陷入混沌,一位象征着原始生命的女性舞者出现。继而出现的两位分别有着黑白两色翅膀的男性舞者代表着两极,也是世界最初的善恶……舞蹈大量借鉴了中国传说中的世界形成、发展的传说,而所有的行为最终都回归为人的心灵诉求之中。
叶锦添全观演出桃花源
叶锦添全观演出舞者

叶锦添与高艳津子

由姜江策划的四段式演出“游园观唐”则像一场碎片式的桃源幻梦。夜幕降临,现代舞蹈家李倩以水面、柳枝为背景,以大提琴演奏家宋昭的演奏为音乐翩翩起舞,引得桃花瓣纷飞,是为《呼吸》;而昆曲艺术家潘晓佳和吉他手汪文伟在湖心岛的表演《游园》则在朦胧水汽间显得可望不可及,恍惚间给人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之感,而当艺术家卢征远的《桃源镜像》成为舞台布景,金属质感的作品让这台戏仿佛是从未来穿越回来;《幻乐》水幕影像以中国传统的“水”的意象使得影像产生眩目的立体效果;《持剑之心》则在优人神鼓融合了打鼓和武术的演绎下营造出一个快意恩仇的理想江湖。
呼吸片段

《幻乐》片段

《幻乐》片段
水幕《幻乐》
优人神鼓的表演《持剑之心》

潘晓佳、汪文伟合作的《游园》
在观唐艺术区,古与今、过去与未来第一次在艺术的催化剂下交融到一起,这里有悠然闲适的水面和草地,也有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作品;在这个纷乱的时代,希望每位观众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那片梦田和那间村舍。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