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你找到独特有趣的艺术生活精品
 

各国艺术家和策展人眼中的威尼斯双年展

2015/5/16
外媒“ArtReview”给在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不同国家馆展出的艺术家以及策展人发出了一份调查问卷,在双年展开幕式的准备阶段公布他们的回复。通过这些文字,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艺术家是如何看待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

1、法国参展艺术家波瑟尔·卯杰洛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法国艺术家波瑟尔·卯杰洛作品

我想为游客们呈现一整串的感官体验,能够模糊人类与植物、机器与生物、内部与外部、固定与活动、快与慢之间的对立关系。比如,我利用低压电流来使树木在场馆内四处移动。我创造一些视觉景观和声音景观来让人们体验一种不同的时空概念,以一种及全新的听、看、感觉的方式。

2、代表加拿大参展的艺术家组合合BLG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BLG作品

BLG:2015威尼斯双年展是我们职业生涯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对于我们的艺术创作生涯来说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誉。我们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去适应不同观众的欣赏习惯和口味,我们相信不同的人看到我们的作品都会得出不同的感想。为了今年的2015威尼斯双年展,我们特别搭建了一座富有加拿大特色的大帐篷,这使得整个展区的占地面积一下子扩大了一倍。

3、香港参展艺术家曾建华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曾建华作品

我第一次参观威尼斯双年展是在2003年,那也是唯一一次我同威尼斯双年展有关的记忆。那时我刚刚完成在伦敦的硕士研究生学习,正在欧洲到处参观博物馆和展览。这一次我准备展示一种装置艺术,作品包含了在展览大厅中四个不同的位置播放视频内容。这个作品的创意来源于我对于尼采哲学的理解以及来自基督教、佛教和道教的一些宗教创意。

4.威尔士代表艺术家海伦希尔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海伦希尔作品

海伦希尔:我们在一系列展品中探讨了死亡和俗世的概念,在这些作品中,同时代表着生产和消费的农业景观被视为魔术般的空间,这些概念被烙印在参观者的身体和心灵上。展览中一幅关键的活动影像作品来自持续一年对蒙茅斯郡的一株小山毛榉木的观察,这体现了我的一种创作方法,即一次又一次回到某个特定地点,以在熟悉的事物中揭露非凡,再呈现体验的本质。

5、德国馆策展人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德国馆展出作品

德国馆策展人佛罗莱恩·埃布纳:几乎没有其他任何一个艺术空间的“展览价值”像威尼斯双年展的国家馆这样充分。特别是德国馆充满了历史和激进的艺术展览,主要展出了白色立方的对立面。该建筑表达了非常强的语义和架构框架,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德国馆并没有特别侧重于某一个观众群体。它应当成为一个完整的统一体,且每个部分和空间相互影响,并不会因为观众面临时间压力而来去匆匆就有所不同。当然,花一点时间来游览“工厂”是非常值得的。也许在这个部分,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充分理解展览要相对容易一些。

6、安哥拉国家馆策展人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安哥拉国家馆策展人和艺术家:我不认为威尼斯双年展是一场寻常的展览,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形,我们必须怀抱雄心、具备专业精神,并且考虑到安哥拉在上次双年展中斩获金狮这一事实带来的某种更大的责任感。安哥拉国家馆的存在当然意味着我们正代表了自己的国家,而且我们并不是每天都有这样的机会。它当然也是存在问题的,因为我们正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它以一种“经济原教旨主义”为基础,使得我们在威尼斯很难找到资源来支持自己国家的存在。

7、日本参展艺术家盐田千春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盐田千春作品手中的钥匙,2014

盐田千春:钥匙是一种我们非常熟悉而且珍贵的东西,它可以保护重要的人们,也可以保护我们的生活空间。它同样启示我们打开门户,探索未知世界。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我想要使用钥匙,来展现浸透提供者不同的回忆以及长期日常使用所累计的记忆。当我在双年展这个舞台创造这个作品时,我第一次感受到提供给我钥匙那些人的记忆与我自己的记忆的融合。这些记忆又将会与世界各地来观展的人们的记忆相结合,让他们能有机会用一种新的方式交流,来更好地理解每个人的情感。

8、秘鲁参展艺术家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秘鲁艺术家作品

代表秘鲁参展的艺术家吉尔达·曼蒂拉与雷蒙·查韦斯: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另一场展览,我们会用我们通常的严谨和责任积极地投入。然而,鉴于我们的工作对象在地理以及文化上往往都很接近,这场展览需要特别的“平移”努力,因此我们已经制作成轴来量化这个项目。关注一场盛会的独特性同样非常值得,比如威尼斯双年展其实就是许多展览的集合,它释放出了相当大的“艺术能量”。

9、瑞士参展艺术家帕梅拉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帕梅拉作品

帕梅拉:我不代表任何国家。我感兴趣的是作为人类的意义。比如我们如何看待万物?我们的生物、历史、身体如何影响我们的感知、我们对自身及世界的理解?工作的时候我不会考虑观众。我想自由地创作艺术,不可能会为了既定观众而创作。相反,我觉得艺术作品会因为它独立的发展过程而形成自己的观众群。

===下一页===


10、瑞典参展艺术家瑟兰德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琳娜·瑟兰德作品

家琳娜·瑟兰德:在艺术界中,与人们进行社交的方式及专业的方式会有不同。我希望能够呈现一次慷慨的展览,能够邀请任何有兴趣的人们来观看展览,进行反思。别人告诉我这次展览上每人在每幅画前停留的时间约为两分钟,我希望他们能多停留一会儿,两分钟的观赏时间真是个挑战。

11、阿联酋馆馆长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阿联酋展馆作品

阿联酋展馆馆长霍尔·爱尔·卡西米:这次我们展览的主题是:从1980至今:阿联酋的展览。我找寻的是在过去四十年间阿联酋中涌现的现代艺术作品。我并没有采取垄断式的单面的方法,我想要创造一个更加多面化的叙事角度,来探索不同的年代,背景,风格及不同技巧的艺术家们的不同的作品。这里非常重要的一条主线是阿联酋艺术协会,这是一个在沙迦于1980年成立的非营利组织,它在阿联酋地区艺术文化的发展上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我们选出了艾哈迈德·安萨里等一共15位艺术家,他们都是阿联酋人。

12、爱尔兰参展艺术家林奇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肖恩·林奇作品

代表爱尔兰参展的艺术家肖恩·林奇:我过去十年的作品都在试图寻找让爱尔兰变得更加开放的条件,抵制霸权式保守主义的延续。令人遗憾的是,霸权式保守主义经历了后殖民主义,但至今仍大行其道。威尼斯是展示这些担忧的好机会。像其他艺术家一样,我希望我所做的能推动多元化,而非狭隘的民族主义。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代表自己的国家为我提供了表达出这些担忧的机会。从这个角度上看,这是很特别的。

13、参加平行展的爱沙尼亚艺术家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亚努斯·沙玛作品

举行平行展的爱沙尼亚艺术家亚努斯·沙玛:此次我参与的展览名为NSFW.《一位主席的故事》(A Chairman’s Tale)。这个展览讲述了一个生活在前苏联男人的梦想:他有一份无与伦比的职业,作为上世纪50年代前苏联集体农场的主席,但是因为同性恋行为被捕,他的生活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再也不复从前。刑满释放后,他在社交场上变的活跃,成为塔尔图大学城臭名昭著的男妓。在1990,他被谋杀,据传凶手是一名俄罗斯男妓。

14、韩国参展艺术家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文敬媛和全浚皓作品

韩国参展的艺术家文敬媛和全浚皓:我们的想法是在展馆内安置一个多频影像装置。展览的主题和电影的场景在内容上还是与我们过去的项目相关联,但是展出的方式和故事的叙述方式将会是全新的。电影一开始是地球经历大末日后的场景,地球上的大片陆地包括威尼斯都被淹没在水下。贾拉蒂尼不再是艺术的圣地。在非常有限的空间内,主人公将经历一系列奇怪的事件和不期相遇,通过这部电影向人们传达我们对艺术基本功能的见解。

15、智利参展艺术家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帕斯·埃拉苏里斯作品

代表智利参展的艺术家帕斯·埃拉苏里斯:我的作品被赋予了一个背景,那就是一位在特定时间在我国工作的女性,而人们现在带着一种自己的观点和距离在看待这位女性。尽管我自己也质疑智利能否被我的这些作品所代表,但既然国家选择了我的作品,那就说明这些作品也是智利文化场景的一部分。所以能代表国家参展这是一项荣耀,但也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事。

16、亚美尼亚馆策展人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亚美尼亚展馆将展出的作品

亚美尼亚展馆的策展人安德丽娜·库伯雅恩·福斯腾博格:我很高兴知道亚美尼亚共和国文化部选择了侨民艺术家代表国家参展,同时展馆还在圣拉扎罗岛上。我把这项工作当成莫大的荣誉,同时在2015年这么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年份工作也让我有极大的责任感。威尼斯双年展一直都是当下时代的一面镜子。第56届双年展也正好落在2015年,与亚美尼亚大屠杀100年纪念日的时间重合。

17、奥地利参展艺术家眼中的2015年双年展
艺术家黑默·左伯尼格作品

代表奥地利参展的艺术家黑默·左伯尼格:1972年,我在奥地利馆看了汉斯·霍莱因(HansHollein)和奥斯瓦尔德·奥伯胡贝尔(OswaldOberhuber)的展览,那时我还小。在那之后,1980年我又看了哈洛德·塞曼(HaraldSzeemann)的第一场《Aperto》。我对双年展上的一切都很感兴趣。比较低估社会因素对艺术的影响。

18、菲律宾馆策展人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菲律宾馆展出作品

菲律宾馆策展人帕特里克·D·弗洛雷斯:威尼斯双年展是一个平台。菲律宾馆是这个平台一种清晰的表达方式。但是我不认为平台有等级之分。对于我来说,我根据平台的具体要求、潜力和限制来策划展览。威尼斯双年展作为一种形式,有其独特之处。所以我都带着一种相等的好奇和重视去处理此次展览和其他展览。

19、土耳其参展艺术家眼中的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
萨尔基斯作品

我清楚地知道,在威尼斯双年展上有数百个展览。参观者将忙于在展览间穿梭。他们最多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去注视、倾听和置身其中……。我觉得这太可惜了。这就是当今艺术世界的规则,以艺术博览会的经历为基础的规则。我选择以另一种态度对待我的装置,即将其视为在5月7日开幕式之前就已展出,并将在双年展结束后继续呈现给观众的作品。我不想做任何计算。我的装置将完全对大众开放,对所有来欣赏威尼斯双年展的丰碑以发现双年展上的杰作的观众开放。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