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市场   |    展览   |    热点   |    人物

“中印文化连线”精彩发言节选(下)

  2014/12/19    来源:artspy艺术眼

服装设计师、素然品牌创始人 王一扬 :

在跟他们的交流中有一个问题我也问过他们,他们的回答也很有意思,有一定的年纪阅历艺术家对印度传统的文化有非常强的使命感的,要去表达这种传统,印度的独立性。但是年轻的一代他们觉得我要首先表达个人性,但是会触及谈到的传统。虽然他们的声音不同,但是他们是用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身份。这个跟中国的情况非常像。

服装设计师、素然品牌创始人 王一扬

提问:我喜欢李安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我想各位去了之后通过自己的见闻以及对这部电影的看法?

印度嘉宾: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知道可能您问的是台上的嘉宾,我把问题抢过来答了,我看了这部电影,非常好看,非常认真理解里面的理念,我觉得这个理念是非常有意思的。讲的是斗争如何去克服困难,而且这部电影里边也有李安要传递的信息,就是如何共存,人和动物、人与环境如何实现和谐的共存,即使是动物有的时候也可以有感受、感觉、想法。他们也生气,也有激情,对爱产生回应,这个是我们讲爱的时候,感情的时候,喜爱的时候,关联的时候我们认为这是人的情感。并不是这样的,没有任何的界限,比如说印度、中国、日本、美国都没有国度的界限。我是老师,我教艺术、文化、文学等等。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这些感受没有界限的。我们讲联系,看的是表面的,商务的往来、工业的往来,但是在深层次下面是情感的联系让大家走到一起,当人们走到一起的时候就是文化的胜利,文化是可以是一种语言,把大家联系起来形成一种胜利,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胜利,是全人类的胜利。

陈韵:刚才听了设计界的三位老师和一位印度老师的发言我也一个感觉和一个问题,尤其是王序老师有提到日本的杉浦对您和Kirti Trivedi都有影响,在“中印文化连线”的过程中同时串联起来的可能不只是中印和亚洲的其他的地方,日本是亚洲的文化、经济和政治的中心。包括现代艺术从印度、日本和中国千丝万缕联系孕育和发展出了一种或者是几种审美。还有一些更为边缘的亚洲,包括中国和印度都非常多的交流的,但是在移民的交流中,整个东南亚和南亚次大陆的区域里面搅动出来的那种不是直接在印度和中国的文化和知识艺术上的生产,它以另外的杂糅和自我生成的方式在不断地发展。这些点我觉得在之后的设计思路中和考察中会越来越多地浮现出来,这个就可以达成一种虽是中印文化连线,它同时能够以另外的视角勾连起一种亚洲的看法和想象,表达。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设计本身的,虽然我自己不做设计或者是设计研究。但是设计有一个比较也意思的点就是在一般意义上大家会认为是一种精英的,因为设计师现在在大部分以市场为主导的生产方式表达。但他可能来自于底层的观察或者是平民的观察。其实这个在4位老师的演讲中非常明显了,因为大家看的大部分是普通人的生活中凝练出来的元素,语言的转换大部分的情况下会落实到专业设计师的位置上。权利和知识结构,工作方法,如何处理这两者?当我们落实到中印的现场,尤其是我们作为中国人在印度的一种观察,使得来自于普通人的生活的那种元素经过精英的转化和生成的过程中仍然带有平民性和底层性。其实我自己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挺重要的,如果这个问题在包括王序老师提到的广东美术馆的展览中可以有一定的表达,我觉得对于整个中国的设计界在思考自己的设计的思维方法和思维生成上有一定的帮助。但是这个问题很难,因为这个是非常在地的政治、文化、宗教和结构性的东西的历史性的观察和当下的思考,我只是提出一个建议。但是我也想知道大家通过印度的旅行在这个问题上有没有一些想法?

王序:未来关于传统文化的交流是迫于眉睫的问题了,整个现代化的进程,刚才看到的竹编已经进入博物馆了,这个东西在过去有很多的艺人去创造的,没有人承接了,都是很大的问题,是需要通过一个展览、演讲交流把它进行重新反省,这些问题我觉得非常的重要。

Kirti Trivedi:我简单地再讲一讲您刚刚讲到的精英和普罗大众之间的张力或者是关系。我通常不太迷信现象,因为我觉得现象并不是自然的,也不是普世的,精英是人工的,人造的框架,也是不值得信任。但是在这种精英主义中,如果他们已经到达了卓越的境界,可以为大众接受,这个回到了草根,有了普世的价值。但是我觉得精英不应该是把所有的人排除在外。在以后我觉得所谓的精英主义要回归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诗人、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 西川:

当我觉得我要讨论印度这个话题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会告诉我自己我们应该超越几个东西:第一个是超越关于异国情调的意识,这个东西不能避免。第一次到印度或者是印度的朋友到中国来,我们都会有异国情调的想法,它背后牵引出来的东西是浪漫的相关,关于这个国家浪漫的想象。这种东西它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是当我们要深入讨论一些文化问题、历史问题、政治问题的时候,异国情调可能会对我们有所妨碍。

第二个要超越的东西就是其实我今天很高兴听到我们的文化部的局长读文化部部长的信里面说的话,他说中印两国的交往不仅仅中印两国的交往,是有世界意义的活动。这个很好,实际上中印两国的交往产生的东西应该具有世界性,不是中国讲给印度人听我们对印度的看法,印度人讲给中国人听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应该是世界的话题。

分享到:
友荐云推荐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