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你找到独特有趣的艺术生活精品
 

画破狗

主办单位:泰康空间
开幕酒会:2017年6日1日7:00-11:00pm
日期:2017/6/1 至 2017/7/29     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草场地红一号艺术区B2
策展人:周翊
    艺术家:董大为宋拓    
画破狗

Drawing通常译为素描,但它所指代的(范畴)远比素描广义。

素描是为绘画成品,painting所作的准备工作或练习;Drawing的内在逻辑却更接近汉语中动词的画。画(动词)除了在艺术领域扮演重要角色,也同样适于艺术领域之外——它不一定像绘画那样基于对现实的模仿,也无需考虑观众。西方Painting(绘画)传统是在架上对世界描摹,一幅作品就像墙上的窗户;drawing(画)则是在案头对世界的模拟和重新想象,尝试创造一个替代。因而,建筑行业里的设计图也叫drawing,再比如医学行业中的解剖图叫anatomical drawing。通常drawing(画)所承载的信息含量远胜于审美价值,这是它没有像painting(绘画)那样在当代艺术系统中被拷问的原因。英文用到drawing的地方不能随意置换成painting,就像汉语里也不能随意将“图”置换成“画”。以多重身份的画家达芬奇为例,如果真的可以依据他所绘制的那些手稿制造出武器,那他的画与画之间也只是表象相似,目的却不尽相同。

大写绘画(Painting)的命运注定要延续它自身悠久的传统——而画(drawing),总是欢迎被重新定义。展览中我想做的,是将作为动词的画从绘画体制里剥离出来看。画在真实世界有广泛用途,这些功能不可能被人的惯性所限制,方便直接、易于传播的新方式必然会被采用。上世纪工业革命初期,拼贴形式让一部分画家的创作速度能跟上时事报道,他们对即时晒观点的需求如此迫切,以至于宁可专业功夫让位给剪刀和胶水。这一步的选择似乎证明了画画该是种脑力劳动。眼下任何人可以随心所欲地获得、截取图像,一方面拼贴倒退向手绘靠拢,比剪刀和胶水更便携强大的PS工具帮助构造、美化形象,并最终达到真假难辨的视觉效果。另一方面,在技术无所不能之处,人为刻意的痕迹又重新成为看点。如某类毁三观的自制图像被冠以“画质感人”的标签,在互联网上迅速发酵传颂。

不得不说,新媒体时代用媒材、平面、手工这些标准来划定画的范围已经不成立了,同样,传统的纸上创作也未必还在继续像以前一样的事情。画在今天是什么?弃掉已经失效的标准,最后剩下的是那个目的。艺术圈讨论绘画边缘化的今天,流行文化却明确偏执于绘制形象。朋友告诉我耽美派(TANBI)文学和动画作者不拍照,不允许自己的和创造的形象以不完美的真人形象传播,且为了满足受众的审美洁癖这类文学也不会被拍成电影。真人版《攻壳机动队》上映时,我也曾担心“秋裤”毁形象而犹豫要不要看。如果试着分析这种心态,其实可以理解为某种“不完美”定论预设——不管现实演绎与虚拟原生多么吻合,现实也总是不完美、有缺憾的,这既是价值判断,也是现实之下的比较常态。因此,挑剔的观者会一边奢望期待,一边小心翼翼,怕把“完美”毁坏。再进一步地,当3D虚拟技术赶上平面形象的创造力呢?此时演绎偶尔突破观者的期待。这在内心的投射是,知道“不可能”才是正常,把虚拟和现实对应上——虽然不需要时时刻刻出现这种情况——总会伴随惊喜让人意外。

从我身上类似的能记起的跨越时代的共情,大概是我小时候上课时无论怎样也要在课本的边边角角画满东西。因为,关乎想要逃离(活在另一个世界)的愿望,画是甩掉肉身的路径。

很久以前读过达芬奇写给他自己看的笔记,反复强调文字和音乐在身临其境这一点比不上视觉。今天画是什么,跟人的这种需求有关系。押井守最近在真人版《攻壳机动队》采访中说,电影正在被游戏一步步反超。他体验到玩游戏不会有The End,也没必要有,他说:“游戏是一种不需要结束的全新形式,只要准备好开放世界的环境和角色,剩下的就让玩家自己创作故事就好了.....游戏可以让每个人在离开时都有着不一样的体验,100个人就有100种不同的故事。”他说得太对了,现在做什么都不得不想想这个。

周翊

2017年5月


热门推荐
换一换
  • 忘乐园:马菁菁个展暨新书发布会

    马菁菁研究水墨,同时在创作实践中重新认识、体验水墨,探索新的可能性。绘画、影像、装置,这些作品在她手里不是片段化的截取和组合,而是她所创造的关联——作品直观映射出当代文化对她产生的影响,带着观众透过水墨和当代文化的双重滤镜,在视觉体验中去确认,用传统和当代碰撞出未来。

  • 色影无忌中国新锐摄影师发现之旅

    2012年度色影无忌“新锐摄影师发现之旅”再起航,作为全球最大中文影像生活门户,色影无忌一直扮演着行业风向标的角色,不断发掘本土新锐摄影师力量,以给更多的年轻且极具创新意识的新锐摄影师提供更多的创作机会,以及伴随其成长的无忌影展平台。今年更是聚集了华语界最具学术权威评选阵容共同评选,力图将这个国内最高端

  • 《金城小子》沪上首次放映 刘小东&王小帅民生开讲

    5月21日下午,纪录片《金城小子》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免费放映,该片是由侯孝贤率领自己电影团队为画家刘小东“金城小子”个展拍摄的同名电影。片中展示了刘小东以家乡金城的儿时玩伴,以及他们当前的真实生活环境为主题的26幅全新油画作品,两百多篇生活记录,是他的创作历程首次以影片形式呈现在观众面前。这是《金城小

  • 跨界艺术第三季——特约艺术家何汶玦

    2011年4月29日19时,跨界艺术第三季将在跨界中心北京旗舰店正式开幕,此次特约著名艺术家何汶玦合作。在跨界艺术第三季中,展品以艺术家何汶玦的“看电影”系列和“水”系列为主,共有《水》、《茉莉花开》、《看电影.我的父亲母亲》、《看电影.青春》等11幅作品,在跨界中心展出。届时在跨界中心,不仅可以看到国际顶级家

  • 通向众冥的自由之路

    2010年9月4日,中国美术馆2号厅。这一天,16×3米的巨幅画布,将占据我们的眼帘,冲击我们的心灵。这一天,油画家刘亚明和他的《通向众冥的自由之路》,将注定被历史记住。 《通向众冥的自由之路》是刘亚明构思多年,又以两年时间绘制完成的一幅巨型油画。其由160多个人物组成宏大的、具有史诗般场面的结构,向我们展现了一

  • 三影堂作品陈列展:荣荣和映里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成立三周年了,作为创办人的荣荣和映里,他们之间的合作也刚好迎来十年。这是本次作品陈列展的缘由。荣荣和映里初识于1999年,影像为媒,两人一见钟情。此前他们各自作为独立摄影家,已经创作了许多重要作品。荣荣关于北京东村艺术家的长期记录(1993——1998),成为研究中国当代艺术和摄影不可忽略的重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