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首页 > 艺术家 > 艺术家视频
艺术家频道 - 岛

"撞就撞了,无所谓" 孙原专访(2)

记者:青铜     摄影师:喵     日期:2008.11.19

记者:最近那个无动于衷的展览好象不是第一次,第一次展是在07年的奥地利吧。老人院。

嘉宾:对。

记者:当时的展览也是里外都有作品。

嘉宾:不是。

记者:那次只是一个作品。

嘉宾:对,这次等于是外面等于又加了一个,加了一个垃圾车的那个。

记者:第一天的时候,老人都还在轮椅上,等我们再去的时候老人怎么就都搬走了呢?

嘉宾:他只展一周,只展一周。因为实际上常青画廊是借展,因为那个要去日本参加一个中国当代艺术20年的回顾展,就是说我要求观众可以走进场地里头,去站在轮椅之间,因为轮椅他见到人也会躲的,但是呢,他美术馆就担心这个作品受到损坏,就不让观众进去,后来我在那儿,我说,我要求观众可以进去,然后他们说,这个如果损坏的话,我们担不起责任。当时正好有一个盲人来看展览,然后我就让那个盲人进去了,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就是因为这个理由是他看不见,他必须得摸,所以我就让盲人挨个的摸作品。

记者:这次的外面的垃圾车,它是按既定的界限走的吗?他也会躲着观众?

嘉宾:不会不会,那个是他有自己的一个路线,就是他有多少条轨迹啊,然后他是随机任选一个走。他看不见人。

记者:记得有一个国外的作品就是一个大圆球,自己在空间里滚啊滚啊,你见过吗。

嘉宾:我不知道这个作品,但是后来,有一个人跟我讲过这个事儿,我不知道这个作品。怎么说呢,因为这个原来是有几个方案的,原来是一个垃圾箱是原地跳。当然最早的还不是垃圾箱,最早的是一个藏柜在原地蹦,就是他隔会儿蹦一下隔会儿蹦一下,然后也可能会蹦蹦蹦蹦到那儿去,但后来就是说因为在这个展期里面,就是这个技术实现有难度,后来我就没做。

记者:这个技术可以实现吗,你们实现过吗。

嘉宾:还没实现过,有点难度反正。

记者:对,自己自动蹦的这事是有技术难度的。

嘉宾:然后就变成这个,变成移动来回走,然后呢,后来我没用藏柜,变成了垃圾箱。

记者:藏柜和垃圾箱所表达的意思不太一样吧。

嘉宾:对,不太一样,所以藏柜这事儿就没有必要让人知道。

记者:那我们已经录下来了了。

嘉宾:没关系因为我们也没用吗。当然你说大圆球这个问题,就是说有的时候像这种思路上的重复,倒是一个问题。就是现在中国的艺术家经常遇到的问题,但这正说明我们接近了某种东西,所以也开始逐渐的离危险也近了。我现在认为是好事,但是你不用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一样,说哎呀,撞车了,尤其是跟大师撞车了,因为我知道就是说在艺术家里边,目前中国艺术家里面撞车最多的现象是蔡国强,他是跟很多大师撞过车,但是撞完了车以后呢,就是从他所有的作品的路线上来看,还是跟这些艺术家有区别的,所以撞就撞了。无所谓,你只是在某一个点上交汇了,是最终他是走他的路线,你还是走你的路线,你不要在这个点上撞完了以后,然后你就改道走他的路线了。对吧,那这样的话,偶尔撞车我觉得可能也是正常的现象,因为实际上,就是对于西方的当代艺术来说,撞车现象也很频繁,因为他们互相之间也不存在一个我们所说的西方当代艺术,就是说他们自认为我们这些国家形成一个西方,在我们这个体系里面,这个谁跟谁之间有什么关系,谁跟谁之间有什么区别,也是不存在的,就是完全是各自为战,马上老栗他们不是有个讲座叫各自为战的当代艺术,所以就是说可能哪个国家的哪个艺术家在这边发表了作品,那个国家的人并不知道,他还继续做,而且就是说同样的情况在这个科学领域里头,比艺术领域要频繁得多,因为就是对于一个问题,全世界各地有好多个的研究小组,都在研究同个课题,而且他们的方法全都不一样,然后你也不知道哪一个小组突然间在哪一个环节取得了突破,然后他就发表了,他的这个科学论文,但是他在哪个范围发表,他的发表平台是什么,你都不知道。所以,就是说可能在一个问题已经被解决若干年以后,还有很多科学家在研究这个问题,当然就是说这个时候你的研究还有没有价值不知道,也许你的研究比他的要有更大的突破,那么这时候如果你停止的话,可能就损失很大,或者你发表了,结果跟那个人发表的是完全一样。那可能你就失去价值。那这种事儿都很难说的,只要你是认认真真去做这个研究工作就OK,那么在所谓的这种研究工作里面,注定要有很多没有价值的工作,那你没有价值你也不要不去做,因为我们做的事情,不带有任何的功利性,就是如果撞车了也没有关系,最多就是有一个作品,会废掉,这和是我的还是他的都没关系。

其他视频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