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美国】詹姆斯·特瑞尔 James Turrell | 以光之名

日期:2018/7/11 至 2018/7/11    
       

詹姆斯·特瑞尔
James Turrell

特瑞尔擅长挑战观众对于想象与现实、内核与边界、被动观看与沉浸式体验之间的感官认知,因此他的作品需要极为复杂的技术支持,来实现感官传递的精确性。与此同时,特瑞尔巧妙地利用光线,构筑了的一个个在现实中真实存在,且可以进出其中的抽象空间。这位几乎以“光线”作为主要创作题材的艺术家,如今在全世界已经举办过160多次个展,获过无数奖项,包括1984年的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

Ganzfeld 系列,Akhob, 2013, James Turrell, 图片: Florian Holzherr

“我喜欢把光作为一种物质材料,但是我的媒介是真正的感知。我想让你感觉到你的感觉,看到你自己见到的物件。”
——James Turrell

詹姆斯·特瑞尔1943年5月6日出生在洛杉矶,父亲是一名航空工程师,母亲是一名医生。或许是父母的职业让特瑞尔从小便接触了科学, 他在16岁的时候获得了飞行执照,并在1965年获得波莫纳大学 的感知心理学学位。在波莫纳大学学习期间,特瑞尔还接触了数学、地理学和天文学,毕业之后进入加州大学学习艺术。

在加州大学的学习让特瑞尔接触了艺术史,对光的痴迷让他开始青睐像特纳、罗斯科(Mark 这样擅长运用光线的绘画大师。

1966年,特瑞尔开始运用涡动力学、阳光、紫外光、电灯、荧光灯和LED进行一种非传统装置——光学的感知雕塑以及实体化的自然光,并且加入 “南加州光和空间运动”(Southern California Light and Space,1960年代兴起于南加州的艺术运动,深受欧普艺术、极简主义、几何抽象等艺术流派的影响)。


罗丹火山口, 未完成,荒废的火山口与光,高115.476米, 美国亚利桑那州

特瑞尔最知名的作品,是至今仍在持续进行创作中的“罗丹火山口”(Roden Crater)。

1974年,他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佩恩蒂德彩色沙漠边缘,发现了这个火山口,三年后他买下了包含火山口在内的一大块地,从那时起,特瑞尔长期致力于将废弃的火山内部改造成一个可以与光互动的地方,一个能够用肉眼观测的天文台。


罗丹火山口局部

火山地下的四个房间朝向四个主要的方向,最终将会连接到一个中央的椭圆形房间,天空在上面形成曲线,看起来像是被固定到了火山口的边缘。

“罗丹火山口”贯彻了特瑞尔一直以来利用光线和空间来传递创作理念的方法,运用或明或暗的光线让观赏者产生错觉,带来一种遁入地心又拥抱天际的奇妙感受。就像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的螺旋形防波堤(Spiral Jetty)地景作品一样,“罗丹火山口”让人产生神秘和纪念碑的感觉,仿佛看到了巨石阵或是埃及金字塔。除了光和空间之外,它还使用时间作为另一重元素,表现天文和地理的无垠与永不止息。



“活栎树集会所”(Live Oak Meeting House)

大多数时候,特瑞尔喜欢利用封闭空间将观者包围,控制观者接收光线的程度。以“Skyspace”为例:就是一个足够容纳15人的空间,观者坐在边缘的长凳上,观看空间中唯一的天窗。特瑞尔也以光线隧道和投射手法来创造出看似具有质量和重量的形状,但其实这些形状只是光线的投射。身为贵格会的终身教友,特瑞尔也为贵格会设计了“活栎树集会所”(Live Oak Meeting House),集会所的屋顶设计有天窗,在其中光线的照射方式也带有宗教上的含义。

Wedgework 系列,Wedgework 3, 1974,James Turrell, 图片来自James Turrell Studio

他的作品“Acton”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立美术馆(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十分受到欢迎。作品是一个房间中展示著一张空白的画布,但这个“画布”实际上是一个长方形的洞,借由光线来让这个洞看起来如同画布。在展场中警卫会向没有察觉的参观者说“摸摸看!摸摸看!”


Shallow Space Construction 系列,Rayzor, 1982, James Turrell,图片来自James Turrell Studio

特瑞尔经常在挑战人们快速观看艺术作品的习惯。他认为观者在一件艺术作品上花费的观看时间太短,以致于无法认真欣赏作品本身。

“我觉得我的作品是为了一个人、一个个体而创作。你可以说那个人就是我,但这并不是事实。这是给一个理想中的观赏者。有时候在观看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会有点急躁。当蒙娜丽莎在洛杉矶展出时,我只看了13秒。但是,你知道的,现在有一个慢食运动。或许我们可以来个慢艺术运动,花一个小时来欣赏艺术作品。”


Ganzfeld 系列,Dhatu, 2009,James Turrell
在詹姆斯·特瑞尔的作品中,我们同样能看出马克·罗斯科一般对自然的宗教性体验,两者的作品都具有大面积的色域,并且不同的色彩之间没有明确的边缘线。如果说罗斯科的绘画是通过仿佛能够泛出微光的色彩将画布与墙面消解,使得色彩向空间中无限蔓延,那么或许特瑞尔的装置则与罗斯科相反:在这里,色彩被光赋予了生命与情感,三维空间也因无处不在的光而被延展成平面。

还有一点区别在于,罗斯科用油画表现超越自然的光,而特瑞尔却找到一种属于这个时代的方式——发光二极管。他认为这是一个迷人的发明:“它们提供你想要的清晰的、汇聚的光。迄今为止,它们是效率最高、持久、环境友好的能量转化为光的方式”。 



Projection Piece 系列,Carn White, 1967,James Turrell, 图片: Florian Holzherr

无论是罗斯科还是特瑞尔,我们的视觉在面对这样的作品时已无法以惯有的方式进行聚焦和凝视——视域被延伸至无限远——我们看到的不再是一束光、一片色彩,我们身处的地方也不再是一个具象的空间,而是被剥去一切外在束缚,遁入冥想状态的精神世界。

Skyspaces 系列, Gathered Sky, 2002, James Turrell, 图片: Ben McMillan

特瑞尔对光的痴迷还来自于他的贵格会(Quaker,又称教友会,基督教教派,反对暴力,宗教仪式简单,无神职人员,强调个人反思,相信每个人心中有上帝)信仰。“贵格会不相信传统的那些艺术形式,比如音乐、绘画,他们认为这些都是很空虚的东西。”


詹姆斯·特瑞尔的大部分作品是出世的,和意识形态无关,唯一与社会议题有关的作品是《电视装置》。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一张单人沙发,面对墙上挂着的一台电视,电视上播放的并不是日常节目,而是不断变换的色彩和寂静的光。在詹姆斯·特瑞尔看来,电视是一个坏东西,他给电视机植入了理想中电视应该有的内容。他的批评温和而含蓄。


在五十多年的创作中,特瑞尔用全部的时间去探索光与空间的关系、视觉认知机理以及人对光的感知。在特瑞尔的作品中,我们经常会获得一种仿佛使用了致幻剂一般的快感:全部感官都以放松的状态置于特瑞尔营造的光空间里,并跟随光的指引走向自己的内心,在一片安宁中暂时卸下外在世界对身心的束缚,豁然开朗。  

德克萨斯大学 The Color Inside 建筑中的 Skyscape 系列作品,James Turrell

(文章来源于中国艺术现场)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