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国内】六位最具影响力的中国建筑师谈中国设计的未来

日期:2018/7/11 至 2018/7/11    
       
中国有着世界上最悠久、最丰富多彩的建筑设计历史。但在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设计领域却处于蛰伏的状态。随着中国经济在过去几十年中的发展,建筑设计领域的先锋人物开始建立属于中国的当代美学,他们以全球化的视野去思考传统的中国技艺。这些建筑师和设计师不仅在国内的事业成绩斐然,也开始在国际建筑设计领域崭露头角。

Artsy 与六位中国建筑设计界的领军人物进行对话,听听他们如何谈论中国建筑的未来,以及中国的设计将如何融入全球建筑的话语体系。

刘家琨

刘家琨,图片致谢刘家琨

刘家琨最近为伦敦蛇形美术馆设计的首座海外展亭落成于北京。这位立足于成都本土的建筑师在1999年创立家琨建筑设计事务所。家琨建筑的主要作品包括成都当代美术馆、鹿野苑石刻博物馆以及占地135,000平方米的西村·贝森大院,集商业和公共服务于一身的城市综合体。刘家琨的建筑哲学关注结构与自然,以及结构上与中国传统建筑实践的关系,例如使用竹子来代替钢筋进行加固。2008年,他启动“再生砖”计划,作为对四川地震的回应。刘家琨将灾区建筑废墟中的材料与秸秆作为纤维相结合,加入水泥制成砖块。他利用回收的材料为灾后的空间带来新的意义。刘家琨的“再生转”不仅在物理上对现有材料进行改造,更寓意着灾区从毁灭走向重生。

Artsy: 如何看待中国设计与全球设计话语体系的联系?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工地——好像从来都没有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如此多的国际建筑师聚集在同一个国家建造项目的情况。有这么一种说法“中国是外国建筑师的试验场。”这也为中国的建筑师创造出与国际同行交流的机会,同时,对国内的建筑师来说也是一个试验场;为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实践机会。中国建筑的发展速度相当惊人,可以说,在短短二十到三十年的时间里,国内的建筑师已经从最初对设计技术的模仿发展到基于自身社会与文化的设计。

Artsy: 你对中国设计的未来有什么期望?

我希望中国的建筑师和设计师不要只是为世界带来某些吸引眼球的“本土特色”,或者是那些表象的符号,希望他们更多地展现出我们悠久、深厚的文明所产生的思想与智慧。

马岩松

马岩松,图片致谢马岩松

马岩松先后在北京建筑大学与耶鲁大学学习建筑,之后在已故的著名建筑师扎哈· 哈迪 德(Zaha Hadid)建筑事务所实习。2004年,马岩松建立自己的 MAD 事务所,设计了“假山”住宅项目、哈尔滨大剧院以及位于北京仍在建造之中的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在马岩松的作品中能够看到扎哈对他的影响,尤其是他在设计中使用起伏外观以及时常表现出的生物形态。马岩松的设计风格也借鉴了中国传统山水画,建筑的外形与山峦的轮廓相呼应。MAD 事务所同样引起国际建筑界的广泛关注,最新的国际项目是为“星球大战之父”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设计的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Lucas Museum of Narrative Art),这座位于洛杉矶的博物馆在过去的三月正式破土动工。

Artsy: 如何看待中国设计与全球设计话语体系的联系?

中国在四十年前开始改革开放,鼓励对外贸易与欢迎外来投资,国家的城市化与现代化进程也随之开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建筑师一直在向西方学习,用西方的建筑类型来考虑中国的建筑与城市建设。虽然是从西方学来的建筑理念,但这些建筑实践在中国的声势甚至要超越西方。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大家开始思考这样的现代性如何与自身的文化、历史以及自己的生活相联系。我认为这个问题是:中国的文化身份是什么?这个所谓的现代生活如何与这个国家悠久的历史联系在一起。

中国有着丰富和迷人的历史,它对于当代生活具有很高的价值。设计领域会有一场变革——设计中的新方向将受到过去的文化所启发。向历史学习的过程中会带来新的创造力,这将对全球社会产生影响。

当我们在谈论中国的设计时,我不认为我们是在讨论地理意义上来自中国的设计。而是从文化的角度去考虑中国的设计,关于中国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认同,它有什么样的特征以及哲学思想,这些都承载着过去的智慧。当人们更多地去了解中国历史时,他们会发现许多东西已经在现代社会中消失了。当我们回望古典艺术与建筑时,你能知道它对自然、对情感以及对人们的感官体验更为敏感。

如今,现代城市规划中缺失的是人与自然、与周围环境的联系。在不断向前的发展中,我觉得人们会开始关注从古老的哲学思想中寻找何为理想生活——在大自然中探寻生命,在生活中建造自然。我认为新的设计还要注重对未来的关注,但要从过去获取灵感,借鉴历史传统中的宝贵经验。

我认为设计师需要记住他们的职责,他们不是在为某些人服务,而是要去挑战当下出现的问题;去思考关于未来的想象以及如何塑造并实现未来。这是我们的工作。从文化与精神层面,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同样在探寻一个更有意义的未来。我认为文化、精神上的未来比经济增长更重要。

王澍

王澍,图片致谢王澍

王澍在乌鲁木齐出生,目前定居杭州。1998年,他与同是建筑师的妻子陆文宇创立“业余”建筑工作室。他的建筑实践根植于中国历史与文化。在九十年代早期,王澍刚从南京工学院毕业,他手头上并没有太多的建筑项目。此后,他花了八年的时间从当地工匠身上学习传统的建筑技术。这种独特的实践方式很快引起了国内外观众的关注。从那以后,王澍设计了宁波美术馆、宁波博物馆以及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建筑项目。在2012年,王澍因其将传统理念注入当代建筑的创新实践而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

Artsy: 如何看待中国设计与全球话语体系的联系?

中国设计与全球设计体系之间的关系一直存在挑战性。虽然中国已经很深地融入全球化的进程,但建筑师需要清楚地认识到不同文化之间存在的差异。

Artsy: 你对中国设计的未来有什么期望?

我希望中国设计能够认识到自身所处的特殊位置,即便是在中国向世界开放的情况下。中国的建筑师也同样要意识到中国或中国文化本身是极其复杂的。如果建筑师不理解这样的复杂性,也就很难批判性地看待地方主义(regionalism)。注重象征性与形式的中国新建筑形态往往会对真正的本土文化造成破坏。


胡如珊与郭锡恩

胡如珊与郭锡恩,图片致谢胡如珊与郭锡恩

胡如珊与郭锡恩立足于上海并成立跨学科的设计工作室如恩设计研究室,在此之前他们曾在迈克尔·格雷夫斯(Michael Graves)事务所工作。如恩设计的两位创始人有着相似的成长背景:郭锡恩是美籍菲律宾华侨,胡如珊生于高雄市,二人都在早年赴美国接受教育,两人的设计哲学强调对传统的挑战。从家居用品、家具到大型建筑项目,如恩设计拥有一批国际化的追随者。他们的设计遵循历史的美学,为空间营造出既亲密又焕然新生的感觉。如恩设计完成的项目包括南外滩水舍精品酒店、西安威斯汀酒店以及新的上海大戏院。在如恩设计未来的项目中,他们将与精品酒店之父伊恩·施拉格(Ian Schrager)合作,在中国境内及海外设计多家酒店。

Artsy: 如何看待中国设计与全球话语体系的联系?

我们认为中国设计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它与全球其他国家的设计相比算是起步比较晚。因此,在全球化的语境下,中国的设计首先要很快地追赶其他国家,为此我们也在迅速地学习中。其次,中国设计会为全球设计领域带来明显的东方哲学思想。我们认为,中国的设计在某种程度上将与来自日本的东方设计思维融合,并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理论以及设计哲学,这将影响全球范围内设计的未来。

Artsy: 你们对中国设计的未来有什么期望?

中国的设计将能持续推动文化与社会领域的创造力,但建筑也会日益趋向去物质化与去模式化的形式。将来,新的实践与新的文化需求会催生出更多类型的建筑。


张永和

张永和,图片致谢张永和

张永和在早年赴美留学,于1993年成立非常建筑工作室,此前的15年间他都在美国教授建筑课程。在海外多年的生活经历使他着眼于现代建筑与当下中国语境的融合,并把建筑视为一个生态系统本身。他设计的建筑往往看起来像是微型城市。张永和完成的重要项目有“1966-1976大事记展馆”(或是被人们熟知的“安仁博物馆大桥”)、位于长城脚下的“二分宅”(或称山水间)以及地处上海青浦区的涵璧湾花园等。

Artsy: 如何看待中国设计与全球话语体系的联系?

我能想象当代的中国建筑会成为全球设计话语体系中的重要参考。

Artsy: 你对中国设计的未来有什么期望?

关于中国的设计界,尤其是建筑、时装和平面设计方面,至少可以说它是非常活跃的。我希望看到更多对世界设计发展产生更加广泛影响的项目。

(文章来源于artsy)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