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韩国女艺术家金瀚娜个展

主办单位:阿拉里奥艺术空间·北京
日期:2007/6/2 至 2007/3/15     地址:北京朝阳区安外北苑北湖渠酒厂艺术园
       

我依然清晰的记得,2004年的那个暑假,我突然非常想变成一只兔子。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模仿,想着这样或许就可以成为兔子了。但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不可能的事。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就这样一直向往着变成兔子,于是后来我开始了兔子作品的创作。我把兔子和自己画在一起,想象着自己幻化成兔子。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甚至可以看到兔子的身影了。我和兔子起初互相还有点不适应,但是不久,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从那时开始,我和兔子总是在一起:一起吃东西、一起去上学、一起玩布偶、一起看家。我们还一起做猪肉饼、包饺子,我们还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互相交换着站岗放哨、睡个小觉。慢慢地,就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了。

可是,我从学校毕业后,有一段时间,每天的生活不像过去那么规律了。在那之前,我和兔子每天都是一起在学校度过的,可是现在,我们根本连出门的借口都找不到。可能是因为那年的冬天实在太冷了吧,但是,那年的冬天我们还是一起度过的,我们一起看漫画书、打赌谁可以看得更多、下午还睡个午觉。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和兔子也开始脱离了父母的管束。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如果将我们的无聊厌烦归咎于天气恐怕有点勉强。我开始意识到,我可能应该开始做出一些选择,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我也有必须承担的责任。虽然我和兔子已经成了好朋友,但是我始终不可能变成兔子,这让我感到一种强烈的挫败感。于是,我和兔子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望着天花板。

从某一天开始,我开始连续做恶梦。有时,我会梦到自己在附近常去的一个场运动场荡秋千,但是却没有抓住绳子;有时,会梦到我的兔子被狮子吃掉。我还梦到自己朝着河流大喊着:为什么我自己不能成为兔子。每晚,我都会坠入到梦魇无尽的深渊中。就这样,恶梦一晚接着一晚,我也开始害怕睡觉,每每这个时候,兔子总会不停地安慰我。

兔子站在我的床边,展开双臂,大声喊道:我会保护你的。兔子说过这句话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恶梦了。我反而开始梦到自己跟兔子一起嬉戏玩耍。比如,我梦到自己兴奋地坐在过山车上,从夜空中俯冲到地面;还会梦到自己跟真正的专业棒球手一起打棒球。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我和兔子已经约好要好好长大、好好变老。因为,我觉得我们得为明天做好远景打算。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在一年中的365天每天都要画兔子的原因。要画我的脸和兔子的脸。今晚,在我睡觉之前,我还在想象我和兔子的脸。我的脸无精打采的,而兔子的脸看起来相当不错。兔子啊,我要像你一样健康快乐的生活。

我们都会的。

无论到哪里,我和兔子都会永远在一起的。 33年后的2040年,不知道我和兔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