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独立、自由、去殖民化的“浴火重生”:巴西与全球艺术界纪念巴西独立200周年

日期:2022/9/22 至 2022/9/22     地址:TANC
       
今年9月7日是巴西200周年纪念日——1822年这一天,巴西脱离葡萄牙的殖民统治,宣布独立。而在今年2月,巴西现代艺术周(Semana de Arte Moderna)也度过了自己的100周年纪念日。这两个发生在同一年的盛大纪念日,见证了巴西的国家认同与巴西现代艺术发展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从巴西至全球,庆祝巴西独立200周年的行动正同时在新冠疫情接近尾声、世界各地的经济政治环境仍然动荡不安的时刻蔓延展开,通过对去殖民化主题的关注,重申自由、独立、多元的重要性。

更现代、更包容:

巴西国家博物馆火灾后的重生


在独立纪念日的前一周,在2018年遭遇火灾的巴西国家博物馆公布了第一阶段的重生计划。虽然此前博物馆希望在200周年独立纪念日前开放建筑的其中一个侧翼,但重建工作被资金不足和新冠疫情耽搁了。目前,建筑修复公司已经修复了博物馆外墙,以及曾位于博物馆屋顶的大理石雕像。整个建筑预计在2027年完成修复,并向公众开放。

多年来,巴西国家博物馆一直存在资金不足和易发生火灾的问题。尽管早在2004年就有检查员发出了火灾警告,甚至在火灾发生前的几个月,有建筑师发现并拍下了建筑中存在的种种火灾风险因素,并向联邦检察官匿名留言,仍未能避免那场灾难。在2018年9月2日,火灾迅速蔓延了这座有着122个房间的建筑,仅仅2个小时便将博物馆和它其中的1800余万件藏品毁于一旦。


2018年巴西国家博物馆遭遇火灾

这场悲剧引起了关于文化拨款状况的激烈讨论。当时正值极右翼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当选之前、当时的总统米歇尔·特梅尔(Michel Temer)将要卸任之际,两任总统都大幅缩减了政府的文化预算。在火灾前6个月被任命为馆长的亚历山大·凯尔纳(Alexander Kellner)在火灾后不久给巴西国会、以及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写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政府增加文化拨款,并给予博物馆修复更多支持。据估计,修复需要花费3.8亿巴西雷亚尔(7500万美元),而实际花费可能要达到5亿巴西雷亚尔(9700万美元),而目前联邦政府每年只资助30万巴西雷亚尔(5.8万美元)。

事实上,现任总统博尔索纳罗的政府一直饱受文化艺术界诟病。他曾多次反对(而非改革)巴西《鲁阿内特法》(又称《文化激励法》),而这是巴西文化和艺术产业主要的文化投资来源。。2021年,在新冠肺炎的爆发高峰期,联邦政府发布了封锁措施,同时停止了所有的艺术资金,并且规定,拨款只能提供给“和公众有面对面接触的文化项目”。

重建中的巴西国家博物馆 摄影:Felipe Cohen. Courtesy Museu Nacional-UFRJ
重建中的巴西国家博物馆 摄影:Felipe Cohen. Courtesy Museu Nacional-UFRJ

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内部修复也在同步进行中。博物馆坐落的圣克里斯托旺宫(Pa?o de S?o Cristóv?o)原是葡萄牙奴隶贩子埃利亚斯·安东尼奥·洛佩斯(Elias Ant?nio Lopes)的家,后来在1808年成为了葡萄牙皇室的官邸,在1892年成为了巴西国家博物馆。圣克里斯托旺宫经历了多次改造、重建和扩建。“其中的一些建筑层在墙下隐藏了一百多年。”艾瑞努说。

博物馆修复团队希望在修复完成后,这座建筑曾经不为人知的建筑历史能变得更显而易见。“我们希望能让参观者可以从建筑本身读到它的历史,读到它身上的那些矛盾和冲突。”艾瑞努说,“有的拱门曾经从中间被断开,有的墙曾经是窗户,有的墙曾经刷过几十遍,还有一些其他的细节,都在讲述一段复杂的历史。”


“露西亚”的头骨碎片在火灾前的巴西国家博物馆中展出 图片来源:Alexandre Macieira/Riotur

修复后的博物馆会变成一个更现代的空间,也会变得更包容。火灾前的博物馆总展览面积是3400平方米,展出了6000件展品。修复后的博物馆预计将总展览面积扩大到5500平方米,能够展出10000件藏品。

另一件重要的工作是重建博物馆的收藏。它曾经收藏了2000万件藏品,遍布植物标本、原住民文物、化石、陨石、考古文物等类别,除了15%的藏品被存放在外部设施因而得以幸存,剩下的85%都在那场火灾中损毁了。博物馆从余烬中抢救了5万件藏品,其中的一件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有着12000年历史的、被称为“露西亚”(Luzia)的头骨的碎片——博物馆希望可以通过这些碎片重建这个美洲最古老的人类头骨。

正视殖民历史、关注原住民文化

巴西多家博物馆重新开放

巴西多家博物馆重新开放
在巴西庆祝独立200周年的特殊时刻,伴随巴西国家博物馆公布第一阶段的修复计划,巴西博物馆界的诸多重要事件也接踵而至:1822年宣布巴西独立的地点——圣保罗人博物馆(Ipiranga Museum)在关闭近十年后重新开馆;从2016年开始关闭的里约热内卢印第安人博物馆(Museu do índio)宣布了从明年开始陆续重开的计划,而原住民文化博物馆(Museu das Culturas Indígenas)今年刚在圣保罗开馆。

在修缮了9年时间、花费了4500万美元后,圣保罗大学下属的圣保罗人博物馆在2022年9月7日的独立纪念日重新开馆。这里有超过45万件收藏,都是来自巴西帝国时代的文物和艺术品。整修后的博物馆展厅从12个增加到了49个,博物馆还利用整修的时间修复了3000余件藏品,其中包括佩德罗·阿梅里科(Pedro Américo de Figueiredo e Melo)于1888年创作、描绘巴西独立日的《不独立,毋宁死》(Independence or Death)。


圣保罗人博物馆 摄影:Natalia Cesar/Ipiranga Museum

策展人表示,新开馆的策展方案最重要的特点是对有争议的人物和场景(例如残忍的开拓先民,或是庆祝印第安人投降场景的绘画)的展示方式。圣保罗人博物馆的收藏中多是粉饰殖民历史的作品,而博物馆教育部门的德尼斯·佩肖托(Denise Peixoto)表示,这些物品应该“被视为历史文献”:“它们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对历史上某一时期存在的某一群体的思考方式。我们的目的是向观众提供必要的元素,使他们能够批判地看待这些作品。”新的策展方式希望通过讲述一个更全面的巴西殖民历史,和未来的参观者产生共鸣。

作为其中一种新的展示方式,圣保罗人博物馆在入口处设置了一个互动屏幕,它向观众提出了一个问题:“开拓先民可以被视为英雄吗?”几个屏幕之后,结论出现了:“博物馆不认同这些旗帜的英雄形象,它简化了一段存在着暴力和奴役的历史。”


佩德罗·阿梅里科,《不独立,毋宁死》,1888年 摄影:Helio Nobre Courtesy Ipiranga Museum

对原住民文化的重新关注也推动了多家原住民文化相关的博物馆的开放。成立于1953年的里约热内卢印第安人博物馆在2016年由于未遵守消防部门安全规定而闭馆,博物馆的管理者近日宣布,它计划将于明年完成修缮工作,重新开馆。

印第安人博物馆由巴西原住民保护基金会资助,收藏有近21000件文物和稀有文献,其中包括考察团Rondon Commission从19世纪90年代以来对巴西偏远地带的考察记录、和几十个部落的交流记录,以及根据考察制作的人种学和图像学资料。


里约热内卢印第安人博物馆 摄影:Paulo Mumia/Museu do índio

虽然博物馆的实体空间对外关闭,但它仍然在通过其他方式向外界开放。为了使公众能够继续参观,博物馆也将大部分藏品数字化。同时,它邀请不同的原住民群体进入参观,对策展和文物编目提出建议。

在圣保罗,另一家专注于原住民故事的博物馆——原住民文化博物馆——于6月30日首次向公众开放。这栋总面积1400平方米的7层建筑呈现的第一批展览是艺术家德尼尔森·巴尼瓦和沙达鲁·图帕·杰库佩(Xadalu Tup? Jekupé)的个展。两位艺术家都使用多种媒介,探讨迁徙和殖民主义主题。博物馆还展出了一系列展示瓜拉尼(Guaraní)文化的户外壁画。博物馆希望通过口述历史和亲身接触,把不同的少数部族和象征物聚集在一起。它也在积极地和原住民保持联系,请他们加入到博物馆的管理和策展中。

当代艺术界

庆祝巴西独立200周年的行动


从巴西现代艺术周、圣保罗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巴西艺术全景双年展,到在圣保罗、里约热内卢、纽约、巴黎、伦敦等地的博物馆和画廊举办的巴西艺术家的展览,艺术界在对巴西艺术的回顾中庆祝巴西独立200周年,同时在新冠疫情接近尾声、世界各地的经济政治环境仍然动荡不安的时刻,重申自由、独立、多元的重要性。

在中断两年后,第37届巴西艺术全景双年展7月在圣保罗现代艺术博物馆开启。本届双年展的主题是“废墟下的余烬”(Under the Ashes, Embers)。由巴西策展人克劳迪内·罗伯托·达席尔瓦(Claudinei Roberto da Silva)、克里斯蒂安娜·特乔(Cristiana Tejo)、考·阿尔弗斯(Cauê Alves)和美国策展人凡妮莎·戴维森(Vanessa Davidson)组成的策展团队邀请了来自多个世代的26个巴西艺术家和组合参展。戴维森告诉《艺术新闻》,展览的主题“从灰烬中重生的凤凰”意欲“切合巴西的艺术图景和社会政治现状,同时呼应巴西在新冠疫情之后的重生。”本届双年展委任了8个新创作,其中包括诺·马丁斯(No Martins)的系列新作《政治冲突》(Political Encounters),画中的非裔巴西人进行着“明信片式的”活动,而这些活动通常被用来描述巴西白人;另一幅画里,一个男人穿着一件写着数字1888的运动衫,那是巴西奴隶制度废除的一年。


诺·马丁斯,《Sindicato (Union) 》,来自《Political Encounters》系列,2022年 ? MAM S?o Paulo/Estúdio Em Obra

对黑人、原住民和有色人种艺术家的关注无疑正在成为一个新潮流。作为庆祝现代艺术周100周年的展览之一,里约热内卢现代艺术博物馆在今年7月至11月举办了“纳科阿达:现代艺术的策略”(Nakoada: Strategies for Modern Art)展。“纳科阿达”是居住在奥拓里奥黑人(Alto Rio Negro)土著领土的巴尼瓦族人使用的一种战争策略。策展人引用这一策略,旨在表达一种观看和接触“他者”的可能性:通过沉浸在对另一种文化的理解中,以保证自我的生存。这一被巴尼瓦族用来应对其他土著民族的策略,如今被重新解读,成为了土著文化与非土著文化得以共存的方法。展览展出了一系列现代主义艺术作品,其中有已故外交官吉尔伯托·夏托布里安德(Gilberto Chateaubriand)的私人收藏作品,也有闭馆中的印第安人博物馆的藏品,以及贾德·埃斯贝尔等当代土著艺术家的作品。策展人德尼尔森·巴尼瓦和碧翠兹·莱莫斯(Beatriz Lemos)希望在展览中体现巴西的文化多元性,以及土著和非洲传统对塔尔希拉·多·阿玛拉尔和坎迪多·波尔蒂纳里(Candido Portinari)等巴西先驱现代主义艺术家的影响。


“纳科阿达:现代艺术的策略”展览现场,里约热内卢现代艺术博物馆,2022年

坎迪多·波尔蒂纳里,《Paisagem de Brodowski 》,1940年 ? Gilberto Chateaubriand Collection, MAM Rio. Courtesy MAM Rio

巴黎东京宫即将于10月展出的“利维亚·梅尔齐:图皮或非图皮”(Lívia Melzi: Tupi or Not Tupi),集中呈现了巴西艺术家利维亚·梅尔齐在欧洲各大博物馆拍摄的图皮南巴斗篷(Tupinambá cloaks)。这些来自巴西图皮南巴食人部落的斗篷每一件都由上千根羽毛绑制而成,如今全世界只剩下十几件,都被存放在欧洲的文化机构。梅尔齐的作品试图探索一个事实,即我们对这些文物和创造它们的人的理解,是被展示和诠释它们的博物馆所塑造的。展览的题目借用了奥斯瓦尔德·德·安德拉德的《食人族宣言》,里面的“图皮或非图皮,这是一个问题”(Tupi or not Tupi, that is the question)巧妙地挪用了莎士比亚的名言。

芭芭拉·瓦格纳和本杰明·德·布尔卡,《你正看见》(Estás vendo coisas / You are seeing things)影像静帧,2016年 ? Bárbara Wagner & Benjamin de Burca. Courtesy Fortes D’Aloia & Gabriel, S?o Paulo/Rio de Janeiro


“芭芭拉·瓦格纳和本杰明·德·布尔卡:五次巴西”展览现场,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2022年 摄影:Liz Ligon

除了重访巴西历史的展览外,另外一些展览着眼于当代巴西艺术家的创作,如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New Museum)于6月至10月展出的“芭芭拉·瓦格纳和本杰明·德·布尔卡:五次巴西”(Bárbara Wagner and Benjamin de Burca: Five Times Brazil),这对艺术家组合创作的5个影片无处不体现姿态政治的隐喻。从叙述工人抗议攫取主义、过度挖掘和砍伐的《Fala da Terra》(2022),到为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创作的、展示酷儿舞者激情四射的身体动作和在巴西累西腓举办的舞蹈比赛中脆弱的权利关系的《Swinguerra》(2019),芭芭拉·瓦格纳和本杰明·德·布尔卡关注各色人群的日常表演:“我们和那些身体深受仪式经验和他们所在的社群所影响的人一起创作——他们通过歌唱和舞蹈展示欢乐,作为一种抵抗的形式。”
(文章来源于TANC)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