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全球艺博会扎堆,画廊如何选择?

日期:2022/9/22 至 2022/9/22     地址:Artsy
       

Installation view of Gallery 

Fine’s booth at Kiaf Seoul, 2022

Courtesy of Gallery

Fine and Kiaf





在9月的第一周,首尔是个好去处——这不仅包括弗里兹的亚洲首站,也包括在同一间会议中心举行的 Kiaf 展会。访客们甚至可以买到联票,而很多画廊也在两场艺博会中都分别设有展位。毕竟,为何非得做出选择呢?



今年9月和10月,可供画廊参加的艺博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从约翰内斯堡到柏林再到纽约,国际艺术界日历上有十几场主要活动。面对如此多的选择,画廊应如何做好时间和精力的分配?




Roman Ondak, installation 

view in Esther Schipper’s 

booth at Kiaf Seoul, 2022

Courtesy of Esther

Schipper and Kiaf





Esther Schipper 画廊既参加了弗里兹首尔也参加了 Kiaf,以配合画廊首尔新空间的开幕(此外,画廊还将参加弗里兹伦敦【Frieze London】和 Paris+)。即便如此,每场艺博会的策略仍然必须与画廊的特定观众相匹配,画廊首席执行董事 Sunil Kim 说道。



Kim 说:“艺博会让我们与某一特定地点产生了联结,因此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我们可以借此延续画廊的存在感,并与每个特定的地区及其观众进行对话。”为了 Kiaf,画廊特别展示了罗曼·翁达克(Roman Ondak)的装置作品——用 Kim 的话说,“韩国文化的历史与遗产在此完美交汇”;至于弗里兹首尔,“我们希望借此机会继续向韩国观众介绍我们主要艺术家的最新作品”。





Tavares Strachan

installation view in Perrotin’s

booth at Frieze Seoul, 2022

Photo by Let’s Studio.

Courtesy of Frieze

and Let’s Studio





“这是一个令人尤为激动的艺博会季,既有弗里兹首尔的首秀,也有‘艺+巴黎︰由巴塞尔艺术展呈献’(Paris+ par Art Basel)的首次开幕,” 贝浩登(Perrotin)在纽约的合伙人佩吉·勒布埃夫(Peggy Leboeuf)认同地说道,“鉴于今年秋天有这么多的博览会,我们面临的挑战有两个:既要确保我们的展示是多样化的,也要尽量呈现我们名册上各类艺术家的新作。” 画廊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将参加六场博览会——包括 Kiaf 和弗里兹首尔在内——这大约与画廊往年参加的数量相当。



然而,画廊仍然需要对选择参加哪些艺博会进行筹算。勒布埃夫说:“每场博览会都有自己的特色......让我们有机会认识新朋友,并将我们的艺术家介绍给不同的观众。”以弗里兹首尔为例,贝浩登展出了当代概念艺术家塔瓦雷斯·斯特拉坎(Tavares Strachan)的作品;而在独立艺术展20世纪专场(Independent 20th Century),画廊则带来了画家杰拉德·施耐德(Gérard Schneider)的个人展位。


Installation view of

Independent 20th

Century, 2022

Photo by Alexa Hoyer.

Courtesy of Perrotin, Salon 94

Design, The Ranch, and

Independent New York





这其中最受关注的活动或许将于10月20日至23日举行:艺+巴黎将取代 FIAC 在临时大皇宫(Grand Palais éphémère)的老位置。这场由国际巨头策划、接棒本土艺博会的全新艺术展面临着一个特别的挑战。“平衡国际和本地身份,” 勒布埃夫说,“巴黎是我的家乡,因此我很期待看到 MCH [集团,巴塞尔艺术展的拥有者]的专业知识与巴黎绝佳文化产品的结合。”



我们统计了一些今年秋季艺博会的数字,发现许多画廊正在充分利用不断增长的机会:共有64家画廊将在未来两个月内参加三场及以上的艺博会。其中有两家画廊(卓纳【David Zwirner】和贝浩登)甚至将参与六场,而 Kukje 画廊、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和阿尔敏·莱希(Almine Rech)也都将参加五场。

Courtesy of Artsy





在这些参加三场以上展会的“大型参与者”中,偏好也开始逐渐明晰:75%参加了弗里兹首尔,67%将参加弗里兹伦敦,64%将参加艺+巴黎。尽管军械库艺术展(The Armory Show)的参展画廊比上述其他艺博会都要多得多,但“大型参与者”中只有一半会在这场纽约展览上展出。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参与的画廊总数仅有28家,但该组画廊中仍有六家将列席独立艺术展全新设立的20世纪专场。



日程表上的新老艺博会实在太多,因此画廊不得不有所取舍:是敦促自己尽量多地去参加,还是在新兴与资深展览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巴西画廊 Almeida e Dale 的国际总监保罗·詹金斯(Paul Jenkins)说:“我们决定至少要和去年一样多,甚至更多。”对詹金斯而言,疫情进一步证明了面对面互动的必要性。“不得不说,几年前的我确实觉得这种模式有点累。但我认为,疫情......已经推翻了这一观点。”
Courtesy of Artsy





在军械库艺术展上,Almeida e Dale 展示了赫利奥·梅洛(Hélio Melo)的作品,其绘画与素描反映了艺术家在亚马逊当割胶工人的日常生活。画廊的博览会展位是向藏家与策展人亲自展示这一作品的关键时刻。詹金斯说:“我们很难以远程的方式讲述这个故事。”画廊还将前往伦敦的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以及纽约(包括独立艺术展20世纪专场),在向亚洲扩张之前坚守其久经考验的展览目的地。



詹金斯说:“我们不能把自己的精力搞得太分散。”画廊将考虑在明年参与新加坡(众人翘首以盼的 Art SG 将在那里举行)、台北、香港和首尔的艺博会。鉴于画廊对巴西艺术家的关注,詹金斯希望伦敦能提供与别处的艺术商建立关系的渠道。他说:“我们很想与欧洲的画廊合作,举办一些我们代理艺术家的展览。每一次参与艺博会都让我们建立了大量新的联系,这是我们在其他地方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Rubem Valentim

Emblema 87, 1987

位于维也纳的 Krinzinger 画廊将参加四场博览会,与往年的数量差异不大。画廊的共同所有者托马斯·克林琴格(Thomas Krinzinger)表示:“甚至还减少了一些。”画廊决定今年秋天不参加任何亚洲的艺博会,以避免参加任何海外展会所带来的“巨大运输成本”。“我们必须做出选择,”他说。


这位艺术商明确表示,乌克兰的战争给欧洲的画廊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实事求是地说,欧洲与美国的情况完全不同。”他预计,这种心态也会影响到藏家的感受。他说道:“我们当然希望在 COVID 之后可以有一场大派对,一切都很棒,但对于欧洲......好吧,可以说对所有地方而言,这都是一个大问题。”Krinzinger 画廊将在弗里兹伦敦带来莫尼卡·邦维西尼(Monica Bonvicini,先于她在柏林新国家美术馆【Neue Nationalgalerie】的个展)的作品,并在巴黎和纽约展出汉斯·奥普·德·贝克(Hans Op de Beeck)、托马斯·齐普(Thomas Zipp)、瓦卡斯·汗(Waqas Khan)和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等多名艺术家。


Monica Bonvicini

BeltDecke #4, 2017



Krinzinger 还将参加维也纳当代艺术展(viennacontemporary)。置身这场艺术展的大多数画廊选择只在今年秋天参加为数不多的几场艺博会。那些参加两场以上展会的都是有本地空间的画廊——如此一来,参加展会的成本也会比较低(Krinzinger 就是其中之一,此外还包括 K?nig Galerie 和 Galerie Eva Presenhuber)。

根据我们的分析,事实也的确如此:对大多数参展商少于100家的艺博会而言,其参展画廊都决定只在今秋出席一到两场展会。以“柏林姿态”(Positions Berlin)艺术展为例,其所有参展画廊都选择只在9月和10月参加两场或更少的艺博会,而哥本哈根的 Chart 和约翰内斯堡的 FNB Art 也是一样的情况。由此一来,这些较小的艺术展所涵盖的画廊会更趋多样化,但选择在各地展出的“巨型参与者”在展上也会比较罕见。有了更多独特的参与者,这些艺博会有可能为画廊和藏家带来更舒适和独特的体验。
(文章来源于 Artsy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