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韩国的企业为什么那么爱艺术?

日期:2022/9/8 至 2022/9/8     地址:艺术商业
       
2022年有一部热播的韩剧《安娜》,讲述了出身底层且向往上流社会的女主人公诱墨如何一步步通过伪造身份窃取真名媛贤珠人生的故事。剧中有个有趣的设定,女主角诱墨从小对艺术的生活充满向往,但家里的条件却无法满足她的种种虚荣心和欲望。而身处上流阶层的贤珠不仅一直养尊处优,有着漂亮的纽约大学和耶鲁大学的美术学学历,在毕业后还可以顺利成章地继承父母医院和美术馆的事业,过着“躺赢”的生活。

韩剧《安娜》截屏

这样的桥段在韩剧中屡见不鲜,某种程度上,美术馆已经成为了韩国财阀和上流阶层的“标配”。但影视剧终究是对于现实的一种投射,这也从侧面反映了韩国美术馆业的发达以及上流阶层与艺术的深刻交融。
近年来,佩斯画廊、立木画廊、国王画廊、Thaddaeus Ropac、格莱斯顿画廊、Peres Projects和Esther Schipper等国际蓝筹画廊都纷纷在首尔开设分馆或扩大原有空间,由此可见对于韩国艺术市场的信心和投注。近日首届Frieze首尔的成功举办又让国际艺术世界的目光都转向了首尔。

佩斯画廊首尔空间占据了首尔汉南洞Le Beige大楼的三层空间,并再度扩展延伸至户外——雕塑庭院及Osulloc茶室。摄影:Sangtae Kim

Frieze Seoul 2022. Photo by Lets Studio. Courtesy Lets Studio and Frieze


不过当代艺术市场在韩国并非瞬时的爆发,而是有着长期的培育和耕耘。尤其是韩国的企业有着悠久的赞助艺术的传统,包括三星美术馆(Leeum)、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Amorepaci?c Museum of Art)、乐天艺术博物馆(Lotte Museum of Art)等等在内的一系列私人美术馆,不仅建构了庞大的企业收藏体系,也极大推动了韩国本地艺术生态发展和文化基础设施的建立,这都成为国际艺术市场进军韩国的有力支撑。

乐天文化财团建立的乐天音乐厅



早在几年前发表的《私人美术馆调研报告》中,韩国私人美术馆就位列全球第一,甚至超过了西方发达国家美国、德国。另据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公布的年度数据显示,在2008年到2019年间,全国艺博场馆从127家上升至256家,数量翻了一番。其中,仅有四分之一的艺博场馆属于国有,剩余的大部分主要由企业或院校的民间资金赞助。

「2021《财富》全球500强榜单上的韩国企业」


如果我们盘点2021全球500强榜单上名列前茅的韩国企业,就会发现它们大多都设有文化艺术相关的基金会,由这些企业出资赞助的艺术馆不仅数量众多,收藏实力雄厚,风格和取向也十分多元:
业界标杆性的三星美术馆可谓兼容并包,馆1聚焦传统,馆2将韩国和西方当代艺术并置,构成美术馆第三部分的儿童教育文化中心则象征着“艺术的未来”;乐天文化财团寻求在音乐与美术的艺术平衡中引领文化事业;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则以“为发现日常之美而开放的空间”为目标,旨在打造一处联结艺术与公众的空间;
图片
三星美术馆Leeum

爱茉莉太平洋新总部大楼全景


由燃料公司ST International已故创始人Yoo Sung Yeon于1989年建立的松隐艺术与文化基金会每年举办松隐艺术奖以支持韩国年轻艺术家,2021年由瑞士建筑师Herzog & de Meuron设计的松隐艺术中心全新亮相,成为首尔新的艺术文化地标;由大林集团成立的大林美术馆是韩国首座专注于影像艺术的机构,展出各种当代摄影、设计、家具等等。
松隐艺术中心

除了进行艺术收藏、成立美术馆外,韩国企业赞助艺术的形式也延伸到了设立奖项、资助电影节、戏剧等等丰富的形式,韩国企业对文化艺术的赞助已经成为一项传统。
为什么韩国的企业如此钟情于赞助艺术?
在谈到艺术赞助和收藏时,喜好往往是我们谈论的第一开始,艺术经纪人也会不厌其烦地向人洗脑灌输一定要购买自己喜欢的作品。毕竟作为一种非标品,对艺术品的偏好本身就是一种自我的投射和彰显。譬如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就是一个狂热的古代艺术品藏家,湖岩美术馆内收藏有他搜集多年的书画、佛教艺术品、家具等等。被外界称为“三星皇太后”的洪罗喜原本就毕业于首尔大学实用美术系,有着深厚的艺术情结,在嫁给三星继承人李健熙后,她也顺理成章地接管了三星的文化事业,并创办了三星Leeum美术馆,极大提高了三星集团在文化领域的影响力和地位。

三星美术馆Leeum


有钱任性,或许是我们对这些财阀家族惯有的刻板印象,但真实情况可能远比我们看到的更加复杂。尤其是涉及到企业对于文化艺术的赞助,需要平衡和牵扯的层面太多,如果没有宽松的政策环境和实际的利益,企业对于文化艺术的赞助很难持久。
纵观赞助活动更为发达和成熟的欧美国家,无外乎分为两种模式:民间企业主导型和政府机构主导型。民间企业主导型的代表案例是美国,美国强调在文化艺术方面尽量减少政府的干涉和统制,而是通过《美国联邦税法》《国家艺术及人文事业基金法》《版权法》《文娱版权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为文化产业财税资助提供了健全的法律保障;政府机构主导型的代表案例非法国莫属,文化艺术在法国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政府通过明确的法律对企业赞助行为做出规定,并通过税收优惠政策进行鼓励,这都成为法国企业捐助暴增的原因。而韩国的状况则更像是介于二者之间,由政府引导,企业踊跃参与,是韩国文化管理的主要模式。
韩国文化事业的发达首先建立在韩国雄厚的经济基础之上。1960-80年代是韩国经济的高速腾飞期,创造了令人惊叹的“汉江奇迹”。在1997年金融危机之前,短短三十多年间,韩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就增长了100多倍。在此期间,韩国政府通过大力扶植大企业发展经济,韩国大企业的数量虽然只占韩国企业的1%,但却在韩国经济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根据2012年的数据,韩国十大财团的资产占到了韩国当年GDP的85%),也因此诞生了一批实力雄厚的财阀。
社会资本的过于集中也产生了很多问题,最直接的就是社会贫富差距过大、不平等等社会矛盾,民间越来越多呼吁大企业担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由安藤忠雄设计的新LG艺术中心

在这样的背景下,以三星集团、LG等为代表的大企业于60年代陆续成立了韩国最早一批基金会。20世纪70年代,基金会在韩国的设立逐步正式化。但韩国早期文化基金会更多是面向学术和教育领域,文化艺术的比重仅占4%,这种情况在90年代得到了很大的改观,文化艺术的比重日趋增高。

在这其中,1994年成立的Mecanat协会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韩国Mecanat协会是由通过文化艺术赞助为社会做贡献的企业们组成的非营利性社团法人。Mecanat协会设立之前企业都是独自进行赞助活动,现在则是以Mecanat协会为中心在政府的支持下,引导有效的财富再分配以及其他社会贡献活动。换而言之,Mecanat协会的设立使得韩国赞助活动更加系统化和组织化。早在80年初,韩国文化艺术振兴院就为促进企业与文化艺术间的合作,举办了一系列座谈会,由此产生组建了文艺振兴赞助协会,这也是Mecanat协会的前身。直到1993年韩国总统金泳三对引导经济与文化艺术的合作进行了明确指示,翌年该协会正式成立。
目前Mecanat协会共有225个会员公司。在Mecanat协会官网上列出了三个重要的使命:促进韩国企业艺术文化的共同繁荣;促进更好的赞助氛围;针对收入、阶级、区域不平等的现象与企业展开合作。协会主要推动三种事业:Visting Mecenat、Arts for Children、Access art。
优惠的税收政策也是韩国企业热衷于文化事业的重要原因。1997年,韩国遭遇了重大的金融危机,这也让韩国政府认识到文化产业的重要性。1998年,金大中总统就任后正式提出“文化立国”战略,确立了文化产业作为韩国支柱产业的地位,并采取了一系列相应的财税政策,极大的促进了文化产业的发展。

事实上,韩国文化财政来源极其多元,来源于非政府的社会基金远高于政府援助,比如为鼓励企业为文化产业发展提供赞助,政府规定企业可以享受3%的税收优惠,同时政府以“投资组合”的形式实施官民合作,以政府和社会共同融资的方式支持文化发展。在韩国政府引导下,众多企业都加入到了资助文化的行列中。
Frieze Seoul 2022. Photo by Lets Studio. Courtesy Lets Studio and Frieze
在疫情之下,各国的艺术市场均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但韩国艺术市场却异常火爆。有业内人士认为,“艺术品在纳税方面比房产税要轻得多”是催热艺术品交易的首要原因。在目前韩国的税制下,比起不动产(取得税、财产税、增值税、让渡所得税)及股市(证券交易税与金融投资所得税),投资艺术品是相当吸引投资人的选项——只有在转手让渡时需缴纳约2.2至4.4%的所得税,另外韩国不对艺术品征收进口税,也不对任何成本低于6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0万元)的物品征收销售税,若该作品为韩籍在世艺术家则直接免税,这也是吸引国外机构入驻的原因。

Frieze Seoul 2022. Photo by Lets Studio. Courtesy Lets Studio and Frieze

但在笔者看来,韩国企业热衷文化艺术的赞助还有另一层面的原因。如果我们参照前述的500强榜单,就会发现一个显著现象,韩国企业名列前矛的都是跨国型企业。由于国内市场规模有限,韩国需要积极开拓国际市场,韩国“文化立国”战略一直将开发海外文化市场作为核心目标持续推进,这与韩国战后经济发展模式一脉相通。而对跨国公司来说,其战略目标正是以国际市场为导向,以实现全球利润的最大化。企业赞助艺术不仅能够帮助提升企业形象,也帮助自身打开了格局,接触到更多的潜在关系和人群。
“勇敢者的阳台—营养、材料与未来生态”展览现场,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北京

就以现代汽车集团为例,在韩国的首尔、高阳、河南、中国的北京、俄罗斯的莫斯科共5个城市运营了现代汽车品牌体验空间——现代汽车文化中心,这成为现代汽车艺术和文化活动的据点。同时还与包含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MMCA)、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ACMA)在内的多家世界级艺术机构签署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另外,现代汽车在中国每年都会以年轻策展人为对象,举办" Hyundai Blue Prize",挖掘引领文化,艺术界的新一代艺术家,并为其提供展示机会。
总而言之,21世纪企业对于文化艺术的赞助已经远远超越了单一的慈善目的,而与企业的形象、营销、利益、交际、价值提升深深绑在了一起。
在疫情反复的当下,我国的民营美术馆和艺术市场也迎来了新一轮的洗牌期,韩国与我国的国情虽然迥异,但其在文化艺术领域的发展和经验也提供了一种借鉴的路径。
(文章来源于艺术商业)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