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为什么艺术品溯源那么重要?

日期:2022/7/30 至 2022/7/30     地址:Artsy
       
William Coupon. 

Keith Haring in the Studio, 

New York City, 1988, 1988

photo-eye Gallery

Price on request


美国联邦调查局(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最近对奥兰多艺术博物馆(Orlando Museum of Art)的搜查显示了来源(provenance)——抑或艺术品所有史记录——所拥有的力量。根据用于获得搜查令的宣誓证言,博物馆的25件让-米歇尔·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作品不仅来源存疑,也没有通过艺术家的遗产认证。


Edward Steichen

Brancusi in his studio, Paris, 1925

Aperture Foundation

Under US$1,000


如若处理得当,来源是保证作品真实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是对于任何一件有几百年及以上历史的物件来说,来源都拥有一定的可信度,被视为不可或缺的“认可印章”。


什么是来源?



Sol LeWitt. "Structures, 1962/1997",

Two “Photo-Provenance” Pieces,

Annotated & SIGNED Attesting

Authenticity by Mr. Lewitt., 1962/1997

VINCE fine arts

/ephemera.

US$4,500


来源可以由许多文件组成,既包含所有者与画廊之间的历史发票、展览目录中的文件,也包含艺术品在人们家中的照片存档抑或与艺术家以及过去所有者的合照。

“这是艺术市场信任的基础,”区块链来源服务 Fairchain 的联合创始人马克斯·肯德瑞克(Max Kendrick)在接受 Artsy 采访时说。

你能伪造来源吗?


Horst P. Horst. Roy Lichtenstein, 

New York, 1977 (Lichtenstein 

Studio, Southampton), 1977

The Art Design Project

US$8,000–US$25,000


“当然,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巴黎的画廊主阿尔敏·莱希(Almine Rech)在被问及伪造来源时说,“但伪造很难。” 她表示,作品通常都会有一些记录——即使是未完成的作品也会出现在某个目录中,不管它是来自商业画廊、机构还是作品全集(catalogue raisonné),也不管它是否已经完成。尤其是对20世纪以降的作品来说,很有可能存在着证明作品去向的文本。

Jean-Michel Basquiat. Rare

Basquiat 1980s Exhibition Catalog

(Basquiat Dau al Set Barcelona), 1989

Lot 180 Gallery

US$400

虽然知名艺术家更有可能被伪造来源(如巴斯奎亚),但他们的作品多年来一直有据可查,而没有被认证机构(无论是艺术家本人还是其遗产)过目的作品数量很少。莱希表示,对于不太知名的艺术家而言,没有多少人会对伪造来源感兴趣。

除了避免造假,来源还另有他用


John Chamberlain. 

Typed Letter re: Leo Castelli

Exhibition (Hand Signed), 1982

Alpha 137 Gallery

US$2,500

如今,在购买作品之前确保其来源的合法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重要。多年来,尼日利亚政府一直在尝试让所谓的“贝宁青铜器”(Benin Bronzes)回到母国:这些作品在19世纪末被以英国为首的多个国家掠夺,并最终被多家机构收藏。



德国、苏格兰和美国的一些博物馆调查了他们的作品的来源,并已将某些藏品送回(或宣布将在不久后归还)尼日利亚。以阿伯丁大学(The University of Aberdeen)为例,校方仔细查阅了档案,发现其1957年在拍卖会上购买的“奥巴”(Oba,意为国王)雕塑是在“应受谴责的情况下获得的”——这是大学校长乔治·博因(George Boyne)教授的原话。去年秋天,阿伯丁大学在一场归还仪式上将作品送回了尼日利亚。


Gustav Klimt's 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 1907, one of the 

Nazi-looted works eventually 

returned to Maria Altmann

Courtesy of Neue

Galerie New York

在更晚近的二战期间,诸多艺术品被盗,其中尤以纳粹为甚。在这个问题上,来源对曾经拥有这些艺术品的家庭继承人而言变得至关重要。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玛丽亚·阿尔特曼(Maria Altmann)一案,她根据美国的《外国主权豁免法》(Foreign Sovereign Immunities Act)起诉了奥地利政府。最高法院裁定她胜诉,允许她起诉奥地利共和国的案件继续进行。阿尔特曼最终进入了仲裁程序,要求收回她叔叔在纳粹窃取之前留给她的几幅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的作品,这些赃物目前藏于奥地利的多个国家博物馆内。

在该案以及此后的各种案件中,诸如家庭房屋的老照片以及远房亲戚的信件等档案都被用来确认谁才是作品真正的主人,即使作品在半个世纪后进入了机构也不例外。这类问题继续困扰着艺术市场,最明显的便是近期在中东和北非冲突中发生的战争掠夺。

在来源里,藏家要找的是什么



Claes Oldenburg. Prints, Posters 

and Ephemera by Claes Oldenburg-A 

Catalog Raisonne 1958-1996, 1996

ArtWise

US$600


肯德瑞克说:“人们并没有意识到,当你在一级市场上购买作品时,来源也是一个问题。”藏家只有在几十年后才会想到这个问题;或是当最初的所有者去世后,他们的近亲需要弄清楚来龙去脉时,来源之争才会浮现——这不仅仅涉及到财务,也涉及到情感。藏家们现在知道 “何物可留”,莱希说,但为了日后,“藏家必须收好他们自己的来源”。

在二级市场上,藏家应该寻找文件充足的档案,以追踪作品的去向——不仅要看作品的主人,还要关注作品的展览历史。两者都应该通过专家的专业审查。“如果有太多的疑问,”莱希说,“那最好不要买这件作品。”

Diego Rivera, Frida Kahlo. "Diego 

Rivera's SIGNED MoMA Exhibition Shipping/Inventory Contract", 1931, 

Museum Modern Art NY, Fourteen 

Pages, Mexico City Mexico., 1931

VINCE fine arts/

ephemera

US$4,500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来源可以对一件作品的价格产生相当大的影响。莱希说:“如果没有足够的来源佐证,人们便无法鉴定一件作品。”无论是对艺术家遗产还是对潜在的买家而言,这都会影响到作品的转售价格。但另一方面,如果一件作品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历史——要么前主人十分有名,要么曾被列入开创性的展览——那么作品的价格也会随之上升。

区块链时代的来源


Yves Klein

Catalogue Raisonné, 2000

Galerie Omagh

€12,000

确定来源的传统途径对藏家来说仍然非常重要,但建立在纸张上的系统并不总是很可靠,而数字文件也可能是伪造的。Fairchain 联合创始人查理·贾维斯(Charlie Jarvis)说:“现在的技术已经完全可以解决来源的问题。”

包括 Fairchain、Tagsmart 和 Codex 在内的数家公司都致力于帮助艺术家和画廊生成与美术品相关联的数字证书。这些证书由区块链技术支持,这也意味着每次修改一旦键入,就不能再做更动——无论是所有权的改变,还是艺术家出具的真实性证明(certification of authenticity)。区块链技术本身提供了一个廉价的解决方案。拥有一个艺术家作品的数字登记册,事实上也就创造了一部作品全集,从而强化了艺术作品来源的可靠性。

当越来越多的销售在网上进行时,信任问题变得愈发重要,在 COVID-19 大流行的早期封城期间更是如此。有了像数字证书这样的产品,潜在的买家不仅可以确信他们所收藏的作品是真实的,而且也能够确定他们是从真正的所有者那里买下了作品。在一个能够可靠验证来源的世界里,希望能有更少的艺术丑闻被拍成 Netflix 的纪录片。
(文章来源于Artsy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