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无时效性的东西,也可能成为流行!芬兰设计一百年!

日期:2018/11/7 至 2018/11/7    
       
2017年,芬兰独立一百年,为纪念这一特殊节点,位于首都赫尔辛基的设计博物馆(The Design Museum)开启新的常设展“今日乌托邦——芬兰设计的故事 ”(Utopia Now – The Story of Finnish Design)。自去年年初开幕后,展 览将持续至2020年最后一天。展览通过一些设计师与品牌的成长故事,勾画出芬兰设计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独特图景的演变史。

> 展览现场

提起芬兰设计,很多设计界的人第一个想到或许是Alvar Aalto。这位以建筑为主业的设计师以其高产高质的作品闻名于世,几乎成为芬兰设计的代言人。

完成于1932年的帕伊米奥椅子(Paimio Chair)是Alvar最广为人知的家居设计。它建筑般的外观结构和舒适的坐感刷新了当时人们对椅子的认知。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形容Aalto这件作品为“一场关于曲木力量的角力,曲木似乎在测试胶合板制造的极限”——椅子的主体框架由两个闭合的层压木圈、形成椅子的扶手、椅子腿、地面支撑腿组成,它们之间夹着由一块完整胶合板组成的座椅。胶合板顶部和底部都有一个卷轴,增强了椅子的韧性。受到Marcel Breuer设计的管状钢材质的瓦西里椅子(Wassily Chair)的影响,Alvar选择了本地的桦木作为原料,因为它给人自然的质感,且具有绝缘性能。

 >  展览现场

帕伊米奥椅子(Paimio Chair)的名字来源于芬兰西南部一座名叫“Paimio”的小城,Alvar在那儿设计了结核病疗养院的建筑和它所有的家具。帕伊米奥椅子被用在病人的休息室,这款扶手椅椅背设计了一个倾斜角,坐在上面的病人能够更轻松的呼吸。

“我们应该去制作简单的、优质的、不加装饰的事物,同时,它们要既能和人们建立和谐关系,又能让街头的小个子用起来觉得舒适。”1957年,在伦敦的一次演讲上,Alvar说出他的设计理念。他一生涉猎众多领域,从建筑到家具,再到灯、花瓶、玻璃制品等等,核心的理念始终如一,即,设计是一种“Gesamtkunstwerk”。Gesamtkunstwerk是德语词,含义是完全的艺术作品。

 >  Aalto设计的萨沃伊花瓶

直到今天,Aalto设计的多款家具和家庭装饰品仍在生产和使用中,比如成为芬兰设计代表作之一的萨沃伊花瓶(Savoy Vase)、名为 'Stool E60'的椅子等等。

除了Aalto的经典设计,这次展览也讲述了发源于赫尔辛基的知名品牌Marimekko的故事。Marimekko被视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以打造一种生活方式为愿景的品牌,它用一种独特视角来设计时装、包、配饰甚至家庭装饰品。故事始于1949年。

 >  Ettore Sottsass设计的Clestra花瓶

Viljo Ratia在赫尔辛基开了一家小小的织物印花公司,名为Printex。他的妻子Armi Ratia富有远见,预感到接下来将是织物设计和制造的时代。于是,Armi召集了一批有前途的年轻艺术家,请他们为Printex设计能让人耳目一新的织物图案。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Printex经历了一段困境,它大胆出格的设计吸引了众多崇拜者,不过,没有人想成为这种新款服装的消费者。Armi想到了一种解决方案——办一场充满颜色、优雅和特殊图案的时装秀。著名时装设计师Riitta Immonen设计的服装同时在现场销售。

>  Vollaerszwart工作室设计的海牙市政厅

1951年5月25日,时装秀结束5天后,Ratia夫妇注册成立了Marimekko服装设计公司。一年后,他们的第一家实体店在赫尔辛基开业。

在Armi请来的诸多设计师中,Maija Isola的作品成为最早被应用到织物上且投入生产的图案。在Marimekko的38年里,作为元老级成员,Maija设计了超过500款图案,她从传统民俗艺术和现代视觉艺术里吸取灵感,也通过接触自然和环球旅行来丰富自己的“素材库”。她的几项设计,Kivet (石头), Unikko (罂粟花) 和Kaivo (井)等等,至今还是Marimekko最核心的系列。

>  展览现场

Maija的职业生涯反映了Marimekko创始人Armi Ratia的经营理念:设计优先。领导公司的30年里,Ratia发掘了好些真正有创造力的设计师,之后,很多不同国籍的设计师慕名加入Marimekko。现在,由日本设计师Vuokko Eskolin-Nurmesniemi设计的条纹短笛图案的“男友风”的衬衫(unisex Jokapoika Shirt)作为Marimekko最持久的经典款,已经成为很多女孩的衣柜必备。对芬兰女性来说,Vuokko设计带来的影响近似香奈儿对法国女性着装的“革命”——通过彻底的宽松式服装设计,让女性从此穿上能够自由活动的衣服。

 >  Alvar Aalto设计的扶手椅,1932年

>  Alvar Aalto 1936年设计的扶手椅

五十年代末,Marimekko开始走出芬兰,最先踏上了瑞典和美国的土地。六十年
代初,美国总统夫人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订购Marimekko的服装并穿着它登上《运动》杂志的封面。Marimekko开始成为一种全球性的现象和一种生活方式的代表。随着公司规模扩大,Armi甚至建立了一个名叫Marikyl?(Marimekko村)的乌托邦,想要设计新产品、体验Marimekko生活方式的员工都可以来这里,将Marikyl?当作自己的创作实验室。

对二战后经济疲软、物资匮乏的芬兰社会来说,Marimekko的出现,像是拨开乌云的一束阳光,释放出色彩和欢乐的信号。而创始人Armi Ratia的理念持续为品牌提供着新的能量,也反映出芬兰设计的一种核心特质——“无时效性”(Timelessness)。就像Armi1978年曾说过:“Marimekko不是较小例外”(minor exceptions)的时髦服装。我们制作持久的、不受时间影响的产品。不过,有些时候,无时效性的东西,也可能偶然间成为流行。就像现在这样。”

>  Alvar Aalto 1950年设计的吊灯

>  Alvar Aalto 1937年设计的家具

另一项无时效性的芬兰设计也在岑寂了几十年后重新被发现,再度登上畅销榜,它叫Jopo,全称是JOkaisen POlkupy?r?,意 思 是“ 每个人的自行车 ”。作为全世界最热爱自行车的国家之一,上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因为可调节性、牢固性、多彩的风格和平民价格这些特性,Jopo成为几乎所有芬兰家庭的标配。1974年,芬兰消费者忽然对Jopo有些审美疲劳。直到2000年,HelkamaVelox改造了Jopo并将新款Jopo推向市场,正如其名字所说,“每个人的自行车”,Jopo拥有简易可调节的车把和车座,不同年龄和身材的消费者都能根据自身情况来调整单车。时隔近30年,Jopo又一次进入大众视野,在“绿色出行”的浪潮下,成为了城市自行车的代表。

>  Konstantin Grcic 2014年设计的椅子

其实,在这些相对传统的领域外,芬兰设计在新兴的科技与互联网领域表现也不赖。比如,“疯狂的小鸟”便是出自芬兰公司Rovio Entertainment。绿色的猪想偷袭,而一群身形圆胖、颜色各异的小鸟必须使出全力来拯救它们的蛋。愉快的游戏体验、漫画的风格和低廉的价格让“疯狂的小鸟”很快成了一款现象级游戏。到2015年七月,“疯狂的小鸟”的下载次数总计超过了30亿次,成为有史以来下载量最大的一款免费游戏。

 >  Rita Taskinen 1982年设计的亲吻椅子

很多人或许会问,芬兰设计为何这样独特?一位加拿大的摄影师兼写作者Karen MacKenna在《爱上芬兰设计》一文给出一种回答:“芬兰人从自然中汲取灵感,并将它注入心爱的物件、建筑和生活方式的蓝图里。芬兰设计的本质是拿起自然世界,并将它无缝地编织进日常生活。”

>  《农民》,Kazimir Malevich 的油画
(文章来源于艺术与设计)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