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自然从此不再是个抽象名词”——UCCA沙丘开幕首展“后自然

日期:2018/10/18 至 2018/10/18    
       
UCCA 沙丘美术馆内部,图片致谢 UCCA

此前有一年多的时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简称 UCCA)都在面临关门的危机。这座由比利时藏家盖伊和米莉恩·尤伦斯夫妇在2007年创办的美术馆以每年不断萎缩的预算坚持运营。2016年6月,尤伦斯夫妇决定出售 UCCA,却没有买家立刻接手。

“在将近16个月里,UCCA 徘徊在关门的边缘,”UCCA 的馆长兼 CEO 田霏宇(Phil Tinari)说。“然后,一群赞助人现身了。”

最终,UCCA 争取来的赞助人组成了一个基金会,不仅确保了 UCCA 展馆内的灯光继续照亮、温控恒常、重刷了墙面,还进一步扩增改建了美术馆的空间。不到一年后,不仅位于北京798艺术区的展馆经历了大型修缮,UCCA 还在北戴河渤海海岸再添一处“沙丘美术馆”。

庄辉&旦儿,《木工师傅的边角料》(2009)展览现场。图片致谢 UCCA

UCCA 沙丘美术馆由 OPEN 建筑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李虎担纲设计,一群拱形的展览空间隐藏于北戴河黄金海岸的人造沙丘之下。美术馆内部的设计颇有些复古未来主义风格,像是建造于很久以前的一处遥远的存在,放在《星球大战》的塔图因行星上也不会显得突兀。从天窗透进的自然光线照亮清凉的洞穴展厅;你还可以沿着通往一座塔的螺旋楼梯向上,就像攀爬灯塔一样。

然而,俯瞰美术馆的建筑模型,没有了周围沙丘的建筑外观看起来更像是人体消化系统的形状。入口像是长长的弯曲食道,带你进入形如器官的房间;走到尽头处,终于沉淀在沙滩之上,面向渤海湾。田霏宇说,他长期关注李虎的建筑,此前,二人更是合作打造了 UCCA 2017年的展览“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 2017”。那场展览展出了23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主题涉及中国经济放缓的“新常态”;和 UCCA 沙丘类似,“例外状态”也由许多小展亭组成,每间展亭内展出一位艺术家的作品。

庄辉&旦儿,《木工师傅的边角料》(2009)展览现场。图片致谢 UCCA

如果“例外状态”是 UCCA 对筹资艰难的经营状态开的一个内部玩笑,在某种层面上,沙丘美术馆的开幕首展,也将美术馆所处的自然风貌和其脱胎于大型地产项目这一事实之间的冲突微妙地嵌入了展览主题——题为“后自然”的开幕展暗示着人类活动(包括在中国随处可见的起重机、煤堆和混凝土机器)如今已经和大自然密不可分,不论是从气候还是地学的角度。

“‘自然’如今对于我们已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了,”田霏宇说。“这种现象无处不在。人类世的介入,让我们对自然曾经怀有的‘崇高而神秘’的浪漫看法失效了。”

UCCA 沙丘所属的阿那亚黄金海岸社区(Aranya),也在其中的住宅区、酒店和托斯卡纳风情别墅之间精心构造着“自然”的理念。(比如,我在那里看到的唯一的“鸟类”,就是为了装点地面而打造的雕塑。)而这场包含了9位生于1942到1988年的中国艺术家的“后自然”展览,与其所处的背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刘雨佳,《海浪》,2017,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那布其的装置作品《终点》(2018)就是一例。一面翻倒的广告牌由脚手架在下面支撑着,广告中描绘着热带海滩和棕榈树。这是一幅“去自然化”的自然风光。庄辉和旦儿展出了二人2009年创作的“木工师傅的边角料”系列中的一件作品:铜制雕塑表面精心涂刷了一层丙烯颜料,看上去就像建筑工人锯下来的边角料木材。作品将观众的注意力引向了施工建造过程中无意间产生的后果,这些改变不仅对于环境很重要,也滋生着美学方面的影响。

地产商在中国当代艺术景观中扮演的角色非同小可——从由华侨城打造的 OCAT 美术馆(深圳、上海、西安)到隶属洛克·外滩源的上海外滩美术馆,再到由购物中心巨擘郑志刚打造的 K11 美术馆(香港、上海、广州、沈阳)。UCCA 基金会由50多位赞助人组成,他们的商业兴趣涵盖范围超出了地产业,还包括教育、媒体等各个面向。不过,仅就沙丘美术馆而言,阿那亚是主要的赞助集团。尽管阿那亚投资了场馆建造和美术馆的运营经费,但展览项目将完全听从 UCCA。

“后自然”展览。图片致谢 UCCA

事实上,李虎的建筑早在 UCCA 决定入驻前就已经完成设计并开始建造了。“恰巧在这时,阿那亚联合创始人马寅开始意识到,‘瞧,现在房子要完工了,该填充内容了’。于是,我们花费了数月商讨出一个可行的模式,”田霏宇说。“这一模式让 UCCA 能够决定展览项目,但可以说,是他(马寅)让我们真正得以实行艺术决策。”

UCCA 同意每年在沙丘美术馆举行至少两场展览,将由其北京现有的团队策展。

马寅告诉 Artsy,建造沙丘美术馆并非是为了赢得土地开发权,也不会带来税减。“这件事没有政府的帮忙,但他们也怀有和我们一样的希望——创造一个快乐的社区,”他说,艺术机构通过举办展览、表演和讲座等活动能培养精神的愉悦,对这一点的推广是建造阿那亚社区的关键考虑。阿那亚的目标是:“让身处其中的人们感到如临天堂般地舒适。”

UCCA 沙丘美术馆外观。图片致谢 UCCA

阿那亚社区的居民所享受的益处是显然的,但这些为社区大门内富裕的居民所享有的服务,似乎与 UCCA 将艺术体验带给所有群体的使命并不完全相称。田霏宇说,确保 UCCA 沙丘新馆仍然能奉行其北京展馆一以贯之的使命,这是和阿那亚协商过程中的重要条件。

“这是我们入驻阿那亚前一个很大的顾虑,”他说。“但是,只要是 UCCA 会员(会员卡很良心价),或是出示展览门票,观众就可以进入社区,来到美术馆参观。”

沙丘美术馆的滨海地点确实吸引着多元化的人群,尤其是在夏季,天津和北京的大量度假者都会涌入此地。

“这里就像是泽西海岸边的滨海小镇,”田霏宇说,他同时指出了一个关键区别:国外很多类似的滨海度假区域都是在几十年间有机地发展起来的,而中国迅猛的发展速度催生出了更加集中的组织手段。正因如此,田霏宇继续说,“在中国,滨海城的形态不同于自然成形的有机社区;在这里,它们往往依据预先规划出的地产模式发展。”——一处预先规划的地产,中心伫立着全国最瞩目的美术馆分馆。
(文章来源于artsy)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