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巴塞尔艺术都会”试水阿根廷,能否打造一座全新的文化之都

日期:2018/9/18 至 2018/9/18    
       
皮亚·卡米尔,《盖比的T恤衫》(Gaby’s T-Shirt),2016,“跳房子”展览作品,巴塞尔艺术展都会:布宜诺斯艾利斯,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和巴塞尔艺术展

9月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微风习习,阳光明媚,这座阿根廷最大的城市成为“巴塞尔艺术展都会”(Art Basel Cities,简称“都会”)的首个据点,这是巴塞尔艺术展最新的国际拓展计划之一。从9月6日开始,布宜诺斯艾利斯举办了一系列特别的公共艺术展览、画廊周末,组织了艺术家讲座和工作室开放参观以及其他贵宾活动(项目持续到了9月12日)。巴塞尔艺术展长期以来为布宜诺斯艾利斯担任艺术发展顾问,希望以此提升本地的文化氛围,并在全球范围内提高这座城市的文化影响力。

野心勃勃的“巴塞尔艺术展都会”计划遭遇了现实环境的重重打击。当布宜诺斯艾利斯成为计划的首个合作城市时,阿根廷正在经历一场货币危机,当地货币比索在过去的一年里迅速贬值;此外,根据彭博社的预测,截至2018年底阿根廷的通货膨胀率将上升到40.3%。不仅如此,在过去的几个月中,阿根廷的教育和运输行业从业者纷纷展开大规模罢工,对不理想的工作境况提出抗议。

尽管巴塞尔艺术展并没有透露他们一直以来为布宜诺斯艾利斯服务的费用情况,有一家当地媒体报道巴塞尔方面收取超过200万美元的咨询服务费用。在经济环境充满变数的时期,这样一笔巨额支出引起了当地民众对公共资金支配决策的质疑。巴塞尔艺术展对新的城市拓展计划雄心勃勃,但这项计划在阿根廷的第一次亮相终究是试水,它的效果目前很难进行评估。巴塞尔艺术展作为一家根植于瑞士的公司,他们在与布宜诺斯艾利斯合作之初并未预见该国的经济问题,因此本土社会经济环境的不稳定性给国际拓展计划的实施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挑战。

巴塞尔艺术展商务拓展总监帕特里克·福瑞特(Patrick Foret)是“都会”项目的负责人,他与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文化部长恩里柯·阿伏伽德罗(Enrique Avogadro)都对外宣扬一个双方共同期盼的清晰目标:将22家本地的文化艺术机构首次集结起来(其中包括摄影艺术节“Fototeca Latinoamericana”、画廊联盟以及十多家博物馆)。

芭芭拉·克鲁格,《无题(没我们你活不下去)》(No puedes vivir sin nosotros / You Can’t Live Without Us),“跳房子”展览作品,巴塞尔艺术展都会:布宜诺斯艾利斯,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和巴塞尔艺术展

除了推广合作机构自身的项目以外,巴塞尔艺术展还邀请了明星策展人塞切利亚·阿莱马尼(Cecilia Alemani)策划主题展览。阿莱马尼策划的主展览名为“跳房子”(Hopscotch),分别在城市中的五个街区里展出18位国际艺术家的作品,包括皮亚·卡米尔(Pia Camil)、米卡·罗滕伯格(Mika Rottenberg)和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展出地点从老式酿酒厂到公园皆有。

策展人阿莱马尼在与 Artsy 的采访中介绍道,布宜诺斯艾利斯将以艺术节、画廊周末、双年展以及大型展览等方式庆祝“巴塞尔艺术展都会”计划在本地的实施。巴塞尔艺术展仅仅是国际艺术项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牵头人,阿莱马尼希望将来会有其他公共艺术机构(或市政府本身)接任她的工作。基本的模式相对灵活,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在其他城市(如果有新城市的加入)开展“都会”计划时,巴塞尔艺术展可以因地制宜地设置符合当地社群需求的项目。

在构思展览名称的时候,阿莱马尼参考了阿根廷文学史上的经典小说《跳房子》。这部出版于1963年的文学经典由胡里奥·科塔萨尔(Julio Cortázar)撰写,以试验性的结构著称。小说的章节之间排序混乱,读者可以选择是否依照开头的“说明列表”来阅读,这个“说明”为线性叙述提供了一定的线索(通过在不同章节之间来回“跳转”)。然而,小说不仅仅是在结构上的“跳跃”,故事追寻那些漂泊在外的阿根廷人的生活,主人公在欧洲与祖国之间来回切换,重新审视在大西洋两岸关于“家”与“身份”之概念的不同的解读。

巴塞尔艺术展策划的项目很大程度上强调了区域性实践与全球的联系。例如,布宜诺斯艾利斯现代艺术博物馆(MAMBA)举办的展览“两个世界的故事”(A Tale of Two Worlds)明显地将欧洲与南美洲的艺术史相关联。另外,在 MUNTREF 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阿根廷艺术家爱德华多·斯图皮亚(Eduardo Stupía)的展览“奥德赛——一个图形幻想”(Odyssey—a graphic fantasy),从本国的角度重新想象希腊史诗。展览“跳房子”中的一位艺术家大卫·霍尔维茨(David Horvitz)在作品中参考了杜尚的创作(杜尚1918-1919年间曾居住在阿根廷)。在霍尔维茨的表演《向天空发出信号》(Signaling the Sky,2018)中,艺术家为访客准备了200只氦气球,每个气球由一英里长的线拴住。这件作品可以看作是对杜尚1919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完成的《不开心的现成品》(Unhappy Readymade)的致敬,杜尚当时将一本几何书用绳吊起。另一位参与“跳房子”的艺术家是意大利的恶作剧之星莫瑞吉奧·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他与本地艺术家合作创作一系列不寻常的且颇具装饰性的墓碑,墓碑纪念的人物仍都建在,包括变装演员露波(RuPaul)、行为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以及卡特兰本人。

大卫·霍尔维茨,《向天空发出信号》,“跳房子”展览作品,巴塞尔艺术展都会:布宜诺斯艾利斯,2018。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在 Kirchner 文化中心的项目中,阿根廷艺术家妮可拉?康士坦丁诺(Nicola Costantino)把欧洲艺术“挪用”到自己的创作中。康士坦丁诺受到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的三联画作品《人间乐园》(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ca. 1490–1500)的启发,制作了一件复杂的食物装置。助手们装扮成猪、戴着橡胶制的鸡鼻子,在现场装饰蛋糕。康士坦丁诺的“乐园”由3D打印的树脂花朵构成,花上托着色彩丰富的鸡尾酒。

接近午夜的时候,一位来自英国的瑞银集团员工(目前驻多伦多)正享受着一块色彩鲜艳的百香果糖霜蛋糕。瑞银集团是巴塞尔艺术展的主要赞助商,也是“巴塞尔艺术展都会”的全球合作伙伴。这位瑞银工作人员特地从加拿大飞来阿根廷考察,因为团队正考虑是否要让多伦多加入到“都会”计划中。然而负责巴塞尔艺术展商务拓展和“都会”计划的福瑞特对具体将在哪座城市实行此项目非常慎言(尽管他表示已经有不少城市对“都会”计划感兴趣),他说:“我无法透露更多,因为我们与当地政府合作,我不便单方面传达信息。”

既然有不少城市希望加入“都会”计划,为什么首先选择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福瑞特回答:“因为阿根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与外部世界稍显隔绝。” 福瑞特相信,人们仍对这座城市抱有丰富的想象(当地热情的氛围、文化和探戈),只要组织方稍微努力一下就能拉近它与全球其他地区的距离。从纽约、洛杉矶和欧洲各地飞往阿根廷都需要较长时间,而许多来参加“都会”项目的国际藏家是第一次到访布宜诺斯艾利斯。

对于巴塞尔艺术展来说,访客人数是衡量“都会”计划成功与否的更为具体的标准之一。然而“都会”计划有着更高层级的目标,组织方并没有给自己设限。福瑞特告诉 Artsy,“这项计划是长线投入,并不预设短期的目标。”

莫瑞吉奧·卡特兰,《永恒》(Eternity),“跳房子”展览作品,巴塞尔艺术展都会:布宜诺斯艾利斯,2018。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除了集中在9月份的活动,巴塞尔艺术展还为布宜诺斯艾利斯策划了一系列小规模的艺术项目。去年11月(巴塞尔方面刚宣布要与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展合作之时),巴塞尔艺术展在圣马丁广场附近的雷蒂罗(Retiro)区举办了一系列讲座、课程和表演。在12月的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站,组委会专门为布宜诺斯艾利斯政府在藏家休息室里安排了特定的活动区域,阿根廷艺术界人士则参与了讨论环节。

福瑞特表示,合作项目的总体目标是为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艺术圈提供更多的机会,并帮助本土从业者建立与国际艺术界的联系,而这些很难用具体的数据来量化。他表示,“都会”计划的具体衡量标准可以从这几方面考虑,比如为本地艺术家带来新的机遇,或是帮助当地非营利艺术机构促成的国际合作等等,这些都可以通过巴塞尔艺术展的资源网络得以实现。福瑞特还表示可以从媒体的曝光率和为利益相关方安排的洽谈合作的会议数量来评估项目的产出。

根据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文化部长阿伏伽德罗的介绍,前来参观“都会”项目的国际游客(主要是收藏家和策展人)很多都是第一次到访这座阿根廷最大的城市。阿伏伽德罗部长认为:“这次活动会给大家留下一个美好的第一印象,这是一座很有魅力的城市。”他还将自己的城市与“富有活力、充满独立精神”的柏林的文化景象相比。 

然而,政府的野心不仅仅是吸引新访客来体验这座城市的魅力。通过“都会”计划,阿伏伽德罗部长还希望增进本地市民与公共艺术领域的交流,借此机会鼓励当地居民与更多的画廊和艺术家进行互动。

亚历克斯·达·科特作品《青蛙科米》现场图,“跳房子”展览作品,巴塞尔艺术展都会:布宜诺斯艾利斯,2018。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文化部长补充道,除了目前收到的反馈,政府还会加大努力来量化“都会”计划为城市带来的积极影响。另外,布宜诺斯艾利斯方面与安永事务所合作,对“都会”计划的成果建立完善的评估标准,比如量化活动带来的商业交易额。以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站为例,它已经为南佛罗里达城市创造了约为5亿美元的经济收入,这一数据是组织方目前已有的最好的收益情况,这也成为他们吸引合作方的资本。

文化部长介绍道:“去年,我们在海外获得了巨大的媒体关注度,很多广告费用高昂的媒体都对‘都会’计划进行了全面的报道。”在部长看来,选择与国际策展人进行合作,比如邀请阿莱马尼策划“跳房子”展览,将有助于阿根廷的艺术界与全球艺术圈建立联系。他解释道:“让我们阿根廷的艺术家与国际策展人紧密合作是一个很好的想法。这也是一次学习的机会,让本地的艺术圈了解其他国家和城市的从业者如何开展工作。”明年四月,巴塞尔艺术展将在本土艺博会“arteBA”期间策划为期一周的艺术项目。

除了能与国际策展人合作,阿根廷本土艺术家还通过“都会”计划获得项目的资金支持,参与“跳房子”展览的艺术家马列拉·斯卡法蒂(Mariela Scafati)就是其中一位。然而,在她看来,这个城市真正需要的是为工人改善工作境况。她本人并不反对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展“都会”计划,她本人的新作品就获得了该计划的资金支持。

阿尼巴尔·裘扎米(Aníbal Jozami)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当地的一位藏家,同时也是特雷斯德费布雷罗国立大学的教区长,他对政府如何使用财政资金来支持文化项目有自己的看法。他指出:“公共财务的资金应该分配给涉及公众、社会、文化这三大领域的项目,而且应该优先考虑资助不同区域的独立机构。”在裘扎米看来,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民众对文化艺术具有浓厚的兴趣。他以毕加索在 UNTREF 的展览为例,位于市郊的展馆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吸引了9万人次到访参观。他相信,只要有好的展览,当地人都会来支持。

露西安娜·拉莫特(Luciana Lamothe),《起始区域》(Starting Zone),“跳房子”展览作品,巴塞尔艺术展都会:布宜诺斯艾利斯,2018。图片致谢巴塞尔艺术展

Atocha 画廊的弗朗西斯科·阿基诺(Francisco Aquino)认为,“都会”计划应该“照顾到更多的本地观众,而不只是把注意力放在国际访客身上。”总体来说,他更愿意看到“都会”计划邀请本土艺术家参与,创作出能够长久保留的作品(一周的项目时间远远不够)。然而,在接下来的“画廊周末”单元之后,他对“都会”计划有了更为积极的评价:“这个周末的活动比艺博会更有用,就像在家里接待客人,你可以更放松,更舒服。”另外,阿基诺还察觉到藏家的注意力更集中了。最后,他还提到在“画廊周末”期间他做成了几笔交易。

Walden 画廊的奥古斯蒂娜·塔路西欧(Agustina Tarushio)同样对“都会”计划给予积极的评价。在她的画廊里(一座1900年代的老宅,窗上装有彩绘玻璃,墙壁是用土砌成的),她告诉 Artsy 这一周时间内画廊里涌进了大量的访客,“这里一直有客人来,从未停过,这很不寻常。我们白天就要达成交易,因为买家可能今晚或者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周日,与艺术家露西安娜·拉莫特(Luciana Lamothe)在“跳房子”展览中合作的建筑师吉列尔莫·米罗尼克(Guillermo Mirochnic)(他们一同设计了一个摇摇欲坠的塔,勇敢的观众可以攀爬)带着儿子去看美国艺术家亚历克斯·达·科特(Alex Da Corte)的装置。科特的装置位于工薪阶级聚集的 La Boca 区中的一个旧工作室里,他把一个巨大的充气青蛙“科米”放在室内,青蛙的头垂吊下来。

建筑师的儿子对着这个绿色的青蛙气球发笑,但他的父亲并没有这样愉快的心情。米罗尼克的朋友们把巴塞尔艺术展称为“巴塞尔毒品”(Crack Basel),很明显,他们把这巴塞尔艺术展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展的“都会”计划比喻成向这个城市输送毒品。在他看来,科特的作品与阿根廷社会正在发生的危机之间没有关联性。米罗尼克说道:“我们正处于危机之中,但我们并没有在谈论这个危机,这个空间也没有被危机所触动。我们有没有危机意识呢?或者就像这个青蛙一样,在垂头丧气地进行一场游行?”
(文章来源于Artsy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